深夜下雨

五月 11, 2016 § 留下评论

深夜里,若是有下雨的话,我会舍不得睡。正好在睡前他下雨了,坐在床上我舍不得。

那唏哩哗啦的雨声,还有镭声响,很单纯,深夜里很安静,雨音中没掺杂其他的噪音。

白天里的雨天,没有夜里的雨天那样的美感,甚至有鸟群们叽叽喳喳的吵(吵死人啦)。虽然我也喜欢鸟儿,可是群群鸟儿一起就太吵了,干扰我的午觉。明明雨天睡觉是最舒服的时候。

我真的很喜欢凌晨深夜,假如熬夜不影响健康的话,我真的非常乐意做夜猫。哎。

以前小时候在娘家的时候,晚上的星星特别多。离开了家乡十年,很久没有看的群群的星星了。城里星星很少,少的可怜。

Advertisements

那些这些

三月 21, 2016 § 留下评论

我想的东西有很多,那些东西有很多都没有发生过;那些我从来没有想过的,它们都一一实现了。

  
(照片是马六甲填海区拍摄的。)

零智商

九月 7, 2015 § 2条评论

小时候,经常生病的,发烧感冒流鼻涕,有时候吃药好像吃饭般。

现在才知道,其实是小孩子免疫力弱,容易生病这是正常的事。而小孩子生病其实是提高免疫系统的,是好事。

那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太穷了?每一次老妈子都会把我们(小孩)看医生后所吃剩的药物都收藏起来,等到孩子下一回再病的时候又可派上用场,省回一笔。我小时候,真心的觉得自己家里很穷,穷到不行。后来长大再仔细地想一想,事实并非如此,我们有的吃有的穿,算是中等阶级的家庭,也许是中低阶级,但比起真正的穷还一大半的距离。

药物等到第二度服用的时候,往往都失去效果,实在是不行,老妈子才愿意带我们(姐妹两)去看医生。再拿回一模一样的药物。看完医生回家老妈子她总是忍不住喜欢和我们抱怨说:“你们啊,真是不甘愿花钱看病就不甘愿好的。”(这个对白说的太多次了)

听到这话仿佛我们的病好像是“害”了她似的。这种“指控”,那个时候我们都静静不回应。该如何回应呢?自己生病不是自己想要的,病好不起来,是我们自己身体能控制的吗?这种委屈,在当时是完全感受不到的,是后来成长了,回顾过去才会有这个委屈感。那个时候是什么感觉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听这种抱怨(应该叫“情绪勒索”吧?),使我冷感,麻木。

直到后来她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说药物是会过期的,她才恍然大悟的对我们两说:“哦,原来药物是会过期的。”那个时候的我们已经蛮大懂事的了,那个时候听到她能这样说出来,一定有回应什么的,叽叽呱呱的叫,看,我都说过的,你怎么都不相信我…你怎么都不知道的?我早就知道了啊,学校有教之类的话。但她仅只说这样而已,道歉?门也没有。倒是后来再也没有指控孩子要害她花钱看医生才会甘愿康复的话。

小时候,我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个时候我怎么会认为她是个英雄?觉得她非常的聪明??

几年前在我和小妹未翻脸的时候,她对我说,她给老妈子玩了一个心理测验,是测智商的。问题记得是这样(时间太久,有点忘了细节,就大概大概吧),一个三岁的小孩,不小心倒翻了杯子,杯子破了,水撒了一地,你是如何感想的呢?有几个选择,老妈子她选择了是小孩子故意倒翻杯子的。答案是,叮叮叮,“零”智商。那个时候听到这里我们都笑翻了。内心其实也很生气,她怎么会这样认为小孩是“故意”犯错的呢?怎样都不可能选择那个的呀,小孩子的肢体发育还在发展着,握不好其实是非常的合理的…啰嗦多了,其实我想要表达的是,我有零智商的母亲。

我都不知道她听到这个答案是否感到同意呢?小妹她没说,我大概可以估计得到,她大概会是歇斯底里的拒绝,又喊又叫的,整个“三巴bo ”的样子。这个三八bo 其实是方言,不好听的话,都是从老妈子里学来的,小时候她经常这样辱骂我们,另外就是“肖bo”。

我真的很想要听到我家人的道歉,他们欠我一个真心的道歉,尤其是老妈子。她不知道她负面影响我最深。说到这个孩子要家长道歉的,这种话给人听了就欠炮,好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欠炮我听很多了,想炮我你给我滚开少装清高,滚!(自言自语丁)

只要道歉,我真的可以释怀的,我会好好的大哭一场。

(拔毛癖又发作了,扯下好几根眼睫毛…)

漫长

八月 3, 2015 § 留下评论

童年时,能力有限,时间过的很漫长。生活不是等吃饭就是等明天,等长大。

如今已经成长成人,有了能力,却觉得时间过的非常的快。

不知道是不是年代的关系?不知道现在的孩子会还会和上一代的人一样吗?指时间过的很漫长,应该不会了吧,现在的孩子时间都安排满满的。不过我以前也是一样有补习有周末有学画画的呀。

好奇。

孩提时期常梦见的梦

七月 22, 2015 § 留下评论

以前在小时候,我经常会做一种梦,相似的故事会一直的重复,重复的数次太多让我记得那大概是怎样的故事。有时候地方背景会不一样,但是人物经常都是一样。不过这样说起来,已经有相当久的日子不再梦见这个梦了。

在八十年代至九十初,当时英文电影对外星人袭击或是生物基因突变这类型的妖怪恐怖片非常的夯。那时候我年龄还小,跟着家人一块看,这些戏的对白我是听不明白的,但看到血淋淋的内心就怕到要命。

记得有很长的一段日子,非常的害怕暗处,害怕一个人上厕所。要上厕所必须要经过那个挺长的走廊,那个走廊没有灯,在白天的时候一切都正常,但一旦到了晚上,那条走廊就变的非常的恐怖了。扯远了。

不知道是不是经常看这些恐怖片,让我小时候经常梦见有怪兽在我后头追杀。很奇怪的是,我不记得有看过怪兽的样子,长啥样的(也许是alian 里的那个一直会流口水,口里又会吐出一个口儿的那个家伙,不知道,忘记了。),只记得梦境中,我就是在逃,躲,逃。当然梦境里也是和电影一样,暗暗的,湿湿的,这个画面其实也像我旧家一样(暗暗湿湿的)。很多次的地点都是我住的地方,有梦过那个黑暗的楼梯。

每当梦见这种梦,里面也有我母亲,还有小妹。我家里有五口子,父亲和爷爷从未出现在里面。就只有我们三个女的,一大二小。我们一起逃命,大家都很害怕,找地方躲、不出声音、奔跑、找寻出口等。里头带领的人,是我。带着老妈子和小妹一块离开的人是我,不是妈妈,而爸爸从头到尾都不曾出现过。

这种梦,我不曾告诉过任何的人,不记得有没有说给家人听,印象中是没有。最近才有说出来,老公他知道。我很清楚这个梦境是代表着什么,不过如果说出来给家人听的话,他们一定会否认,我经常被他们伤到。这个梦,其实是表示咱家的家庭的状况,每当发生危机的时候,家里的男人角色总是会缺席,留下无助的三个女人。而这三个角色里面,总要有强势的角色,领导人之类的,那就是我了,我是长女。没有说出去,特别是家人,他们会拒绝的那一点是,你是领导人?你带着我们离开?哪里会,你什么都不会,领导个屁啦?我在这个家里长大,什么情况,我很清楚。

我有很多事,没有说出来,只有自己知道,都是在内心里自己和自己说话。大概是觉得自己很笨吧,不然就是我没有信任谁,不然就是我不善于表达。(我真的不善于表达。)

解剖童年

七月 17, 2015 § 留下评论

我是家里第一个出世的小孩,随后就有了一个妹妹,就只有一个妹妹了。家里成员不多,只有公公、爸爸、妈妈、妹和我五个人而已,算是小康之家。
家境不算太好,其实也不太穷。

父亲他是个油漆工人,几乎干了一生,至今他已到达了退休的年龄,却尚未退休。当然无法退休了,家里的两个孩子都不中用,没有给家用,他想停下来不干都不行。油漆这个工作其实非常的辛苦,还得爬高到屋顶上工作,非常的危险。以前年轻时他不怕,一回有听到小妹说他现在站在高处已经有害怕的感觉了。
老妈子她……她在我小时候,我视她为“英雄”。她聪明,很多东西都会干,记得我在学校经常和同学们炫耀,比赛说看谁的妈妈最厉害,每一个人都讲自己的妈妈会做什么什么的,往往最后我都能赢,最后他们会说:“哇,你妈妈真的很厉害,我妈妈不会做这个呢。”咱们的这个家的支撑点,不是俺家的男人,而是这个女人。她说为了可以照顾我们,她选择了可以在家里工作的工作,裁缝,缝制西装裤。

我公公是个野蛮人。他操一口的福建话(方言)。我对他的认识并不多,我们有语言沟通障碍,我的方言不大好,只听得懂,表达会困难。虽然住在同个屋檐下整二十多年,他的事迹都是听老妈子在说。母亲她说的对不对,父亲都没回应(我无法分辨)。小时候他经常会追打我们(那个时候我和妹还傻傻呆呆的让他打,不懂逃。直到有一天不知怎么的突然醒悟,那时候我年龄应该蛮大的了,懂事了,带着小妹逃。后来成长后有一天,小妹表示说,我不知道原来被挨打是可以逃走的。)还会欺负妈妈。在我准备结婚的前一年,他走了。那一年家里办丧事我都有在,看着他娇小的躯体,比他还活着的时候缩小了一大圈,变得好小好小。理智上告诉我那是因为体内已经没了水分,才会如此。但感性的那一边觉得….他好可怜,他是那么的弱小。当时候告诉自己我不能哭,不能流泪。所以我不知道我到底会不会伤心,因为在那之前,我非常期待他死。我甚至封他一个口号,叫老不死。(看到这里的人该会觉得我很恶毒对吧,随便,这是正常的反应。)

接下来小妹。小妹她…..她小我三岁。她的成绩非常的优秀,我们的喜好非常的相似,这一点让我们有很多谈不完的话题,聊的很开。但是另一方面我经常会欺负她,殴打她。我们最后一次的打架,那时候我已经是二十多岁呢。不过这时候她已经学会了反击,我意识到我再也打不过她了。这几年,我们并没有好好的聊,我不知道她在干嘛。她在大学的时候有患上了忧郁症,我知道她的忧郁的根本问题不是出于大学时期,而是更早之前,家里的事,我的事,让她崩溃的。后来,本来成绩优秀的她,再也不法毕得了业。考试或是重考,一直当掉,这样她留学了好几年。直到她二十五岁的那一年老妈子再也受不了,让她离开校园。出来社会的前几年,情况也没有好过。现在的她,我不知道她过的如何了?有没有在谈恋爱?有没有工作?完全不过问,不知道。

自从我准备结婚那一年,和家里闹冲突,那个时候我决定了,要和他们维持一定的的距离。拒绝他们。围上墙。

这里,有好多次就有说过,我要整理自己的童年。每一次都是因为轻轻触碰情绪就失控涌入,让我无法自己。先从表面上的,处理吧。

哭,没用

五月 19, 2015 § 留下评论

这个月头有学校假期,为了校友会的事,去了北马一趟。虽然不是我驾车,但是路途中堵车太凶,我的肚子也频频和我闹抗议。不是生病,就是浑身不舒服,蛮辛苦。回来过后休息没两天就陪同老公和他家人到星加坡去,妈的又是远途,看着人家大吃大喝肚子不舒服,无法充分享受。

我很庆幸那个星期是那么的充实,因为回来后就呆在家里一个星期休息养神而已,根本没有发现是母亲节。所以礼物,没准备;娘家,也没回。奶奶她给我挂了好几次电话,我没接听,故意的,不想要接听。。。。我知道在电话那头她会叽咕什么:“怎么一直打电话给你,你都没有接听的?”(又是一个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问题。)

我相当怕人家会问起我这个问题:“我家人他们好吗?”,这个问题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过若对方能给我感到舒服的,一般我都会如实回答,对于那些不熟悉的人,我就说:“好”。

这个“好”很好解决事情,听到这个回答他们一般都不会再继续问下去。至于真实的回答比如:“我不知道他们好不好,我没有见到他们,我们没有说话很久了。”这一种就很惨了,很多都能引起他们的好奇心,接下来就是问为什么这个为什么那个。

我可以坦然,坦白,这也是一种测试对方的伎俩之一。在这个坦白的过程中,如果发现对方其实并不友善,或是开始变大师要开始说教的时候,我就可以马上刹车,知道他不属于我这的世界的人,以后就可以的话就能免则免。

一位学姐,她大概大我有十来岁吧,孩子都很大了。那天我过去她家接她,在车里两人就聊到自己家里的事,她对我的情况很好奇,问题会越问越深,我在驾驶的同时,甚至有一度说不出话来泪飙咽哽。因为说话,把我带到过去记忆里的画面,同时也感到疼痛。

我对这位学姐所说话,很多我都没有告诉过他们(原生家人)。我很清楚,只要能告诉他们,自己就能够释怀了。但是我做不到,我家人他们,不够强壮。

我很怕哭,怕哭会吓跑别人。很怕哭了很久,发现身边都没人。哭,没用。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怪兽的童年 category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