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欺骗 

八月 7, 2015 § 一条评论

Arts & Lies 

听一位学姐分享关于抽象画的,觉得挺有意思的。
我们都知道看抽象画一般比较难明白,因此很容易就过关,任凭你怎么看如何感觉,只要能说的出来,不对也对。那这样我们该如何判断哪种的抽象画的好与坏呢?几乎无法判定。

学姐她说,若画者他在创作的过程当中,他是清楚“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的话,这一种就能接受。另外一种倒反的,一样是在创作,但是画者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干嘛(意思是无意识的乱涂乱画),这就不行了,有欺骗的含义了。

我大概能明白她的意思,即系话(简体字的粤语,呵呵),做人不能自我欺骗啦。作品能骗的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题外话,人正好有自我欺骗的功夫,自我感觉良好而自我欺骗不觉知。就好像咱们的河马夫人她真会相信自己是在最美丽的女人当中的排名第二(注:只有大马人才能明白的笑话),夭寿,拜托内。

———————————–

其实,这上面是想要讽刺某人的,每次面对着对方却把心声憋在心里好难受。知道自己为何不说出来,因为其实不怎么好听,泼人冷水。未来我总要和他继续相处的,我不能那么没礼貌,虽然不说出来,但是在态度上对他有不屑和敷衍(可能他能感受得到?)。

真相会伤人,我还不想要割伤他,圆滑世故我又学不好,博客真好,藏在这里,也是释放内声音的一种,接下来我才能好好的和他相处。松了一口气,phew 😓

—————————–

照片中是空气草,之前在一家日本料理餐厅里边看到的,小小一棵非常的不起眼,我就觉得非常的漂亮,挂在墙上好看。

  

Advertisements

国家太黑

七月 12, 2015 § 2条评论

有些时候会觉得老天无眼。噢不,而是大多数都觉得他无眼。政治如此败坏,该死的人,依然招摇过市,可怜无辜的老百姓默默的支撑着。

太不公平了,太不公平了。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公平这回事,难道世界不能再美好多一些吗?

政府利用宗教手段以操控人民真是太可恶,可恶无比。

我啰哩啰嗦有什么用?骂再多,血压再高,自己的死活还得由自己买单,谁理会?

我期待干净的国土,几乎是做白日梦。

很小很小以前,我内在经常就有一个声音,就是能将世界变得美好。就好像看过中国的其中一个节目,里面一位女生说:“我不是来适应这个世界的,我是来改变这个社会的。”听到这一句,内在起了一荡涟漪。偶尔内心里还会转来那一句,我是来改变这个世界的。

我这人没有信仰,报纸里的奇迹太少,看不见老天的神力,觉得老天是“昏君”。

天啊,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吧,你还想要袖手旁观到何时?

乱语年尾

十二月 29, 2014 § 2条评论

又病了,这半年来已经数不清病了多少次。真辛苦。

眨眼眼眶是热的,泪是烫的,鼻翼两旁擦成红,伤风头疼,发冷又发热,夜里睡不好。都几天,还不好,都觉得自己快要死掉。

看来不能再拖下去了,的好好的进补,乖乖去看中医,别再高估自己的免疫力了。

家里种了小麦草,其实是为了蠢狗而败的,没想到种了几天,才发现原来它可以如此美。舍不得剪了,唔。

没剩下多少天就要和2014说拜拜,许多人都已经放松心情度假去了,在未拜拜前给你防不胜防飞机第三度不见,这是走啥狗屎运?中马票都没那么神。

今年总结上并没有那么好,病了很多次、当妈心愿泡汤等。接下来明年我没有什么好寄望的,相信明年会更加惨。大马人民的每一个人都会很惨,除了政客而已。

地狱

三月 14, 2014 § 一条评论

天气炎热、没水使用、连呼口气都是奢侈(烟雾),这没有天灾的国度还是人间天堂么?

欢迎你来地狱找我玩。

亂語五月

五月 9, 2013 § 12条评论

這幾天的心情很差。

大選前(五月五)我還滿是期待與興奮,一旦想到政府能倒台我就很期待,沒想到結果還是倒不了……一想到一切依然和以往一樣,就讓我沒勁。我開始也會算國家未來五年的去向了:政府嘛,會繼續買貴咯。殺人兇手嘛,繼續在外樂逍遙咯。貪污的,充公不了。物價高漲,薪金依然維持在原點。國債高漲。路上交通繼續堵,下雨繼續淹水。夫人繼續買鑽戒,買包包…..還有很多,多到我再去逐一的去提,只會讓我更加萎縮。

有人說,每一樣事都有兩面的,想想光明的一面,也許他以後不敢亂來了。我想說,用賄賂人民買回來的選票數(那是不對的)這一招太好用了,用了那麼久還在用,當然我不清楚到底黑暗了多久,也許在我還未出世以前就已經是如此了。用爛招數且必勝利的,他們更本都懶得改變什麼。

———-

負面情緒會長大的,這個時候讓我想到這個月是母親節了。一個星期前與老公和他家人去了一趟澳洲,墨爾本,給老媽子帶了一份禮物,真皮長形錢包。那一天的大選日,為了投票回了娘家一趟,也順便把禮物送上。小妹看到就說去年她也給她買了個錢包,不過媽沒用。

我不奇怪,從小到大,我們姐妹倆買過很多禮物給她,但從沒看過她使用,也沒看到她特興奮。也許她要的我們給不了,還是她不捨得使用?但這樣的狀況發生多次,導致我不想要再討好這女人。

多年前,記得是我剛出來社會打混的時候(那時候我和家人談很多的,也吵很大,不像現在講沒幾句就吵架。),有向老媽分享說我印度同事來上班穿著她們的傳統服裝,真美之類的。過後不久老媽子便為我縫製了一件鮮紅色的印度傳統服裝,她滿是期待的催我試穿上,好讓她修該不合身的地方。但那時後我沒依她。後來她催了幾次,越是催,我越是不動。直到有一天為了這試穿的事而大吵了起來,從那個時候她就再也沒有催我了,也沒有在提起這件事。

那件美麗的衣裳依然沉睡在娘家的一角處,我經常會想起那件老媽子親手給我做的衣裳。我不知道那時候的我為何要拒絕老媽子的心意,我只覺得她煩死了。今年給老媽子買禮物這件事,讓我想起一些有鏈接的事,這時也許能明白了一些為何。為何自己要拒絕那件明明自己是非常喜歡的衣裳,也許是因為一直被老媽子拒絕自己的禮物而難過,我也狠下心的讓她也嚐嚐這種滋味……打到這裡眼睛是濕濕的。

對於那件衣裳,它已經不再合適我,我已經不想要穿下它了。雖然經常會想起它,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

4月乱语

四月 30, 2012 § 8条评论

近3点了,窝在床上睡不着,爬起来上网。

不是失眠,而是兴奋得睡不着。这个月来写不多网志,日子过得很好,只是办自己的婚事,绊脚石多。知道不愉快的事始终过去,只怕婚礼的结果与最初的理想违背……..

不过总算找到合适(价格)又喜欢的摄影师,在这之前一直都在懊恼要如何取舍摄影风格与婚纱之间。

怕麻烦的人要拍婚纱照一般都会选择到bridal house里签配套,婚纱、化妆、照相、相簿等等都有人为你办好,但是调查了好几家婚纱店后,看见千篇一律的摄影风格就让我皱眉头心想:这样的照片还有人要拍吗?这样的做作的的摄影作品婚纱店还没有倒吗??Bridal house的摄影风格绝对不在我考虑之中,但是另一个问题来了,婚纱咋办?

找了一些摄影师,价位低的,不安心(拍遇到骗吃摄影师),看到喜欢的作品,价格贵到要命。(缺点就是,他们都没有办法像婚纱店那样提供的服务,如冲洗相片、化妆、相簿、礼服等等。)可对我就觉得摄影是非常的重要,花几千块钱拍自己不喜欢的摄影风格,把我杀了吧。

不过现在已经做好决定了,找到了价格合理(不会太贵),同时也是自己喜爱的摄影风格的摄影师。婚纱决定找我朋友买。解决了烦了那么多个月的烦恼,今晚自然也难眠了。

———–
前天,吃太饱没事做,跑去支持革命。428是非常难忘的体验,惊惊又刺激的(总算没有白活了吧)。

偶不是热血青年,原本打算做政治旁观者,政治贪得无厌,如今偶再也没有办法忍受了。

照片我已经懒惰再发了,抗议活动过了几天,内心波动已经恢复平静了。

来我面子书里看更多的现场照片吧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437905076235631.122033.100000484263213&type=3
(大陆的朋友也许看不到照片,抱歉啊)

(4点了,回去睡觉)

反稀土和平聚会

三月 2, 2012 § 6条评论

stop lynas1
26/2/12 前一个礼拜,找了一位女朋,特意前来这里。Maju Junction商场。

stop lynas2
我们在早上10点前就到达了。(身穿绿色衣服的朋友是在网络因爱宠物而认识的)现场人潮还稀少。

stop lynas3
人潮后来渐渐也变多了。

stop lynas4
现场有人派发海报,我没拿,有自备。这是我第一次上街示威,喊口号….(俺是淑女啊),感觉挺好玩的。

stop lynas5
现场挥笔。

stop lynas6
反稀土。

stop lynas7
仆街抗议。

stop lynas8
大马艺人也前来助场。

stop lynas9
睡街抗议。

stop lynas10
现场人潮。

反抗后又能怎样呢,回来以后这个问题一直在脑海。政府不顾人民死活,悄悄的开设了提炼厂。稀土无辜,但是在提炼的时候,会大量污染了环境,还有辐射。谁来保证这一切都没有问题?为什么不停止?

我不要变变种低级生物!!!!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大马政治 category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