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为敌

四月 19, 2018 § 留下评论

给小妹发了几次短信,没有获得她任何的回应,让我有的心灰意冷。也不知道该继续打扰她,还是就从此这样冷漠才好?

我的确不值得人家的信任,从前我伤害她很深。当伤害太深,身体会有过敏反应,她对我过敏,我能理解。

我们的频道总是不能一致,当她想靠近我则想冷静,相反的当我想靠近她也则想要离的远远的。

身边若能有个亲爱的人能够让我谈谈聊聊有多好,特别是我二度求子失败。我很沮丧,虽然平时看不出,只是没人睬到点,沮丧不出来。

我也想要手足情深,而我自己的手足只有手足为敌。

Advertisements

画会辞职

二月 28, 2018 § 留下评论

前阵子,我向画会的主席提出要辞职的意愿。主要是我认为自己办事不够积极,也没有用心去学习。态度懒散。之前之所以会入会,是因为当时没做工,时间多,可以帮上忙,也可以顺便见识学习。如今我却觉得很烦。

工作做不好,七七落落丢散落四的,没有信心。想要干脆放弃不干了。省了麻烦。

这样丢下责任,我内心也会有亏欠感的,因此一直迟迟都没有向主席说这事。有好几次夜里,想到自己还未完成的工作,执行却无从做起,其实是自己缺乏这一方面的经验,才会做不好。做不好就没有信心,没信心就不想去动,不主动去学习,就一直在这恶性循环里了。

有时候,真想要自己一下消失不见。有时候。

放弃真的比积极舒服多了,放弃只是刹那间,积极却是一辈子的。

(这说明了为何我一直没有什么大成就)

主席人还真好,说我有进步,也上手了,听了就很觉得安慰的话。不过我有自知自明,暂时是答应做到下一届。

失眠乱语

十月 29, 2017 § 留下评论

睡不着。可能在白天的时候睡太多了。最近晚上都会来一些酒精,红酒或色酒,借酒消愁。就像我妈那样。

老妈子说她的记忆越来越差了,记不住很多事。她年纪明明就还不老。甚至有好几次忘了煮水关火差一点就要把屋子给烧掉了,这事还是在坐月子期间小妹说起才知道。老妈她表示这样失忆感到很好,觉得很愉快。过后我给她买了一个电壶,她也不曾用,说不习惯,还是喜欢烧水。这人真的他妈的有病,固执到不行,电壶这使用起来有多难?就按个扭就不完了,能比烧水来的更加的方便吗?真死蠢。我给她买的东西不多,但是记忆中她从没有用过,饰品保养品都没用过,不仅让我觉得浪费钱,想要要讨她欢心换来的是伤心。(写到这里都会觉得生气。)

她倒是可好了,记忆少了,自己曾经干过的事都忘了七七八八。那我的记忆怎么办??我可没有忘。

朋友说做过母亲的人会懂得体谅母亲,会从憎恨变成疼爱母亲。我还差一点就可以成为母亲的人,我能理解那个我母亲经常爱说的句,也是我最讨厌的话“我没有办法”(就像我没有办法留着自己的孩子那样),但是我没有放下。因为我还记得,因为每当在夜晚自己一个人还清醒睡不着时,还是会流眼泪。之所以还有感受就代表我还没有过了这个坎。

我真的很需要她的道歉。敷衍的道歉并没有效。我很执着那个道歉,不知道为什么。她也许也有和我道过歉吧?但是那不算道歉,和她表示抗议她总是表示无辜的,忘了自己做过什么,拒绝我说的话,说她不曾做过那样的事。把我给她的指控再转丢回给我,因此我没有感受过她对我的歉意。其实也不知道是否道歉对我有用处。我相信我需要,啊不然一直抓着的痛苦是为了什么?我要道歉呀!!!

没了孩子这件事,我总想要找个人来怪罪。怪老天没眼,怪老妈子给我造成的不幸。我频频在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是不是我不合适做母亲?是不是是因为为了报复母亲而给自己不幸?

明天有会议,其实应该早点休息。其实我还有一些会议前的准备工作该做,但我都没去完成,只做了一半,另一半不想办。人家说成成功人士都起得早,他们会把最艰难的工作先去处理。我也想要像他们一样,但往往都办不到,就是和他们倒转就是了。

老公的生日愿望

十月 22, 2017 § 2条评论

不知道为何,美丽的动西总会牵扯着悲伤。几乎这两件事是连体婴。

丧子后的生活,几乎是挤着笑容来隐藏着悲伤。

我知道自己不是个快乐的人,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

几天前是老公的生日,我问他有什么生日愿望?他回答说他想要孩子。我也很想要,但也担心再度失望。

试管婴儿VS宝可梦

四月 9, 2017 § 一条评论

吃了两三个星期的药物,下个星期六就是植入了,有点兴奋和期待。我正在做着试管婴儿,早在去年年尾就开始一萝连串的打针验血子宫扫描等等,我还以为植入可以很快,结果因医生的意思还是拖了好几个月。

很是期待,原本结婚的目的就是想要当妈妈,结果婚后好多年肚子什么消息也没有(唯一的消息就是吃太多没运动肚腩和水肿)。因为这件事,婆家费了一笔很大的费用,人都还未怀上,支出早已十千多了。我觉得当妈妈是个心愿,相信那是每个小女孩的梦想,成不成功,至少争取过吧?希望有好消息。

婆婆也曾经问过了我如何了?我没回答她太多,只是回应暂时没消息。哪什么时候才有消息呢她继续问,“我不知道”。

我真的是不知道,什么都是医生说了算,每个礼拜一次看诊,抽血验血打针吃药要干嘛干嘛,去就是了,老公给钱就是了。当中的细节,我是会和我的女朋友分享的,但是和长辈们我却没办法。我没有那个耐心,特别是对自己的父母亲。

我爸妈他们会关心,偶尔也会打电话给我问问怀孕这事如何了,我内心的声音就是“哼,关你什么事?钱没出,力也没出,只想要抱孙就抱孙,想的真美。”对他们我没耐心,虽然不会这样说话,但也不会什么好语气。我对我自己的父母亲,有很大的“怨气”,我说不出来,只是压抑着而已。说出来我会崩溃,其实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对象可以让我这样放肆地说,连老公他也不怎么爱听。

我没想太多,我已经不想再取悦任何人。我爱干嘛就干嘛,继续疯狂的玩抓梦(宝可梦)。噢,我是高级玩家了,恐怕近期内仍然无法让我放弃。浪费时间精力?幼稚无聊?能让我快乐的,管他的。

乱语无需在意06042017

四月 6, 2017 § 留下评论

今天过的蛮充实的。

早上一早就起床了,目的是为了吃药。妇产科医生安排好的药物的按照时间吃,没法只好早点起床,幸好今天还爬的起来。一般上我是无法早起的,赖床太舒服了,不想起来。

中午有教画。平时让我高喊骂太多的小同学,我叫了他们出来谈谈,我问他们要不要换个座位,换到后面去,这样我就无法看到他们,这样我也不会再一直抓到他们违规让我痛骂一顿。结果他们并不愿意,摇摇头,依然要选择要坐在最前面的位置。答案让我出乎意料,我还以为他们会高兴换到后面的位子。

如果依照我的个性来说,若我是那个一直频频被老师责骂的话,我会希望自己隐形起来。看来这些同学并不是如此,看来他们还是喜欢我的。我知道小同学,特别是男生,会特别的调皮。只是“控班”这件事让我很疲惫而已。不控还好,要控就怎么控也控不好。天啊,这个课还只是个才艺绘画班,无法想象教正课的老师是如何度过的。

不过,我还是喜欢和小朋友混在一起。他们多可爱。(很天真,也很愚蠢,哈哈哈哈哈。)

 

 

沉著

九月 1, 2016 § 2条评论

之前觉得,我不懂和这社会交往也算了,至少幸运嫁得好,大部分的时间可以呆在家里,不需要和别人打交道。

现在才发现,我甚至连虚拟网络世界里也交往不了。

我总是很快就引起别人的注意,忍不住就要和别人文字开战。我唯一能控制的局面,就是无视,无视,无视。删除掉提醒,逃离现场,我不想看见也不想听见。

真叫人心碎。哎,叹气。

我又学不来老公他那沉着的优点。

我只会选择跳过,不看,什么都不知道就没办法惹怒自己了。因为知道自己没办法睁着眼睛又一面沉着。

天,有谁能教教我?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乱语无需在意 category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