胚胎植入过了一个礼拜

四月 25, 2017 § 留下评论

植入胚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这个星期内并没感觉出身体上有什么感觉,不知道这样是好事还是坏事?就有一点点的热气,可能是药物的关系。还在吞荷尔蒙药物,另外还的得在下体内塞药物。我已经吃了打了许多的药物了,到了后期我已经麻木不再询问医生哪些药物是什么,到底是吃什么的,太多我也记不住。就医生给啥说啥要我干嘛,我听就是了。

下个礼拜就可以验血检查看是否胚胎有成功着床。

护士其实有叮咛我不能骑单车,这一点有点为难我。可不知道我玩宝可梦可是玩上瘾的,我可是每隔几天就要外出骑单车玩梦的。这游戏不止解决了我有容易肩膀酸痛的老毛病,我手臂还因此练出了“小老鼠”(💪),我是爱死这个游戏。我神马都没玩,就这个了。

老公说我可以散步玩,但是散步的速度太慢啦,而驾车速度又太快了,玩不了。我有一点郁闷,有限制自己的行为,忍着不骑车。但是若让我看见屋外有我要的梦,我还是会忍不住赶紧骑单车出门。我已经有在限制自己了。

试管婴儿VS宝可梦

四月 9, 2017 § 一条评论

吃了两三个星期的药物,下个星期六就是植入了,有点兴奋和期待。我正在做着试管婴儿,早在去年年尾就开始一萝连串的打针验血子宫扫描等等,我还以为植入可以很快,结果因医生的意思还是拖了好几个月。

很是期待,原本结婚的目的就是想要当妈妈,结果婚后好多年肚子什么消息也没有(唯一的消息就是吃太多没运动肚腩和水肿)。因为这件事,婆家费了一笔很大的费用,人都还未怀上,支出早已十千多了。我觉得当妈妈是个心愿,相信那是每个小女孩的梦想,成不成功,至少争取过吧?希望有好消息。

婆婆也曾经问过了我如何了?我没回答她太多,只是回应暂时没消息。哪什么时候才有消息呢她继续问,“我不知道”。

我真的是不知道,什么都是医生说了算,每个礼拜一次看诊,抽血验血打针吃药要干嘛干嘛,去就是了,老公给钱就是了。当中的细节,我是会和我的女朋友分享的,但是和长辈们我却没办法。我没有那个耐心,特别是对自己的父母亲。

我爸妈他们会关心,偶尔也会打电话给我问问怀孕这事如何了,我内心的声音就是“哼,关你什么事?钱没出,力也没出,只想要抱孙就抱孙,想的真美。”对他们我没耐心,虽然不会这样说话,但也不会什么好语气。我对我自己的父母亲,有很大的“怨气”,我说不出来,只是压抑着而已。说出来我会崩溃,其实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对象可以让我这样放肆地说,连老公他也不怎么爱听。

我没想太多,我已经不想再取悦任何人。我爱干嘛就干嘛,继续疯狂的玩抓梦(宝可梦)。噢,我是高级玩家了,恐怕近期内仍然无法让我放弃。浪费时间精力?幼稚无聊?能让我快乐的,管他的。

乱语无需在意06042017

四月 6, 2017 § 留下评论

今天过的蛮充实的。

早上一早就起床了,目的是为了吃药。妇产科医生安排好的药物的按照时间吃,没法只好早点起床,幸好今天还爬的起来。一般上我是无法早起的,赖床太舒服了,不想起来。

中午有教画。平时让我高喊骂太多的小同学,我叫了他们出来谈谈,我问他们要不要换个座位,换到后面去,这样我就无法看到他们,这样我也不会再一直抓到他们违规让我痛骂一顿。结果他们并不愿意,摇摇头,依然要选择要坐在最前面的位置。答案让我出乎意料,我还以为他们会高兴换到后面的位子。

如果依照我的个性来说,若我是那个一直频频被老师责骂的话,我会希望自己隐形起来。看来这些同学并不是如此,看来他们还是喜欢我的。我知道小同学,特别是男生,会特别的调皮。只是“控班”这件事让我很疲惫而已。不控还好,要控就怎么控也控不好。天啊,这个课还只是个才艺绘画班,无法想象教正课的老师是如何度过的。

不过,我还是喜欢和小朋友混在一起。他们多可爱。(很天真,也很愚蠢,哈哈哈哈哈。)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四月, 2017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