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鸟直人

十一月 26, 2015 § 4条评论

前阵子,在画展上认识了一个路人。让我觉得她挺有趣的,第一次见面我们就各自换了对方的联系(其实是她主动要我的联系号码的),回家后我还和老公说起这个人。老公说他觉得她很“怪”,其实我也如此觉得,但是我还没深了解对方,只见过一次面,也不好给人标上什么标签。

她做了什么让我觉得她有趣呢?得先谈谈我们是怎么开始对话的。那一天是画展的开幕,现场当然就会有很多人。其实若真想要观画的话,一般人都不会选择在开幕那一天去,现场人挤人,拍照的拍照,会挡住你要欣赏画的雅致。不过在开幕那天露脸的话,也是给对方(画家)一个支持,帮忙炒一炒现场气氛,然后还可以享用免费的茶点。(偷偷地说,很多人正好就是冲着免费的茶点而来的。)

Ok,我又扯远了。那个时候我们正好一同赏着同一幅作品,隔壁就有人拍下了那副作品(现场允许拍摄作品),顿时她就说她忘了带自己的相机,而我就站在她的隔壁,她只有一个人,身边都没别人。我在场听到,也友善的给她回应,“用手机拍下吧,效果也不错的。”这样我们就开始交流了。

有趣的事情来了,她开始自己介绍自己,也问我一些问题(私人问题)。我很讶异,我从来都没有遇过这样,在第一次认识对方,对方会自己透露她的事情,而且我根本就没有问她任何的问题。

她会主动告诉我说,她住在哪,也问我住在哪,邀请我上她家去坐坐(这件事没有办成),说她自己单身一个人住,没有正式的工作,曾经在巴生(我娘家)担任过私立中学的教师,说她喜欢艺术但是没有正式拜师学过画等等之类的,在我眼中觉得这是非常私人的事,她都一一给我透露。她也不客气的问我住哪,要来找我聊天,那个时候虽然内心有一点觉得侵犯隐私的感觉,我还是对她礼貌的回答。

后来她真的有来找过我(我还误以为她是歪女,蕾丝边,第二次相处我就有问,她否认。),一次是我在值一场画展的班,她就有过来和我聊一聊,第二次就是她来找我遛狗做晨运。这两次的聊天,对我来说是深受打击。第一次还勉强可以接受,因为觉得认识不深,还是维持友好来的好。第二次相处,得了。她这个人非常的直,直肠子,想说啥就说啥,不理会别人的感受。而且说的话,大都是负面的话。

让我给一个具体我还记得的例子。我对她说我没上班都在家里,她问我有自己在家里做菜吗?我回答不常…懒惰…一个星期大约只下厨一两次而已,最多三次。她听了就一脸不满意说,我最讨厌像你这样的人了,懒成这样,不积极。那个时候我钝了一钝,我没有预料到有人会如此这样对我说,还是不熟悉的陌生人。我肯定不会对我还不熟悉的人说,我讨厌你,不喜欢你做了这个那个的,肯定不会。

嗯嗯,我已经不想再谈这种人的细节,不好受。她不知道我也是个负面的人,她只知道我是消极荒废时间享乐的人,她不知道为何我会走到今天的享乐主义,那是因为有过太多的负面影响已经彻底受够了,她不知道,我也不想要对一个不熟悉的陌生人谈及。

因此在第二次相处之后,我决定要和她一样做直肠子,做直人。对她一样直,想说啥就说啥,反正她是这样的对我,可能是对任何人也是一样,是不是我不知道。

后来她有主动联系我要和我一起遛狗做晨运,刚好那一天早上的溜狗任务由老公带,我起不来,赖床继续睡。她七早八早就给我打电话,我起不来,看见是她的名字在荧幕上,没理会倒头就睡,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十一点多了。她有给我发信息,我给她回答说,我刚刚才醒。几个小时后她回复我说:什么你才醒,你好意思说,狗狗都憋死了。妈的,看到这样的指控,怒火燃烧,就直接鸟她一顿,后来她竟然问我说我怎么了,早上发生了什么事?这让我觉得好好笑,心想,怎么这人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错,她还是觉得问题是出在我自己上,我就不过纯粹赖个床嘛。这个我也直接鸟她。

这件事后,她再也没有主动联系我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删除掉我的面子书,我懒的去动手查看。

顿然觉得非常的自在。

上面我废话了一堆,有个总结。就是:直人只能接受自己直。你可别以为你可以和他一样的对他直,他自己也无法接受直人。我其实能欣赏直人的,之前都觉得她蛮有趣的,没有看过这样的人,想要多看点多认识。结果是,哎。

Advertisements

菲佣Joyce离开了

十一月 23, 2015 § 留下评论

婆家的菲佣离开有一个月了。

之前家里的家务事都不需要我来动手,每个星期一次,家婆都会安排她家的菲佣来我家打扫,日子过的多舒适,呵呵。

现在可不好了,我的开始动手做家务了,刚开始先从简单的烫衣折衣,今天拖了地。拖地还真累,用手挤干拖把手都麻了。

家婆人很好,说我可以安排钟点女佣过来家里打扫,反正快过年了,该彻底打扫一下,保持干净。钟点女佣来过几次,还是觉得费用蛮贵的,一次四个小时就要60-80块钱,觉得若可以省下一些也不错,自己反正都没有上班,但是我真的不爱打扫卫生呢,唔。

我好想念之前的菲佣Joyce,她侍候家婆都有三年的时间了,很少有女佣可以留下那么长的时间,因为家婆可不是好相处的人。

可以知道她为何要离开,马币下降,转换后寄回家的钱就比以往的少了,她也想要挣多些钱回去。工作了那么久,她也开始斤斤计较,懒惰,使脸色,后面的是家婆和我投诉说的。虽然如此,我还是很想念她,默默祝她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气死谁

十一月 16, 2015 § 2条评论


真的很讨厌那个“我真的没有办法”的感觉。这种感觉就会让自己觉得很愚蠢,太无能。我讨厌“愚蠢笨蛋”。真的没有办法不让自己拒绝愚蠢,就算自己已经都咬紧的去控制它。不能接受如此,最后好沮丧。

连WP打字也出问题不和我合作,要气死我就是了!气死就气死,怎么还活着?!他妈的。

Leave me alone 

十一月 10, 2015 § 3条评论

在麦当劳里,我们俩看着对方,久久无法言语。

有太多的疙瘩及伤痕,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忘了怎么回事,只有泪水直流。

就哭到打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知道这件事没有办法延续下去,唯有结束回家。

那次后就没再尝试了,想忘了时间却带不走它。一走了之做不到,想杀掉全世界的人。 

Leave me alone, fuck off!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十一月, 2015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