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智商

九月 7, 2015 § 2条评论

小时候,经常生病的,发烧感冒流鼻涕,有时候吃药好像吃饭般。

现在才知道,其实是小孩子免疫力弱,容易生病这是正常的事。而小孩子生病其实是提高免疫系统的,是好事。

那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太穷了?每一次老妈子都会把我们(小孩)看医生后所吃剩的药物都收藏起来,等到孩子下一回再病的时候又可派上用场,省回一笔。我小时候,真心的觉得自己家里很穷,穷到不行。后来长大再仔细地想一想,事实并非如此,我们有的吃有的穿,算是中等阶级的家庭,也许是中低阶级,但比起真正的穷还一大半的距离。

药物等到第二度服用的时候,往往都失去效果,实在是不行,老妈子才愿意带我们(姐妹两)去看医生。再拿回一模一样的药物。看完医生回家老妈子她总是忍不住喜欢和我们抱怨说:“你们啊,真是不甘愿花钱看病就不甘愿好的。”(这个对白说的太多次了)

听到这话仿佛我们的病好像是“害”了她似的。这种“指控”,那个时候我们都静静不回应。该如何回应呢?自己生病不是自己想要的,病好不起来,是我们自己身体能控制的吗?这种委屈,在当时是完全感受不到的,是后来成长了,回顾过去才会有这个委屈感。那个时候是什么感觉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听这种抱怨(应该叫“情绪勒索”吧?),使我冷感,麻木。

直到后来她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说药物是会过期的,她才恍然大悟的对我们两说:“哦,原来药物是会过期的。”那个时候的我们已经蛮大懂事的了,那个时候听到她能这样说出来,一定有回应什么的,叽叽呱呱的叫,看,我都说过的,你怎么都不相信我…你怎么都不知道的?我早就知道了啊,学校有教之类的话。但她仅只说这样而已,道歉?门也没有。倒是后来再也没有指控孩子要害她花钱看医生才会甘愿康复的话。

小时候,我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个时候我怎么会认为她是个英雄?觉得她非常的聪明??

几年前在我和小妹未翻脸的时候,她对我说,她给老妈子玩了一个心理测验,是测智商的。问题记得是这样(时间太久,有点忘了细节,就大概大概吧),一个三岁的小孩,不小心倒翻了杯子,杯子破了,水撒了一地,你是如何感想的呢?有几个选择,老妈子她选择了是小孩子故意倒翻杯子的。答案是,叮叮叮,“零”智商。那个时候听到这里我们都笑翻了。内心其实也很生气,她怎么会这样认为小孩是“故意”犯错的呢?怎样都不可能选择那个的呀,小孩子的肢体发育还在发展着,握不好其实是非常的合理的…啰嗦多了,其实我想要表达的是,我有零智商的母亲。

我都不知道她听到这个答案是否感到同意呢?小妹她没说,我大概可以估计得到,她大概会是歇斯底里的拒绝,又喊又叫的,整个“三巴bo ”的样子。这个三八bo 其实是方言,不好听的话,都是从老妈子里学来的,小时候她经常这样辱骂我们,另外就是“肖bo”。

我真的很想要听到我家人的道歉,他们欠我一个真心的道歉,尤其是老妈子。她不知道她负面影响我最深。说到这个孩子要家长道歉的,这种话给人听了就欠炮,好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欠炮我听很多了,想炮我你给我滚开少装清高,滚!(自言自语丁)

只要道歉,我真的可以释怀的,我会好好的大哭一场。

(拔毛癖又发作了,扯下好几根眼睫毛…)

Tagged:

§ 2 Responses to 零智商

  • 坏小孩说道:

    我跟父母好像从来彼此都没有道歉, 时间过了就不了了之, 但过段时日会试着说出自己的感受; 或是, 父母好像会突然开窍接受自己的任性什么的。但不是所有兄弟姐妹会是这样, 有时想想即便血浓于水, 人与人的相处还是得看缘份。
    自己比较喜欢的说法是, 活在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功课, 这1块也许是我该学习的功课, 修会了就圆满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零智商 at 哑静随笔.

meta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