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

九月 21, 2015 § 一条评论

这个月未完毕,自己已经把信用卡的金额用完了,接下来的日子只能用现金买东西。

会买的比以往多是因为这个月是我的生日,这种会员卡在会在这个月里若买东西的话是比较多的优惠。

首先我就带蠢狗雷希去了美容洗澡,过后我就去了中药店买了一些白凤丸,补补身子,这里就已经花了四白多块钱,另外就是保养品,买了六百多块钱。

女人年纪越大,脸部的保养品就越买越贵。以前对啊姨舅母们可以砸钱多块钱来买保养品,会觉得很惊讶,现在风水轮流转已经到我了,真讨厌。我还是可以说自己没有乱买,和别人比起来的话,我还算是节俭了…….知道了,我很虚伪,别拆穿。

好爱Kose的保养品哟,希望皮肤不要再对这个产品有抵抗了,懒得重新寻找新产品,皮肤有过敏问题,对未尝试过的产品很抗拒。以前随便用随便擦都没有问题,青春果然是无价的。

这几天的空气好多了,太阳也出现了。希望烟霾不要再来了。依然还有一些小咳嗽,明天煲一些罗汉果凉茶来喝,罗汉果可润肺。

刚刚看了《她》HER 电影,是旧作,得过奖。虽然已经看过了,正好电视重播,没事干也坐下来看完它。这部真的让人感觉寂寞,人生已经够寂寞了,看了这个会更加的寂寞。还好是好电影,没看过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第二女主角说:我不知道,之前想那么多干什么呢……人生苦短,现在我只想要享受人生。发现那个男主角大叔的前妻,原来是龙纹身的女孩那个女主角演的,之前都没有发现到是她,毕竟样子很不同,但是气质不变,很喜欢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 里面的女主角。

Advertisements

烟霾

九月 14, 2015 § 2条评论

烟雨朦朦几天,其实是乌烟瘴气。本来庆幸自己没在生日的期间病倒,因为过去几年一样的时间总是生病,最终倒是因为烟霾的好事,让我病倒了。

烟霾还会持续下去,我没去看医生,有几次发烧的时候受不了才勉强吞了一颗药。咳嗽伤风很严重,这两三天内我已经K掉三四卷的卫生纸了。

老公他也病了,无法好好的照顾我。让我贴心的他接下了带狗出门散步的任务,我实在是不愿意出门,但是狗狗她风雨不改的每天都需要散步的。

现在的每一年至少会发生两次的烟霾,我们已经习惯了多见不怪了。可是烟霾来侵可不是好玩的,干你娘的死印尼。

Wish 

九月 7, 2015 § 3条评论

电子calander 通知我明天是我的生日。

33岁了。以前觉得这个年龄还很遥远,现在不知觉的已经站在这边了,呵呵。

祝自己每天都快乐,享乐主义万岁。

零智商

九月 7, 2015 § 2条评论

小时候,经常生病的,发烧感冒流鼻涕,有时候吃药好像吃饭般。

现在才知道,其实是小孩子免疫力弱,容易生病这是正常的事。而小孩子生病其实是提高免疫系统的,是好事。

那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太穷了?每一次老妈子都会把我们(小孩)看医生后所吃剩的药物都收藏起来,等到孩子下一回再病的时候又可派上用场,省回一笔。我小时候,真心的觉得自己家里很穷,穷到不行。后来长大再仔细地想一想,事实并非如此,我们有的吃有的穿,算是中等阶级的家庭,也许是中低阶级,但比起真正的穷还一大半的距离。

药物等到第二度服用的时候,往往都失去效果,实在是不行,老妈子才愿意带我们(姐妹两)去看医生。再拿回一模一样的药物。看完医生回家老妈子她总是忍不住喜欢和我们抱怨说:“你们啊,真是不甘愿花钱看病就不甘愿好的。”(这个对白说的太多次了)

听到这话仿佛我们的病好像是“害”了她似的。这种“指控”,那个时候我们都静静不回应。该如何回应呢?自己生病不是自己想要的,病好不起来,是我们自己身体能控制的吗?这种委屈,在当时是完全感受不到的,是后来成长了,回顾过去才会有这个委屈感。那个时候是什么感觉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听这种抱怨(应该叫“情绪勒索”吧?),使我冷感,麻木。

直到后来她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说药物是会过期的,她才恍然大悟的对我们两说:“哦,原来药物是会过期的。”那个时候的我们已经蛮大懂事的了,那个时候听到她能这样说出来,一定有回应什么的,叽叽呱呱的叫,看,我都说过的,你怎么都不相信我…你怎么都不知道的?我早就知道了啊,学校有教之类的话。但她仅只说这样而已,道歉?门也没有。倒是后来再也没有指控孩子要害她花钱看医生才会甘愿康复的话。

小时候,我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个时候我怎么会认为她是个英雄?觉得她非常的聪明??

几年前在我和小妹未翻脸的时候,她对我说,她给老妈子玩了一个心理测验,是测智商的。问题记得是这样(时间太久,有点忘了细节,就大概大概吧),一个三岁的小孩,不小心倒翻了杯子,杯子破了,水撒了一地,你是如何感想的呢?有几个选择,老妈子她选择了是小孩子故意倒翻杯子的。答案是,叮叮叮,“零”智商。那个时候听到这里我们都笑翻了。内心其实也很生气,她怎么会这样认为小孩是“故意”犯错的呢?怎样都不可能选择那个的呀,小孩子的肢体发育还在发展着,握不好其实是非常的合理的…啰嗦多了,其实我想要表达的是,我有零智商的母亲。

我都不知道她听到这个答案是否感到同意呢?小妹她没说,我大概可以估计得到,她大概会是歇斯底里的拒绝,又喊又叫的,整个“三巴bo ”的样子。这个三八bo 其实是方言,不好听的话,都是从老妈子里学来的,小时候她经常这样辱骂我们,另外就是“肖bo”。

我真的很想要听到我家人的道歉,他们欠我一个真心的道歉,尤其是老妈子。她不知道她负面影响我最深。说到这个孩子要家长道歉的,这种话给人听了就欠炮,好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欠炮我听很多了,想炮我你给我滚开少装清高,滚!(自言自语丁)

只要道歉,我真的可以释怀的,我会好好的大哭一场。

(拔毛癖又发作了,扯下好几根眼睫毛…)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九月, 2015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