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童年

七月 17, 2015 § 发表评论

我是家里第一个出世的小孩,随后就有了一个妹妹,就只有一个妹妹了。家里成员不多,只有公公、爸爸、妈妈、妹和我五个人而已,算是小康之家。
家境不算太好,其实也不太穷。

父亲他是个油漆工人,几乎干了一生,至今他已到达了退休的年龄,却尚未退休。当然无法退休了,家里的两个孩子都不中用,没有给家用,他想停下来不干都不行。油漆这个工作其实非常的辛苦,还得爬高到屋顶上工作,非常的危险。以前年轻时他不怕,一回有听到小妹说他现在站在高处已经有害怕的感觉了。
老妈子她……她在我小时候,我视她为“英雄”。她聪明,很多东西都会干,记得我在学校经常和同学们炫耀,比赛说看谁的妈妈最厉害,每一个人都讲自己的妈妈会做什么什么的,往往最后我都能赢,最后他们会说:“哇,你妈妈真的很厉害,我妈妈不会做这个呢。”咱们的这个家的支撑点,不是俺家的男人,而是这个女人。她说为了可以照顾我们,她选择了可以在家里工作的工作,裁缝,缝制西装裤。

我公公是个野蛮人。他操一口的福建话(方言)。我对他的认识并不多,我们有语言沟通障碍,我的方言不大好,只听得懂,表达会困难。虽然住在同个屋檐下整二十多年,他的事迹都是听老妈子在说。母亲她说的对不对,父亲都没回应(我无法分辨)。小时候他经常会追打我们(那个时候我和妹还傻傻呆呆的让他打,不懂逃。直到有一天不知怎么的突然醒悟,那时候我年龄应该蛮大的了,懂事了,带着小妹逃。后来成长后有一天,小妹表示说,我不知道原来被挨打是可以逃走的。)还会欺负妈妈。在我准备结婚的前一年,他走了。那一年家里办丧事我都有在,看着他娇小的躯体,比他还活着的时候缩小了一大圈,变得好小好小。理智上告诉我那是因为体内已经没了水分,才会如此。但感性的那一边觉得….他好可怜,他是那么的弱小。当时候告诉自己我不能哭,不能流泪。所以我不知道我到底会不会伤心,因为在那之前,我非常期待他死。我甚至封他一个口号,叫老不死。(看到这里的人该会觉得我很恶毒对吧,随便,这是正常的反应。)

接下来小妹。小妹她…..她小我三岁。她的成绩非常的优秀,我们的喜好非常的相似,这一点让我们有很多谈不完的话题,聊的很开。但是另一方面我经常会欺负她,殴打她。我们最后一次的打架,那时候我已经是二十多岁呢。不过这时候她已经学会了反击,我意识到我再也打不过她了。这几年,我们并没有好好的聊,我不知道她在干嘛。她在大学的时候有患上了忧郁症,我知道她的忧郁的根本问题不是出于大学时期,而是更早之前,家里的事,我的事,让她崩溃的。后来,本来成绩优秀的她,再也不法毕得了业。考试或是重考,一直当掉,这样她留学了好几年。直到她二十五岁的那一年老妈子再也受不了,让她离开校园。出来社会的前几年,情况也没有好过。现在的她,我不知道她过的如何了?有没有在谈恋爱?有没有工作?完全不过问,不知道。

自从我准备结婚那一年,和家里闹冲突,那个时候我决定了,要和他们维持一定的的距离。拒绝他们。围上墙。

这里,有好多次就有说过,我要整理自己的童年。每一次都是因为轻轻触碰情绪就失控涌入,让我无法自己。先从表面上的,处理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解剖童年 at 哑静随笔.

meta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