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语六月尾

六月 27, 2015 § 一条评论

这两个礼拜都挺忙的,有一点小事情做,这样的感觉挺好的。

看来我必须把whatsapp 的通知打开了,之前嫌他太吵(吵死人啦!一直叮叮当当的烦死了!),一律关闭,现在有点工作做,不能再这样我行我素了。(可以保留一点点我行我素吗?)

哎,让我再这样继续享乐不好吗??我很清楚知道,内在有一半的声音已经是受不鸟了,受不了自己是如此的“残废”。但是另一半的声音又说,做那么多干嘛啦,舒服过日子不好吗?

我的里面经常自己和自己打架,烦死人了。

告诉自己能做到的做吧,自在做吧。我到了这个年纪,已经不想要再像以往那样“笨”,指委曲求全。其实那时候在做着的时候,完全都不会觉得自己委屈的,希望自己做的最好,这样就没有人投诉自己了,我挺害怕犯错害到人家的。结果往往都是多多的优点都没人发现,一点丁的错误就是扯着辫子不放呱呱吵,这个时候我才会觉得委屈,做人好累。这个其实都要怪自己看不清人性才会到处碰钉子。

不行也行,不行也不行……

拔毛癖最近蛮严重的,眼睫毛都凸一块一块了,虽然没说出去别人都没发现,就自己觉得好丑。老实说我蛮喜欢那个痛楚的感觉(天!我是变态吗?),只有痛能解决痕痒的问题。我经常会觉得眼睛痒痒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把毛拔光了少了一些保护所致,还是自己心理作用?

§ One Response to 乱语六月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乱语六月尾 at 哑静随笔.

meta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