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吃的蛋糕

五月 25, 2015 § 2条评论

大姨妈来了,身体不舒服心情也跟着不爽,外面有刚巧下了一场大雨,害我家电视无法接受到astro,看不到电视机。啃了一块难吃到不行的巧克力蛋糕,心情差再加多几分,操,干。

日子可以过得如此舒适吗?可以因为天气或坏蛋糕而坏了一天的心情?就是日子他妈的太舒服过了,爽死。

这里我很少谈及我家的男人,只是偶尔会出现而已。老实说,我如日子可以过得如此舒适,还不是拜他所赐,沾了他的好福气。
他人很好,是好好先生。我不知道为何他会如此的倒霉,这样好的男人,会配对到像我这样的恶魔,有时候我还会替他觉得可怜呢,哈哈哈哈。

我们在一块蛮久了,恋爱4年再加结婚两年多,我们在一起就快“七年之痒”了。以前在恋爱时期的时候,对这个人一直都有所保留,每当身边的朋友问起咱俩的关系时,我都会提高肩膀两手往上手掌摊开,摇头说不知道。现在结婚了倒不会那样了,觉得蛮奇怪的,现在才知道为何那时候我会如此看待,最大的问题还是我自己,缺乏安全感。

唉,要谈这个缺乏安全感的部分,得要追溯到童年时期了。故事太长,懒得整理。别提。

我老公他,内在真的是非常的善良。在外表上也许大家看不出来,庆幸他长的丑,也看起来不像他真正善良的他,啊不然他真的会死的很惨,会给别人欺负到不行。

他很懒,也许是天秤座的关系吧,不知道?他真的懒到不行,洗澡后身体头发依然是湿嗒嗒的他不觉得有问题,喝过的杯子总是开水直接冲就完成了,肥皂海绵也不擦一下。这个懒,有时候会让我很抓狂。

。。。。。不懂如何接下去了,脑子想不到了,纯粹第一天大姨妈疯狂聊。

噢,这种难吃的蛋糕有人会吃的吗?那么难吃的蛋糕这家店还能活下去的吗?到底是我味觉太挑剔了,还是这些白痴顾客不懂吃?真是太可恶轰轰轰。

哭,没用

五月 19, 2015 § 留下评论

这个月头有学校假期,为了校友会的事,去了北马一趟。虽然不是我驾车,但是路途中堵车太凶,我的肚子也频频和我闹抗议。不是生病,就是浑身不舒服,蛮辛苦。回来过后休息没两天就陪同老公和他家人到星加坡去,妈的又是远途,看着人家大吃大喝肚子不舒服,无法充分享受。

我很庆幸那个星期是那么的充实,因为回来后就呆在家里一个星期休息养神而已,根本没有发现是母亲节。所以礼物,没准备;娘家,也没回。奶奶她给我挂了好几次电话,我没接听,故意的,不想要接听。。。。我知道在电话那头她会叽咕什么:“怎么一直打电话给你,你都没有接听的?”(又是一个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问题。)

我相当怕人家会问起我这个问题:“我家人他们好吗?”,这个问题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过若对方能给我感到舒服的,一般我都会如实回答,对于那些不熟悉的人,我就说:“好”。

这个“好”很好解决事情,听到这个回答他们一般都不会再继续问下去。至于真实的回答比如:“我不知道他们好不好,我没有见到他们,我们没有说话很久了。”这一种就很惨了,很多都能引起他们的好奇心,接下来就是问为什么这个为什么那个。

我可以坦然,坦白,这也是一种测试对方的伎俩之一。在这个坦白的过程中,如果发现对方其实并不友善,或是开始变大师要开始说教的时候,我就可以马上刹车,知道他不属于我这的世界的人,以后就可以的话就能免则免。

一位学姐,她大概大我有十来岁吧,孩子都很大了。那天我过去她家接她,在车里两人就聊到自己家里的事,她对我的情况很好奇,问题会越问越深,我在驾驶的同时,甚至有一度说不出话来泪飙咽哽。因为说话,把我带到过去记忆里的画面,同时也感到疼痛。

我对这位学姐所说话,很多我都没有告诉过他们(原生家人)。我很清楚,只要能告诉他们,自己就能够释怀了。但是我做不到,我家人他们,不够强壮。

我很怕哭,怕哭会吓跑别人。很怕哭了很久,发现身边都没人。哭,没用。

伪人

五月 5, 2015 § 留下评论

与虚伪的人一同出游,尤其是一团的,有外人的,自己特别辛苦。要配合演习,而且没有剧本可以先练习。wtf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五月, 2015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