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白痴

七月 18, 2014 § 5条评论

20140718-024325-9805714.jpg

20140718-024323-9803855.jpg

20140718-024324-9804776.jpg

雷希在家里已经过了刚好一个星期。

这个雷希,教养差,动作鲁莽,暴冲暴跳暴拉暴撞。老公给她散步的第一天便不小心把脚扭到了,还好只是轻微。她似乎忘了自己已经是个大狗狗,还以为她还是小狗狗的时期,看到谁还可以像小时候那样乱撞乱跳。

刚开始那几天瞧到她这样的个性心想不妙,她需要很长的时间,也需要更多的陪伴教养。不然我家公公婆婆不敢碰她,她将会沦落成家中的摆饰品。想到这些都让我压力山大。频频向老公表达不满。还好我的抗议,他都有向他父母亲表示。

我身体是过敏体质。十九年前我曾经养过狗狗,那一年我非常的清楚,我不能养狗,那一年是我痛苦(身体频频生病)狗狗也痛苦(她也频频生病)的一年。

我喜欢狗狗,但就保留在喜欢的程度,不会想要养它们。我那可怜的珑珑(前狗狗),让我感到亏欠难过无比,到至今还是如此。

考虑到自己体质的问题,因此雷希她不住我家,她住我公公婆婆的家。由他们家的菲佣帮忙照顾。

这一个星期里的每一大早,我便出门到公公婆婆的家,带雷希出门散步,她也学会了在屋外上厕所。后来我发现女佣一早其实便很忙,为两老准备早餐洗衣服等等,公公婆婆也没在留意女佣是否有照顾她。

刚开始的几天,雷希还是会在屋子的草地尿尿,后来当她知道每天早上和傍晚我和老公都会来带她外出上厕所,那中间的时段都不尿了(中午我都不在了,回到自己的家)。菲佣对我说她一天都没有排泄过,直到傍晚时刻我来为止,听到这个我又崩溃了(又找老公说教)。就因她会忍住排泄,不麻烦别人这件事,让我对她改变了看法,原来她是那么贴心的孩子,使我爱上了她,对她有了信心。

今天她学会了握手,我很高兴。

我喜欢动物,也爱狗狗。我比较钟意那些具有神气的外在,令我着迷,但我从没有想过我会爱上黄金。黄金就是一脸傻乎乎的模样,这个傻乎乎的脸孔其实我是很讨厌的。我讨厌人傻乎乎的,一看到别人装傻的模样,我脑海就产生一个画面:“一巴给对方盖过去”,然后心想:“你想干嘛?”。看来傻乎乎的模样只能在动物界里受用。

我向一位朋友这样形容她:她身体像壮士,毛色奢侈感,但是就是一脸白痴的脸蛋,囧。怪,呵呵。

Advertisements

Lexi in d house

七月 16, 2014 § 3条评论

20140716-210621-75981218.jpg

家里领养了一只三岁的黄金猎犬,前任饲主给她取名Lexi。
今天是她在家里的第四天了,人与兽还在学着适应彼此。

家公(公公)自从在年头做了心脏手术后,便一直向我们公婆俩嚷嚷要养狗狗。要我们给他物色一只狗,说他想要一只狗狗可以陪他散步,借狗散步这件事来提升健康。

刚开始我只是听听而已,没有配合不回应。养狗狗责任很大,哪可以说“想养”就养呢?家公他身体差,自己照顾自己都成问题,如何养狗?问他谁来照顾狗狗,他回答倒轻松却让我心惊:“你和Leroy一起照顾咯,女佣照顾咯。”

虽然老公他自己也想要养,我告诉他养狗并不轻松,狗狗就像个人类小孩那样,你们没有养过狗的经验是无法了解这事有多麻烦。另外我体质有过敏,不能长时间接触狗狗,但养狗任务不能全部都交给佣人等等,说了好多。

这养狗话题当连讨厌狗狗的家婆都点头同意,我便无法拒绝了。嫁进这个家庭,其实这家庭挺特别的(与我原生家庭反差很大)。我婆婆她是个双面脸的人,我很确定她没发现她是如此。我公公他是老婆奴,这家看起来他是关键人物,并非如此。老公他呢,我能用“乖宝宝”“乖孩子”来形容他了,他自己真正的想法都有保留,不分享。目的很简单,让老人家不担心。

好吧,既然大家都同意(连菲佣都乐意),也讨论有关的事项,例如哪种狗类、小狗还是成狗、考虑到我过敏的身体等等,我便开始在网上物色合适家人“心水”的狗狗了。

这世界无完人,也真的没有“完美”的狗狗。雷希来到家里的那几天,我压力非常大,频频对老公发牢骚:怎么狗来了,没人(公公)带她去散步啊?
:当初到底是谁要养狗的啊?现在狗来了,变成狗是拿来看的吗?
:这狗体型那么大,力气大又太容易兴奋,一直爆跳爆走,一直撞伤抓伤人,要如何教养她呀?
:potty train该如何教啊?狗狗排泄在家里的草地会使草地秃掉的,家里平时都有花钱请园丁来美化草地的,草地秃秃的婆婆不疯掉才怪。
:婆婆担心雷希把她的爱车给毁了,吩咐女佣将她绑在屋后,我真希望她能呆在屋前,屋前空地比较辽阔,有遮荫,地上也干爽。屋后的地上总是湿答答的(因为女佣在屋后洗衣服导致的),担心这样会使她患上皮肤病……(但是狗狗是养在她家,她的地方,我无法决定)

(当然,雷希的前饲主我也没有放过,频频问他问题。)

直到了今天,我终于对雷希有了信心。
(狗狗的魅力果然恐怖)

一天

七月 11, 2014 § 4条评论

一张桌子,一份甜品;
一杯开水,一个女人。

20140711-001736-1056209.jpg

(Gardens mall 有一家叫Alexis的西餐馆,里面的甜品不错吃。Alexis在KL挺有名气的,有好几家店,价位属于中上。这份叫Banoffee Pie 的甜品我很爱,尝起来的味道有多种,有香蕉、巧克力、咖啡等等。每个味道都独立,但又彼此协调。)

流浪的浪漫

七月 10, 2014 § 10条评论

Book of Eli.

几年前在戏院里看了这部电影,真是激起内在的涟漪。偶尔电视机里有播,会坐下来把它看完。

那时候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如此的喜欢它。我喜欢里面的中年黑人男主角、漂亮的年轻的女主角、喜欢里面的背景音乐、苍伤的大地…… 如果有朋友要让我给他介绍哪部好电影的话,我最先想到的是这一部。

今天与往常一样,无所事事,到处摸。白天电视重播了这一部,虽然看了无数次,还是欲罢不能的看完,结局还是会让我感动,还掉泪呢。

让我高兴的是,今天我终于懂了为何我喜欢男主角了,他有“浪子”因素。

我对那种“流浪”或“浪子”特别有感觉,特别喜欢。这个可以追潮到孩提时期,我父亲给我的感觉正是这种形象。

生为女人,一直都很讨厌浪漫这件事,也不懂什么叫浪漫。现在我找到我的浪漫了:流浪就是浪漫。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七月, 2014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