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关系

六月 30, 2014 § 3条评论

这本书写的很好。虽然说有一些部分在《非关命运》里已经讲过了,还是能让我吃惊。

短篇,简单的文笔,不难明白,看的时候会许多不同的感受。

“咦,怎么里面那么多故事里说的人,都好像自己。” “咦,这不是在说这我妈吗?真的就是我妈呀!” “妈的,竟然有女人自恋起来,她会视她的男人为她身上的饰品,这就是我家婆嘛。”

20140630-165839-61119805.jpg

20140630-165841-61121013.jpg

Advertisements

怪兽所需要的养分

六月 4, 2014 § 6条评论

这个月未过到一个礼拜,我的内心就已经经历了像乘坐过山车的刺激,快速的铁到谷底,另一下快速的升到山顶。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这样,心脏不好,受不了大刺激。其实,我已经预料到,当歇斯底里不久后,快乐就会来。

昨晚,和一位好朋友聊whats app聊到凌晨三点。人在心情低落的时候,有好朋友在身边陪你聊聊真的很好,污水它有个出口,能流畅,才舒服。

多靠这位朋友,我又想起了一些我不想要想起的细节。他其实是想要帮忙,替我找一些有用方案。我们讨论了对应了许久,最后他也没辙了,说:孽缘。呵呵~(冷笑)

_______________

用这里记录昨晚(不对,正确来说是今早),那些被勾起的不堪。

a:辩论法。

b:(模仿我爸的应对):哼(冷)!你很厉害嘛。厉害哦。(很敷衍的口气,你会觉得他是在说着反话,他并没有同意你。)

a:如果是深入请教,用请教的方式,一直的问他。

b:(我们会是这样):你是abc,你就应该cde。
:那我应该“如何”cde呢?
:cde就是这样,这样就是对的。
:还是不明白,那到底是“怎样”才能办到cde?
:这样就这样啊,这样就是cde啊,哪里还有“怎样”?就这样啊。
(没有办法的深入,再问下去都是重复。)

b:这种就好要喝奶的婴儿。他要,就是要。没有“如何”要,或“怎样”要。你问他为何要喝奶?他回答:“想要”就要,哪来的为何要。要就要啊。

a:那就谈别的话题,由你来掌控场面。

b:他不会和你合作的,没有讨论的余地,没有了解的余地。我们(我和我爸)没有话题可以聊。他不关心。

a:你别管他管不关心,就鸡同鸭讲。

b:鸡同鸭讲,我不行。

a:主要是生孩子的问题吗?

b:他什么都要。要面子,要尊敬,要这要那。抱孙子也是其中一个他要的。有了,再闹别样的。

a:也许已经到了无法用开玩笑的方式带过了,唯有发脾气,骂出心里的话了。

b:几年前,吵架可以,现在我已经不行了。我想打人了,我想要K他。

a:比如,你可以这样说:你是不是不想要我这个女儿了?说这样伤我心的话,你是不是要我不再回家吗?这是你们要的吗?

b:你走啊。走啊。

b:你想走就走啊,我不会拦着你的。

b:你走给我看啊,我就知道你不敢。

b:我早就知道你就是那种不孝顺的人。走啊。以后我老了,不需要你养,你现在就马上走。

b:你就是没用,把养你养到那么大,才说你几句就不可以了?你脾气真坏(你真小气),要走就走啦。

a:这种情况我可能真走,一两年不回家。

b:我一直都在外面,没有回家。

哭包

六月 3, 2014 § 6条评论

记录昨天哭到脸肿的一天

20140603-004457-2697201.jpg

怪兽的童年

六月 2, 2014 § 3条评论

“我有怪兽家长。”

这样一说,肯定有很多亲朋好友们不认同这话了。阿姨舅舅们一定站出来捍卫我的母亲:你怎么可以那样说呢?太让你母亲伤心,太不孝之类的话。他们从来不对为什么我会如此,背后的原因感到关心,他们只会慌张,讶异的,然后就是为了他们亲爱的姐姐,来教育我一番。同辈的表弟妹们会说:怎么会,阿姨明明人就很好,经常做好吃的给我们吃。(我心想:你们当然看不见,她这人就是对别人好,对自己刻薄,尤其是自家人。)

我不知该如何说我自己的原生家庭,它太破碎零落。不是我一个人想去捡起来还原,就能办得到。它会划伤皮肤。

卢广仲长的那首歌《一百种的生活》很好听,我非常的喜欢。我也想要在这百种不同的生活里,挑个合适自己,一个自己想过的日子来生活。千转百旋,我依旧卷入那个我想离开的隧道。

没有人知道,我隐藏的非常好,应该说我演的非常好吧,我非常的渴望父爱。这种渴望,连想要它,自己都觉得无耻。很奇怪的现象,明明内在想要到要死,却装着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甚至表现唾弃它。(这样不健全的人格,害我吃了不少苦头。)

我深信那句话:一个好父亲,胜过于十个好母亲 。我不缺父亲这一角(不然我如何存在?)。但我总是无法靠近他。我不了解正真的他。他对家人话不多。很多他的事物,都是从老妈的口里听到的。这个,老妈不曾说过好的,都是负面不堪的。现在我更加的相信,只他一手把我推开的,我只是被动的。

我父亲,对家人的笑容,太少。我能说那个本地知名的电影《一路有你》的男主角,一直臭脸扁嘴(拉着脸)的老头形象,正是老爸他的形象。

孩提时期,父亲很少在家。童年记忆里有那么的一段(模糊),那时候家里是住在四楼。一天,家里来了访客,好象是uncle(叔叔)们,我非常的高兴,玩的很开心。后来爸爸回来了,我奔向他,想要向他报告,谁谁来家里了。但是话在一开口就有困难。一般,晚辈在与长辈在说话之前,必须先要称呼对方的谁谁,才能开始交流。我一直想要报告,但是前面的称呼我忘了,我知道他是谁,但是说不出来那是谁,慌起来,叫他uncle……. 这样可以明显知道,可以把”啊爸“这称呼都忘了怎样叫的小孩(那时候大概是4岁吧,不确定),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卑微。

他也不是一直如此,简单来说,他只对他的家人才如此,一对离婚很久的爸爸妈妈(我啊公啊嬤)、老婆(死母亲)和两个孩子们(我和小妹)。

除了家人之外,当他的朋友有难,就算是挨千刀下火海,他也愿意。他的热情、他的善良、他的笑容、他的最好的一面,都留给了外面的人,也包括了亲友。

其实,若他是个里外,彻彻底低的,都是那种吊儿郎当、冷漠无情…… 我的意思是,若那样是他的个性之一,我还能坦然的接受这个事实。:“哎呀,他就是这样的人啦。”:“唉,这样的人哪能变的呢?”

对我残酷的是,听好了:他其实也有美好的一面,只是不愿意付出在你身上而已!!!!!!!

(泪溃)

远远看着他抱着其他人的小孩,和表弟妹玩在一块,还玩自拍,内心在想:什么嘛,老爸还蛮新潮开放的嘛。“那个画面从不曾发生在咱们爷娘上,那个画面,我多想要。不给我就算了,还在那里,秀给我看,吊我的瘾?!

太过分,真过分!(讲到这个就生气)

(再继续)

 

不开心

六月 2, 2014 § 2条评论

刚才出席表妹的婚礼。

近宴会要结束前,老爸给我在亲友面前难堪下不了台,没几秒的时间,就带着老公离开,泪奔。

我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接下来都会写不开心。

不想谈细节。谈细节,故事会重温,画面会再现。

20140602-010418-3858345.jpg

扎到仙人掌,满身刺的感觉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六月, 2014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