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真相

四月 29, 2014 § 一条评论

从孩提时就有一种坏毛病,那时候误解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人,所以没向谁谈及这件事。过了好久好久以后,遇到一些好人,聊起一些话,我才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如此。

如今我依然保留这个,希望自己能够更加的强大,破解它。如果不行,我也要逼自己睁开双眼去看那真相。

忘了在哪里听到(非关命运?老姜?):正因为如此(美化事实、选择吸收美好、过滤丑陋),我才能撑过那段童年,才能长大。

我是学画的人,不禁怀疑:美化,是不是也是扭曲的一种?

寻觅对象

四月 27, 2014 § 4条评论

对我以往的认知来说:若想要过上好日子,要幸福,在寻找对象的时候,铁定不能像我老爸那样的人(虽然说,到如今我依然不确定老爸他是哪一种的人)。

原因很简单,我把“悲剧”与“老妈”连合在一起。悲剧等于老妈,老妈等于悲剧,只要和老妈唱反调这就是对的了。(近几年来才知道说这样的想法反而对自己没有益处)

今天才发现,我的另一半,还是有与自己的老爸相同的东西。老爸前一个星期前生日,原来是牧羊座,刚刚看了非关命运,才发现说他和我老公竟然都是属于同一组的星座:基本星座。。。。哎

这非关命运总是能给我带来一些惊喜,非常好的节目。好可惜已经停止制作了。

晚安

六百篇

四月 24, 2014 § 8条评论

这两年来,从结婚后,自己有了一些微妙的改变,就是部落越写越少。
也不知怎么了。
还有就是把自己晒黑了。去年的西班牙之旅、参与户外活动(去了马六甲骑单车)积极参与画会等等。晒太阳流汗的感觉其实挺好,如果不皮肤不会黑的话。不过骑单车在太阳底下,那是一点都不舒服,还好美丽的景色可以以长补短。我骑单车的力气只能达到二十多公里,还是平路行才行,有斜度的路可要我命。

我对解梦这件事一直不感到兴趣,不过这两年来,频频梦见旧情人们(俺谈过无数的次的恋爱),几天前还梦见那我讨厌(最让我伤心)的混蛋,梦里的内容我已经忘记了,他们都是恋情初期时的感觉,美好的、快乐、舒服和甜蜜。

短发长了,“忍”。我要把它留长,现在的头发就像是八爪鱼那样乱,却不能绑(不够长)。

这一篇部落,是这里的第六百篇。放鞭炮放烟火!本以为能在去年能完成,我错了。以为这一篇会是特别的(特别的勉强),却像是白开水那么的平淡。

晚安

清醒

四月 7, 2014 § 3条评论

孩提时,看着家人不快乐的生活,那时候就已经觉得人活着,是痛苦的。现在三十多岁顿然领悟,其实,醒着的人是痛苦。

现在,我竟然会羡慕《冰河世纪》里头那对负鼠兄弟。它们极度乐观,同时并愚蠢顶透。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四月, 2014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