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活着面对完蛋?

一月 8, 2014 § 5条评论

我还要在完蛋中的活着,直到死掉为止。。。

也许现在的活着,目的就是看着自己如何完蛋。

我有正义感,却没有使命感?

失眠叮。

我的家人好吗?我那亲爱的小妹她好吗?
很想和她们说说话,但内心太脆弱,不能再承受她们的冷言击评。虽然知道逃避沉默不是最好方法,但她们对我有很多不满,我面对他们我又没大爱,只好如此。老爸一定会说你们这些女人真麻烦,烦死了。(说完便立即消失无影踪)

晚安

Advertisements

纪念白金小耳环

一月 3, 2014 § 2条评论

要过年了,我打算把家里不需要用的垃圾逐渐的清理。没有用的东西很多,有时候要洒脱一些,犹豫不决的话变成不了事,垃圾又再推。

今天我突然把一些事情连接了起来。前阵子我丢一个旧的零钱包,里面没有钱,我把口红拿出后,即手便将那包给丢了。摔进垃圾桶里我还听到包里有发出叮当的声响。今天我终于知道那发出声音的东西是什么了,是我那对白金耳环,欲哭无泪。

那对白金耳环造型简单,无钻,价位一百出,在结婚前那时候买的。虽然说价格不贵,但是是我长到那么大以来,第一次自己上金铺为自己选购饰品,富有纪念性的东西,我竟然那么大意把它丢了。之前我还担心自己冒失会把它弄丢,一直都小心翼翼。现在……现在…什么都挽回不了。

脑海里还有那个叮当的声响…

好讨厌!!!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一月, 2014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