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Queen!

十二月 23, 2013 § 5条评论

刚刚才写自己幸福的网记,几天前却被不认识的面子书网友抨击自己的过去。我还真没想到,隐退江湖多年,依然还是别人口中的“话题女王”,这我该荣幸还是生气?

这事发生后我变立即把这陌生人删除了,并把这事告诉了老公,我这人,就是要说话,不说话会内伤。不管别人爱不爱听,也不管说了后别人会如何看待我,我就是要说!说了后心情才会舒畅。老公说这是因果报应,过去我所做的行为,今天就要付出代价。妈的这家伙皮痒了。

过去我确实是有很多不堪,但过去造就了今天的我,我从不觉得可耻。我有很多好朋友,也尊敬我的朋友,他们懂我,也经常鼓励我安慰我。那些不熟悉的陌生人,你的口你有权利在我背后说我,但没有权利公然侮辱我,虽然至少知道自己还是别人的话题女王。

也许是我长的太漂亮了,而有太多吃不到葡萄而说葡萄酸的狐狸男。这个默默无名的三十几岁的老女人,依旧是别人的话题女王,看来这块布料不进娱乐圈真是太浪费了。

幸福的人,请远离那些不幸福的人。他们对别人的幸福特别看不惯,并会击败你的幸福感。他们是疯狗瘟疫,非要要把病毒传染给你才甘心停止(把你感染了和他们一样的疯狗)。唯一与疯狗不同的是,他们会伪装成大师。

2013要拜拜,祝大家圣诞新年幸福快乐。

Advertisements

先幸福

十二月 18, 2013 § 一条评论

经常听到人家说“只要快乐就好”,是不是真的只要如此,一切都ok?只要快乐,我可以伤害别人?以前我不同意,现在我偶尔也会这样的敷衍别人,不过依然只同意一半。

昨天我家部落很多人来坐坐,好奇他们看了我家哪篇文章,打开来看他们所看的,都是一两年前的部落。我经常会翻开过去来看看,不过今天的感觉很特别,读着自己的日记,却像看着别人所写的。很多东西都忘了。这感觉还真是新鲜。

觉得人,要忘了痛苦,是要先幸福。而不是先忘了痛苦,才会幸福。至少我是如此。

不知谁说过(是陶晶莹吗?):“人在挑选爱情的对象,要选择那个能使你变的更好的人。”(很讨厌那些只说结果,却不说为什么的垃圾话。)在婚后我曾经问过Leroy,我有让他变得更好的人吗?他直接给我回答不知道,哎。会问他,因为我这个伴侣没有让我变得更好的人,反而觉得老公他婚前与婚后变好多,他变的更懂得取悦我。

槟城写生之旅报告

十二月 16, 2013 § 5条评论

两天前从槟城回到爱窝,病倒了,在槟城的第三天我就已经中暑,回到家里还咳嗽不止。我没去看医生,想说只要喝多一些水和休息就可以,我这个人花钱看医生是不吃药的。

这次槟城写生之旅,我对户外写生活动排得太频密特别感到不满。一天可以去三个不同的地点画画,早上趁天还微亮就爬起床出门,到中午午餐时间可以休息一会,然后两三点中后再出发另一个景点,到了傍晚四五点再到另一个景点画。好吧,你可认为晚上了,天暗暗不能画了吧?没有,晚上八点安排了绘画课,到十点十一点以后才下课,回到旅馆已经是十二点了。我当然会抗议了,他们竟然说花了钱,就要画多一些,听到这样的回答都无语。

这样不够睡眠,暴晒喝不足的水分,直到第三天我身体就抗议了,感冒发烧,第四天我躲在旅馆内休息大半天,到晚上才出门上课学画。我虽然豆腐,也不至于那么弱,几个月前我才从西班牙回来,那时候是夏天,气温最高可以高达45度,我都好好的。

安排此旅是校友,他们另外找了两个女生(是他们的学生兼老师,他们开画室),五人乘坐一辆车子,坐在前面的位置还挺舒服,后面挤三个人,坐中间的人可倒霉了,真替她幸苦。不过都是年轻人,吃点苦头不碍事。我老了,吃不了苦,从出发到回来我都是争坐旁边的位置。后面的车厢装满的都是行李和画具。

晚上上课的学生可真多,有成人和小孩,都是来学假期课。上课是校友的安排,我是跟着去凑热闹,之前对他们要花钱学画是皱眉头,心想:“怎么还要去学画啊?我们可是美专毕业的呢。”不过现在回到来,我觉得还是有收获,虽然不是满满的,至少开了窍跟有了一些干劲。另外意外的收获,自信。

我人给人看起来听起来都是有自信的人,但自信是我一直都缺乏的。当我独自一人的时候,脑海经常有个问号,就是如何有自信。浏览面子书,偶尔会阅读到关于自信的云云,但他们没有仔细说如何有自信。在槟城上课学画的时候,我是属于成人班,但是现场有很多是初学者(都是女性居多,还带着孩子一块来学画)。现场上大家都是一块学,但是我们几个都是学过画的,老师必须分开教(人数太多,老师他根本赶不及教,因此有延长上课的时间)。

现场我认识了与我同乡的人,她说她开了画室教儿童画,因此来这里进修。学画时我看过她的作品,根本就差到不行(初学者),说话方式也不像是艺术家说话的方式,我只能说她语无伦次,看见那么差的程度竟敢开门做生意我内心感到非常不满。她问问说我怎么来学画,我已经那么好了?我以开玩笑的方式回答她说我没有自信,我来到这里看见那么多人画到那么差,现在自信满满了。现场大家都笑了起来,看见她的脸别个方向,不看着我。我实际上在骂她,说这话来酸她我内心是充满骄傲。

原来增加自信❤️太容易了,只要贬低人,瞧不起人。

当然,大家都会说不能贬低人,瞧不起这件事不好。我很希望有谁来告诉如何不好了,大家都会瞧不起人,有人可以让我瞧不起,也有人会瞧不起我,很正常的事。正是如此正常,没有啥好不好的,人家瞧不起我,也是他家的事。

年尾乱语

十二月 5, 2013 § 2条评论

又下雨,天天下,下不停。外出湿了新买的帆布鞋,讨厌雨天,晴天快来。

下个星期会和画友们到槟城去写生五天,在那里住上四晚,很是期待。他们安排了晚上跟那里的老师学画,我不知道老师是谁,既然他们学,我也跟着去看看吧,这学画可是要花钱付学费的,也不便宜,老公他承担了,好高兴。

今年在年头的时候,已经告别掉那留了五年的长发。我挺喜欢短发的,这个周末得去发廊把头发处理一下,现在头发不长又不短,乱得像八爪鱼那样,看了心都觉得烦。想剪,就剪;想留,就留吧。

我和老公一同去上日语课,学了两个月。开日剧来看,仍然听不懂,哎,学好日语还要多久啊?每回去上课前,懒虫会自动缠身,下课后,脑袋就好像电脑卡机那样,思考不了,就是一直卡卡卡,卡到第二天为止。学新语文真难学,觉得自己像老妈经常说她自己:“老骨头,动不了,生锈…”唔,好累,好难。

乱语

十二月 2, 2013 § 2条评论

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从早到晚(现在),没停过。气温是挺凉快的,但是也叫我生气的,妈的什么鬼天气。

13年已所剩无几了,好伤心。

颈项疼了一个星期多,吃了两轮的中药,今天总算有好转了,明天再回去复诊。

前天到商场去配了副眼镜,心情非常愉快的。我一直以来都有近视,中学时期有过一副,但是经常给我的冒失压到形状歪去了(没断),从那次过后一直都没有新眼镜戴。现在偶素四眼老靓了。戴上眼镜,一切都看起来不一样,墙上的颜色像粉刷过了、地板的瓷砖方块线条像经过填补了(touch up)、看到的人物非常的清楚,而且有锐利的边边。不过还未能适应,戴了一会,很快就累,甚至有像作呕的现象。原来我的近视度数加深了,深了那么多,我一点都不觉知(我只知道在每次驾车,看路牌是困难事)。现在要学着适应新视野。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十二月, 2013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