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蛋

十一月 22, 2013 § 3条评论

我们人是否是忙别人的,会来的比忙自己的来的要紧,是这样的话我相信这些人都是庸人。

失业很久,每天晚上入眠前我都会带着遗憾而入眠,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多,又浪费了一天。

宅在家里画画,慢慢的描绘的当中,思维想起了几天前和家人出游玩,老妈对姨丈说的那句话:“做到死,仍得人怨。”意思就是说她很辛苦的付出,得不到回报就罢,还给人抱怨。

当时候我在旁边,听到又是熟悉的对白,我没回应她,静静的,好像没有听到似的。后来想一想,其实我知道她想要的只是别人给她肯定,给她赞美,但是每当上演这种,我还是老样子,不懂如何回应。一般惯性我就会跟她大吵大闹一顿,不然就是静静走开,我没法演出那种你向我抱怨,我还能开玩笑的回应那种,对着她,我没有办法,我好痛恨她。她做了那么伤人的事,她依然不知道事情是出在她身上。什么都是别人不好,什么都是别人欠她的,什么都是别人的错,她那句壮烈自我牺牲的话语,我听不到她自己有错。

她的一生,可以说“完了”。而我现在,也觉得自己也“完了”。依我目前如此的糟蹋着自己的日子,我已经能够评估我的未来了。每天重复着昨天….实际上我已经死了好久好久….老妈她死了有多久呢?

现在我画画,没有专心创作,留意的是细细描绘。这种描绘常常会想很多,手在上色,眼睛在看,而同时脑子想的是绘画以外的事。

我也想要生个宝宝,但因为那些不堪的过去,我害怕变成和我妈一样的妈妈,我更害怕孩子会和我一样!我没有信心能胜任这份家长的工作,我好难过。

好笑,我能力很低,却经常怀疑别人的能力。:那么年轻就当妈妈,她懂得照顾宝宝吗?:一直不停的生小孩,她到底在干什么啊?她不是家暴么?蠢货。

Advertisements

新手骑车

十一月 13, 2013 § 2条评论

骑车了一个月,尚新手。一个星期前,脚车的速度电子表,给人顺手牵羊去了,让我伤心死了,欲哭无泪。我不知道那个玩意是可拆除下的,被偷了可好,教我这个菜鸟懂了一样事,无知的代价太大了。那玩意可不便宜,使用未满一个月,才骑了一百二十公里,花了百三块钱,而且还是买贵了的东西,不能叫我不伤心啊。(虽然老公愿意给我再买一个。)

发现骑车有些好效果,就是前天若有骑上二十分钟以上的话,第二天白天我总能起的早。早起床,对我这夜猫是件难事。

新手骑车,最怕就是“摔”,因此每回外出骑车,都会非常留意经过路上的石子。很奇怪的是,每当看见它,身体却不听内心的使唤:赶紧转!往往就是眼睁睁看着石子,直到单车冁过去。。。。好几次了,都是这样,明明就是要自己转开危机,结果就是一直看着危机,直撞上它。哎,真怪。

老公给我最好的礼物,除了婚姻,就是小辣椒了。
———–

前天老爸给我挂电话,问我说这个周末要和他们出游吗?我没答应,让他再给我安排一下。我们很久都没家庭出游了,想一想最后一次的出游,该有七年前了。。。。我很想参与,但是参与后能给我们的关系能更融洽吗?我很怀疑,我怕再度失望。我和我原生家庭,破坏力太多(吵闹争执),连不多的美好也一同摧毁了。

乱语曼谷游

十一月 11, 2013 § 8条评论

前星期去了一趟曼谷玩,旅程真叫我失望,下一回若还有如此的机会,恐怕我要深思考虑了。

当然,此趟也不至于糟糕到极致,我认识了一位年轻的买画收藏家美眉(我家公他的朋友们真他妈的有钱)。我正筹备着当画家,如今能认识了买家,这是好现象吧。

此路程我没有拍下很多照片,因为那六天里的每天我都在酒店附近的商场内度过,血拼买东西。曼谷有什么好玩好看的地方,老实说,我都窝在室内里,真无趣。

不过我倒是见识了真正的疯血拼,许多女人手里都拖着四轮行李箱来血拼,这个画面真是夸张,非要把行李塞满满才甘愿。怎么,现在是闹饥荒了吗?恐怖女人

我也有买很多件T shirt,每件商店得要买上两件以上的东西,才有便宜的价位,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有试穿。买了许多件简单的T shirt,回到酒店试穿,就有好几件不合适自己。不是领口开得太大(露半乳),就是松松垮垮的,真是难看。那好几件不能穿的衣服,总共的价位,可以让我买下一件贵档牌又合身的T shirt了。(浪费真伤心)

此旅,是跟着家公(大马人称呼自己丈夫的父母亲为家公家婆)和他的一群老朋友们一块度假的,男人们白天就去打高尔夫球,他们的太太们就到商场去花钱,到了晚上大家才一块吃晚餐,这就是他们的计划。每一年都会安排这样的活动,这是我第一次参与,活动方式真是不合适我,虽然我可以安排自己的活动。

其实此旅安排得不太妥当,大伙们在饭局上有很多抱怨。相信是人数太多了,有三十对的夫妻,酱就是至少有六十个人。有的抱怨行李不见了、有人不清楚旅程安排,他们被遗留在后、还有更惨的就是食物中毒。

第一天晚的饭局里,我公公说了很给力的致词,他说:“有钱的人很多,但是懂得花钱的人却很少。所以你们想吃什么就尽量吃,想吃什么就尽量点,不怕吃不完,就怕不够吃。”听似很有道理的鸟话,我一面听,内心在一面哼:什么东西,哼。结果好笑的部分就要来了,饭局后的第二天,有十多个旅友闹食物中毒了,当中的人还包括了我老公。

好笑到要命,我频频抓老公来开玩笑,一直模仿公公说的那句经典对白,然后大家一起食物中毒的事,自说自哈哈大笑。我内心其实很不爽,妈的说鸟话的人,很厉害说鸟话,人家却要为了他的鸟话而牺牲了,而他自己却安然无事。

接下来就是要说婆婆的坏话了。这女人真是爱买,爱买无罪,爱打扮也无罪,我怎么看都觉得她有病。一些人对我说你婆婆真高贵,她真时尚,我只是呵呵的认同他们,心里却想要对她们说:她高贵的包装下遮盖着有病。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十一月, 2013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