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掉

三月 25, 2013 § 15条评论

前天,下班后便立即去找一位女朋友,还把她载出来陪她吃个晚餐。在餐馆点了几道好吃的小菜,但她吃不多,都是我在吃。其实那天下班后我已经累坏了,但知道她心情正处于低潮,我只好陪着她。

那道晚餐吃的不是滋味(当然我是为了去陪陪她的),她心情差透了,一面跟我哭诉着怎么怎么…..我这个人,同理心特强,每当别人扒开他们伤口的时候,犹如自己的皮肉也感受到狠狠刮一刀的疼痛。

同理心太强,说真的,并没有什么给我带来好处,随时都会被别人的负面给掩埋了。承受着自己的负面已经够重了,还得承受着别人,苦不堪言。

人在认识自己之前,都是透过认识别人,以更清楚自己。

我很同情这位女朋友的遭遇,但是人生再如何痛苦,路还是得由自己一个人走。我不能一直都在你痛苦的时候就出现陪你安慰你,我只能陪你几回。我希望下一回你再给我发信息的时候,不会再是“我现在好痛苦,好难过”,而是“我很坚强,把这臭男人甩了”。

微笑Smile

三月 14, 2013 § 4条评论

有一种微笑,叫暗笑。

:你的哭泣,使我微笑。虽然也会有一点的罪恶,但是我依然忍不住微笑。这一句歌词唱出我心声啊,这女孩唱的多漂亮。

辅导师说我这样的态度是小孩的态度,不管了。

没得到对方的道歉,能看见对方付出与自己一样的悲剧,幸灾乐祸后,我才会有宽容伸手扶一把。

(当然,我不会去特意去陷害人。)

原谅与远离

三月 6, 2013 § 7条评论

我容易受伤,尤其被那些我在乎的人伤到,从亲情到友情。

前一两年,我告诉我自己,不要做个容易被人伤害到的人,要坚强点。于是我远离他们,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别的比远离更好的方法?

刚才在面子书里,看见一个人po文,写着“原谅那些曾伤害过你的人”。想了一想,我原谅他们了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远离他们,不再给他们机会伤害我。

这些的日子,不知道他们过的怎样,我倒过得很舒服。偶尔会在睡前的时候,脑子会不受控的回播过去的场景,再度看见过去他们的脸孔。

乱语凶兆

三月 4, 2013 § 8条评论

车子该维修,最后一次维修刚好过了一年吧。能记得车子是时候维修,就是无劲挂起手机预约,打电话预约好麻烦。

婚后除了在朋友的画室兼职之外,没有别的事。以为学点手艺会使自己开心点,该中心的老师教学不认真,连老板也是我行我素的那一种,投诉无门,坏我好心情。搓粘土的时候,心情会变好是真的,但是去了两趟,连一只卡通小猫头鹰粘土都不能完成,会气。(浪费我时间、浪费我停车费…)

又受挫。

从上个月头开始,我朋友(女老板)开始完全没有来上班(理由是怀孕身体不舒服),由我一个人撑一整天的教课。拜五与礼拜这两天没有学生这还没有什么,拜六这一天学画的小朋友就多了。撇开不谈当天无法好好的进食午餐,多次忍着尿意不能离开画室,得等学生离开我才能赶急去找方便。在走着去厕所的时候,自己的身体无法挺直走,弯腰驼背,尿忍得太久了,走起路怪别扭。

我这个兼职的工作,没有任何员工福利,做一天挣一天,实在是不怎么好。她不来画室恐怕得还要几个月(坐完月子),要是哪天患上了尿道炎,这他妈的女老板可不会负责(连过华人新年的那两天也不给钱,真刻薄。我讨厌跟女人做工!!!!!)。我无需养家,娘家那里也未曾促我承担,虽然如此,现在才认为,艺术这条路,是会饿死人的一条路。(也许会饿死人的不是艺术,而是自由。)

庆幸,我是女的,无需承当养家的责任。至少可以找个富豪老头嫁了,觉得十年前的自己好愚蠢,做个俗世女也不要做清高女,唉~

婚前买了两件凶兆(胸罩),买回家以后要穿,发现两件都不合适自己,一件太小(感觉会窒息,肉都挤出cup外,当然也挤出事业线),另外一件则太大(感觉cup里面空荡荡的= =)。从成长以来,我一直都很少买胸罩,每次,衣柜里胸罩的总数也不过四件而已。不常买(胸罩价格他妈的贵,一件普通漂亮的,价位就要近一百),变成了自己不了解自己的尺寸。也别谈同款内衣和内裤一套穿,我从不这样。

才拥有四件的胸罩怎么够穿呢?(我不懂有没有别的女生像我一样)就是一件穿三到四天才替换。一个星期才洗一两次的内衣,肯定够穿。

为了用掉一家商场的现金固本,上个礼拜走商场,再买了两件内衣。害怕历史重演,频频进出几次试衣间,买了合身又有offer的内衣,两件才六十多块钱。(那两件不合适的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送人?)买了两件新的,该丢了另外两件旧的(布料都长了黑点,不好意思。),最后衣柜里的胸罩总算还是保持四件。

三十一岁…我三十一岁了!!!两手抓头,天啊!!!!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三月, 2013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