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新年亂語

二月 18, 2013 § 9条评论

很久以前,一個朋友對我說,只要快樂就夠了。那時候我不說話,更本都不明白是啥意。

後來另一位朋友對我說:我值得快樂。聽似簡單的話,卻讓我省思了許久。

我愛完美,也是不敢犯錯的人,做事都小心翼翼。最好有誰來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做,方便我勿經思考便無誤的交上。我不敢妄為,就怕要承擔後果。

我以為,我懂得快樂。我以為,我在快樂之中。

華人新年過了一大半,我還在恍惚中。

去年的聖誕,Leroy買了新I Pad,我每天都瘋狂沉迷在遊戲中。

除了週末時候有教畫的那三天,過得比較像正常人。(正常作息)

最近,常會想起那剛出來在社會打混的那幾年,被誰誰老闆欺負,沒有薪金的白幹活。說真的,每一回想起都會氣,那一點的小錢,對那時候我正兼職3份不同的工作,是大錢。雖然有人說,當作吸取教訓,我還是不甘。唉。

喜歡VIvi部落裡的那一句:不太会想起对方,但累的时候,知道他就是家。

Advertisements

自欺欺人

二月 5, 2013 § 6条评论

以前,曾经学过几个月的水墨画,在吧生一家挺出名的画室里学。那位教画的老师喜欢聊天说话,一次,他向学生分享了另一位画家作画的趣事,可当时我觉得他说的话不知所谓,我却说不上问题在哪,还好我没有忘记,今天我终于明白与从整了。

当时他是分享说:有一位画家,作画的功力非常的强。一次,该画家展出一幅鹦鹉(鸟)的画,现场的观众都给予高价的评分,说这鹦鹉画的非常好、棒之类的赞赏。后来一名人士看穿了,并说这鹦鹉画的鹦鹉有问题,并不是画的不好,而是鹦鹉的脚部结构有问题。鹦鹉的脚掌结构与一般的小鸟不同,一个脚掌,由两只脚指在前,另外两只脚指往后(这画家画错了鹦鹉脚掌的结构)。是的,非常的遗憾,一副好画作,就这样糟蹋了。但是,这幅画,依然是“画的很好”。

我对他后面那句,对这连脚儿都画错了的画家解释说,虽然画错了,但依然是画的好感觉怪怪的。

这几年,我对饲养宠物蜜袋鼯非常的积极,还在网上(面子书里)教育如何饲养蜜袋鼯,因此对一切关于蜜袋鼯的资讯非常的敏感。一回,在台湾面子书里的一个关于兽医局的page,里头发现了一个帖子,说:“小蜜生病死了,不是宠物的主人不会养等等之类的话”(还放上该宠物尸体的照片)我立即留言说:“那句说不是主人养不好。但是宠物确确实实已经死翘翘了,哪到底主人他是会养?还是不会养?”

几天前,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这两件事,然而有了解释为何当时我心中的困惑(我还真是不知后觉)。原来,艺术细胞,每个人都具有的,有办法美化丑事的能力。不过事实依然是事实,画,的确是糟蹋了,宠物,的确是死了。自欺,没有关系,还欺别人的说,那不是这样的?

(一股气!)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二月, 2013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