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2012

十二月 31, 2012 § 5条评论

過去幾年的年末,都會陷入無謂的思緒。今天,卻沒有多少的時間讓我去這樣做。打從末日21號開始,到今天倒數新年,幾乎每一晚,都有朋友聚會,大吃一頓、大幹幾杯、賭博等等。

三天前,半夜更醒,上吐下瀉好幾回,全身疼痛與無力。吃了三天的藥,今天才感覺比較良好。最不幸的事,都來得及趕在年尾發生。這次生病的症狀,使我回想到小時候,想起自己疼痛的哭鬧,還有母親溫柔的擁抱。

醫生說我胃部感冒,沒有想過器官也會發燒。

末日傳言挺讓人悶的,一次又一次的,訝異竟然還有人相信,還為此而準備。其實,若每一年都定哪天末日,挺好玩的,大家可以好好慶祝一番,痛快一場。

今年的年末有點怪,沒有list下什麼計劃單,空蕩蕩。

祝大家幸福快樂。

2012 in review

十二月 31, 2012 § 2条评论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2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600 people reached the top of Mt. Everest in 2012. This blog got about 9,600 views in 2012. If every person who reached the top of Mt. Everest viewed this blog, it would have taken 16 years to get that many views.

Click here to see the complete report.

六月份结婚注册日

十二月 20, 2012 § 16条评论

半年前(六月份),领了结婚证书。赶不上在末日前生个孩子,只好沾沾宠物们的光(王菲歌《出路》)。

准备婚事,买第一样单品就是高跟鞋了。个性不爱引起注意,从注册到拍婚纱照到晚宴,就是这双韩式卡其色的高跟鞋。价格大约马币250,会让人脚疼的鞋,觉得价位有点小贵。

过后与L一块挑选了婚戒,选了简单的款式,但是少花样的戒指却是最贵的。(简单最经典)

在政府部门等候处理结婚手续。脸上的妆是自己动手化的,丑死了><,只好使出无敌笑容。

老靓与L。

结婚宣言与交换戒指中。

找了两位好朋友做我们的见证人。

整个注册过程速度很快,好像才不过30分钟而已。

注册后不久就安排拍婚纱照。下面是找朋友定做的婚纱。这婚纱原本的设计是露肩的,后来懒得再修改,发现不露肩也不错,两边角拉上穿,省去麻烦。(现在才发现我有承传家人的坏习,“怕麻烦”。)

我没有再另外买晚礼服,这件就支撑了婚纱照与两场晚宴。(省)

不太坏

十二月 19, 2012 § 8条评论

进入年尾了,有时那一句,时间过得真快。

终结今年来说,今年不是一个太坏的一年,感恩。

弄牙齿,几乎花掉所有的结婚红包钱。不过也好,处理牙齿,不能省。(蛀牙摞摞)

宠物们很活泼健康,一次对付6只小蜜,好像面对着一群调皮的猴子群,场面难控制,麻麻总是在后头追着抓,每回都在比较谁比较灵活快速。不然在陪玩的时候,大伙一块来抱着我,然后狂咬我皮肉,疼死我了。不过我知道它们在和我玩。他妈的,你们玩的可真开心,我却不可以咬回你们,不公平!(自言自语ting)

工作上问题不大,只是法律上没有保护那些兼职的员工觉得有点不满。要知道,“长期”兼职一份工作,已经不算是暂时性的员工了。

家婆总是喜欢对我说别人的不是,比如说我妈在出席我的结婚晚宴时的穿着,很想要叫她住口,心肠坏的女人。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欠扁的家伙

十二月 12, 2012 § 11条评论

我谈这一个人。他和我同年,我们是在当年我在星巴克工作的时候认识的,他是常客。

昨日与Leroy走商场,正要离开的时候巧遇了他。打了招呼后,我赶紧透露说我刚结婚,也介绍我先生给他认识,他竟然说:“你刚结婚啊,怎么你脸色看起来那么惨。”= =”” 不和他罗嗦太久,摸摸了他身边的小宝宝,就告别了。

正走到停车场去,我频频向Leroy透露他的不是,说我很讨厌这人,不深交。L问为何,我想了很久,说我也不太清楚,就是他说的一些话,很讨人厌,我也想不到比如的例子。但脑袋并没有停止搜索,才想到最近的一个例子,我告诉L:他这人,我们不常见面,也只有巧遇打个招呼而已,可我从来没有和他多谈几句话,因为他第一句话就已经插伤了人,比如一次遇见,他问我你结婚了吗?我回答没有,他的回应竟然是,哈?什么?这么老了还没有结婚啊?……妈的,这种对话,我还能继续和他深谈吗?

这时L大笑起来说:是耶,像你这样说,就好象刚才那样咯,他说你怎么看起来那么累。(真是欠扁的家伙)

以前没结婚,他说:这么老了,还没有结婚?

今天我结婚了,他说:你结婚啦,怎么看起来那么落魄?

一开始和他交流的时候,不大清楚他的语言,就用英文与他沟通,结果他用华语回答我,当然我赶紧换中文。后来再见到他,我用华语和他打招呼时,结果他不用华语回应,以英文回应,这搞到我很白痴酱。

今天,他结了婚,有了孩子,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我很郁闷,这样的臭男人,那个笨婆娘要嫁给他啊?

出演闹剧

十二月 3, 2012 § 8条评论

这个周末,就是男方家的结婚晚宴了。今天得把最后两张请帖寄出,希望朋友能收到。在晚宴前一个礼拜才发邀请卡,真不应该,但对于必须这样的演出,有点无奈。

这场婚事,除了leroy这男人是我满意的,以外的有很多都感到不满。唯有感到欣慰的是,这场过后,就永远结束。

这是另外设计的邀请卡,特地另外印刷的。卡片设计简单,表达直接,一目了然。酒店其实有免费邀请卡,其设计我都不喜欢。(女方家酒席的邀请卡,是传统的红当当,我都要呕血了。)

上面的婚纱,是自己拥有的(买),很多人都说很美,但是我满意程度只有70八仙。特别定制的婚纱,怎么最后会不喜欢呢?其实婚纱还可以再修改,只是我太懒惰改它。与自己违背的理想婚礼,真想要插爆自己的双眼,无眼剃。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十二月, 2012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