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与夜

十一月 27, 2012 § 6条评论

未完成。

完成品(属于小品)。《女孩与夜》,Poster colour on paper,7.11.2012

Advertisements

女孩与月亮

十一月 27, 2012 § 6条评论

在朋友的画室里教儿童美术有3个月了(只是兼职),在每个人都在画画的环境感染之下,刺激自己去动笔。在家里实在是懒。有了概念后,就直接用铅笔画在普通的画纸上。

然后以poster colour水粉颜料,厚厚的上色。类似商业美术的画法。(未完成)

《女孩与月亮》完成品,Poster Colour in art paper,9.9.2012。这画感觉挺好的,我很喜欢。不过这还不算是成作,只能称小品或草稿。当作动笔前的暖身吧。

灰色系也很美。(臭美了)

11月乱语

十一月 26, 2012 § 6条评论

今天,睡到11点,太阳晒屁股才起床。

父亲为我办的婚宴,很庆幸,它终于结束了。我实在是内伤,出席这样不堪的晚宴,自己还是主角…..

怀疑,心,是不是有自组的功能。不然,破碎过的心,怎么可以再一而三再度的破碎?

这说明,我还在乎,我很想要。

虽然我缺了一块,最在乎的一块,至少我可以安慰自己说,还有Leroy。我想说,我从不曾“等待”幸福。

————— —– —

今早睡醒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抓出还在沉睡中的宠物们。抓出了年龄最小的(bobble,男丁),一开始他被抱在手里不舒服,一直睁开着眼睛看着我(警惕的行为),不过很快的,就在我手中,身子卷起来入睡。我很少抱他们,宠物数量已经太多(六只),每只都得轮流讨到主人一点点的爱抚,导致它们已经不习惯被人抓在手里。

Bobble断奶已经有超过两个星期的时间了,今天把他抱在手里,发现他依然要吸允着自己的小鸟(解奶嘴愁)才能入睡。这行为让我觉得,就算是野生动物,也和人类有相似的细节:需要母爱、缺乏安慰时,自己也能想办法满足自己。(注:我家的蜜宝宝们都是遭妈妈弃养的Joey,都是靠人工手养而活的。)

上图是婊子妈妈的最后一胎,是双胞胎,Bobble哥哥(左,毛色较美)与Bubble妹妹(右,毛色带黄),接近断奶时候的照片。它们正在喝奶奶。

本来它们两,我是想要给他们找好主人出让的,结果最后Leroy不舍得(我也舍不得),有付出就是不舍得的,决定自己收养了。自己收养麻烦可多了,要再添多一个笼子(第3个笼子了,破财,清洗的时候又忙死我了),Bobble会倒霉一点,要结扎T T,去蛋蛋,呜~

如果你是我

十一月 4, 2012 § 2条评论

昨晚出席了朋友的趴地,她小孩的一岁生日。在结束以后要离开前,她对我说:“母亲始终都是母亲,也只有母亲对自己最好。”突来谈到母亲的话题,不知是因为她知道我与我母亲的有问题,还是因她升级为母亲,而有所感概,还是因为她婆婆的去世(她先生每天都思念着自己的母亲)。

我没有办法体会到他们说的那种感觉(谁谁都劝过说,当你当上了母亲,便会体谅母亲),但我绝对知道母亲的辛苦。是不是要等到我生了小孩后,才能对自己的母亲释怀,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需要去杀人,才会了解杀人犯的为何(所以不要再对我说,如果你是我,你就会明白了)。

———————

几天前在网上与一位女同学闲聊,才发现,她失恋了。她说她男友劈腿,把她甩后,向她讨回所以他所送过给她的礼物(听到这里我都快要气爆了),她说她不想要欠他,礼物都一一还了。我直嚷嚷说,如果我是她,我会把礼物统统给烧了,也不要还给他。她笑道说怕对方会要她赔偿金钱,(妈的,这女人未免呆到)我说:他敢叫我赔钱给他,我还要告他性侵犯呢。。。。这位女朋友和我同年,长的非常的漂亮,心地也善良,就不知怎么搞得,谈了那么多年的恋爱,还没成精(偶素妖精)。这里祝福她,赶紧找到好人家。

奉劝各位姐妹们不要那么笨咯,记得前男友所送的礼物是不可以退还哦,卖掉、烧掉、丢掉、送人什么也好,就是不可退还。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十一月, 2012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