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蜜袋鼯-婊子妈妈生病了

九月 24, 2012 § 4条评论

宠物蜜袋鼯婊子妈生病了,弃下两只双胞胎宝宝不管,主人只好将宝宝和妈妈分开,完全人工手养小宝宝第8天了。

上一回婊子妈妈的第一胎男丁一样是完全人工手养,基本上一开始我对此任务非常有信心,手养蜜宝宝Joey到了第4天才发现自己搞错了喂奶量,这4天里两只蜜宝宝都吃不够奶水,体重下降,让我为自己犯的错误一直耿耿于怀。

婊子妈妈两天前才看医生,看医生时不合作,抵抗还给碰她的人咬了几口,医生不敢碰她,只好给我几剂药物让我回去给她内服。可怜的婊子病的惨兮兮,频频打喷嚏,走路也不平衡。看着辛苦的宠物,很想要亲自帮她把外翻的口袋,塞回进去。可是就怕自己做的不对,反而害了她,左右为难。这让我不敢去观察她的状况,只希望药物能帮助她。

手养蜜宝宝,就好象养人类宝宝一样(虽然我没有养婴儿的经验),每3个小时就要喂一顿,然后帮宝宝催便便、擦擦身。最折磨的是夜晚熟睡了还要起身喂奶,呜呜。现在又觉得,能够睡觉中不中断,其实是很幸福的事,呵呵。

两只宝宝都很坚强,奶妈错误了4天(不够奶水),还努力的撑着,目前它们俩的情况有改善,体重有上升,希望在我下个月度蜜月前,能让他们养到胖胖(这样它们的抵抗力比较强),这样蜜月期转交给朋友照顾的时候(一位爱动物的朋友帮忙),她也比较好带。

照片上面是婊子妈妈的第一胎男丁,棒棒。如今他已经7个月大的成蜜了,个性很乖巧,非常的健康,爱粘我,乖巧的因素也许是因为他是人工养的,对人类有信任感。双胞胎的照片还在整理着,下一回才放。

绿鸽子

九月 20, 2012 § 留下评论

在FB里看见一位网友的post,放了一张绿色蚂蚁的照片,说在他小时候,向他的朋友们说他看见绿色的蚂蚁,那些朋友们嘲笑他眼花….. 他的这话让我想起差不多一样的事:

小时候住的那个家,有个很大的天井,小时候时间总很长,白天的时候喜欢看着那个有框的天空。一天,不知从哪飞来了一只绿色的鸽子,羽毛绿色带有金色的,闪闪发亮好美。都忘了当时候没有触碰到它,只是记得,我很靠近它,仔细的观察它(从小就不怕动物了)。在我成长的地方(巴生),每天看见的鸟儿不是乌鸦就是鸽子,所以我非常确定它就是鸽子。

隔天我很兴奋的向我工作中的一位男同事说了这件事(哦,那时候我已经升上中学了,在上中学的第一年学校假期我便自动自发出来打工了),就和上面的故事一样,这男同事笑我眼花,说天底下没有绿色的鸽子….. 一般上我一旦受伤,很快便把该事忘得一干二净,也忘了那只漂亮发亮的绿鸽子,放佛从来没有见过它。

在最后一次到了KK(马来西亚半岛)去游玩,探访了那里的红树林沼泽地,据说这个地方有很多不同种类鸟儿的栖息地,至少有百多种。我和Leroy在当场借了部望远镜,看鸟儿,结果挺失望的说,鸟儿数量不多(据当地载送我们去的那位德士司机说鸟儿的数量比几年少了很多,也许是因为环境过度的开发而致),而且还很难找(鸟儿飞得很快,还没看清楚就飞走了)。虽然如此,我还是看见久违的绿色鸽子,躲在远处的树上,身上的颜色让它和树丛成为一体了…..

想起这绿鸽子让我内心顿时难受了起来,那个以前十三岁的女孩,一直都活在30岁的女人内.

(照片:这里就是看鸟儿的红树林沼泽地,地方是挺美的,不过空气很闷,吸血鬼很多(蚊子))

出錯

九月 14, 2012 § 3条评论

有時候,並不是自己個性固執,不願意聽取別人的意見,而是害怕,一旦聽取別人的意見,自己所想要堅持的那個部分,消失不見。

有點明白為何有些人(畫家),會閉關幾個月不見外人,甚至不願意與外人分享自己的作品,目的也是為了保護自我,保護藝術。

別人的意見會將我淹沒,也表示自己是如此的脆弱。

有時候,會情願自己繼續做錯,也不願意誰來告訴我哪出錯。

出走的心(二)

九月 8, 2012 § 一条评论

心出走了,人还在这里。下面虽然只是个非常有趣的广告,总有些时候,会觉得自己的心不在身体里面。

空心硬外壳

九月 2, 2012 § 5条评论

仅内空心,硬外壳,不堪一砸……

当好朋友得知我正接受心理辅导,说教又开始了,说什么只要放手就自由、忘记过去才能面对未来、一切都要靠自己等的话。但这些,我早就知道了…书里面看过,别人也一直在说着……在内在的小孩,她没有放过我。

很怕面对自己,现在才发现,身边没有朋友了解我,没有提过内在那颗想要被修复的内心。

这两个星期我睡得还不错,暂时没有抱着眼泪入睡,先生Leroy说也许是在辅导那里已经得到抒发。

对了,上回我post过Art Expo画展内的各国画家作品,得到很多网友的回响。这一次,同样的画展卷土重来了,日期落在这个月尾,详情在http://artexpomalaysia.com/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九月, 2012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