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浊

六月 25, 2012 § 5条评论

经过鱼鱼的介绍,上油条youtube去观看一个名叫《非关命运》的台湾娱乐节目……看了好多不同的标题讨论,有一篇关于亲子关系的,让我很有感觉。“情绪勒索”,是我从出生以来,第一次听过的名词…….很高兴,如今我找到它了。

我当然明白什么叫做勒索,情绪勒索倒是很新鲜,不过事实上它一点都不新鲜,因为我的成长过程中,都活在里面 。

几天前,知道老妈和她几个姐妹(阿姨)们正筹备着包传统美食的粽子,因此特意的回家一趟,想要乘机向她们学如何包粽子。(以前在家有机会学的时候,老妈总是觉得孩子碍手碍脚的不让我们(姐妹俩)碰。)

一学,便想:他妈的,根本不难学嘛,很容易嘛,干嘛过去不让我学,不教我,当初是把我当白痴的吗?(怒)

包粽子的现场,几个阿姨们都在,好想好告诉她们我结婚了……我没说。我的婚事,孤独的可以,和过去的期待反差好多。

真的,我真的会浑浊,分不清哪个是我要的和哪一个是大人要的。还有更多时候是惯性。

不过,再怎么孤独,还好有Leroy的包容,已经是万幸了。

缺家人包容的这样块,我放弃不要了,也不会再给予任何。

没法,孤独就孤独吧,唯有认了。但请不要轻易触碰我这一块,老实说,我很难过。

§ 5 Responses to 浑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浑浊 at 哑静随笔.

meta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