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与遗忘

四月 9, 2012 § 9条评论

发现自己,好像缺了一个部分。
不见了哪一个部分不知道。
可能是屁股,还是后脑或是背后吧,后面没长眼睛,看不见。

这两天睡得很多,尝试要忘记什么。

这是从小到大的坏习惯。
每当遇见不如意的事,或是当自己把事情做得一团糟糕的时候,睡意便会自动启动。好像睡醒来以后,就是新的一天了。前一天的事,仿佛从来都不存在。

每次听到谁谁说他们睡不好的时候,一般上他们是有心事重重,才会难入眠。虽然我曾经也有一段失眠的时候,但大多数的时候,任何心烦的事都能让我掉头入睡(睡越久就越好),一觉醒来没烦恼(其实是已经忘了一干二净)。

小时候,每当遇见不满的时候,无法反抗。要如何反抗呢?小时候反抗顶嘴会被大人打的。无法反抗也没有办法接受那些不满的事,唯有透过睡觉来解决。
不对,也许在一开始时,每次中打,(孩子当然就哭到稀里哗啦)哭到直到眼睛都累了,最后当然是想睡觉了。小孩子睡觉的时候,是最安静的时候,家长们也乐得自在。(不然就要考虑对孩子下药了,安眠药)

就这样,渐渐的,一年又一年的,这个坏习扎的实实的。
被责怪,睡觉。
被取笑,睡觉。
伤心,睡觉。
做了白痴的事,睡觉。
讲错话,睡觉。
不知道要做什么,睡觉。
………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 9 Responses to 睡觉与遗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睡觉与遗忘 at 哑静随笔.

meta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