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来了

十一月 30, 2011 § 13条评论

看了几集的内地连续剧《婆婆来了》。
唔,好想问,农村人是那么霸道无理的吗?还是其实只是个故事罢了,现实中没有那样的婆婆,总要有坏人的故事才好看对不?

(还未嫁人看了这部剧真让我心惊,怕怕。)

看到那死老太婆就想要杀了她,恶,变态老人。最无用的还是那个窝囊男人。

近期上网看见一个新闻,婆婆砍死媳妇的事,好可怕的悲剧。

Advertisements

实践美好

十一月 30, 2011 § 一条评论

经过一个部落,写说绘本、爱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之类的。绘本我也喜欢,但它如何让世界便美好呢?那个人回答说:让你眼中的世界变好….

唔,我真不同意这样的说法:“眼中世界美好,世界也随着美好”。眼中世界,和真实世界,是两码事。这样的想法就好象打兴奋剂那样,脑海产生幻觉,如身置在天堂那样快乐。(绘本就是那个兴奋剂)

写者好像是当母亲的,我觉得,早日让孩子看见真实的全貌,也是给他们的一种福报。
(事实很可怕吗?真相掺不忍睹吗?)

几世纪了,谁也分析不了究竟什么是“爱”,看到这些把爱神话的话,会让我呕血。唔。

美好,靠实践。

迟来的痛

十一月 28, 2011 § 13条评论

小学上课时期的记忆非常模糊,不是记忆力不好,而是不想去提及。没有童年,那不是真的。

面对不合理的事,一开始也会抵抗,会追问到底。后来不知怎么的,变得无力,虽然内心非常的抗拒,但就是不懂如何。

几天前诳书局的时候,在翻阅一本书后,突然让我忆起件孩提事……

小学时期,我并不是师长们喜爱的乖学生,经常被鞭打被罚,甚至因为我没有写功课而试过每天在下课的时候前后挂着大牌走全校,大牌写着刺眼的字眼:“我是懒惰虫”,身边还有几为同学充当保镖,负责监视我有没有“逃走”。虽然惩罚的学生当中不仅我一个,但女生当中就也只有我一个。经过食堂面对每个的嘲笑的笑声,只能低头渡过。这个我没有忘过,也许就是这样的丢脸,所以没有什么朋友吧。

这一种惩罚有效吗?没有,我还是懒。没有效的惩罚,何谓惩罚?

学校,变成可怕的地方,由不得我反抗不去。

一天,老师和以往一样,交代给功课。那天,和我几个同学们一起比赛写功课,比谁先写完。不知道为何有位同学(哪个眼红笨蛋)跑去老师那里打小报告,结果比赛写字的同学们个个站出来被鞭打。我不明白,比赛写字都错了吗?这个小游戏是同学们之间最爱玩的游戏,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场比赛的目的不是比谁比较快,而是回家后不必要再写恼人功课。现在回想起来好想要问她(老师),我犯了啥?

大人没向晚辈说清楚,当不喜欢还是看不惯,就可以随意的鞭打,我好想要呐喊:到底是谁赐谁的权力?那时侯我就这样想,我被打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是小孩,不为啥。在很早的时候,我已经学会了“大欺小”的这回事(因此可怜的小妹经常被我欺负地掺兮兮)。

我就一直在等待,等待长大…….人家说18岁就是成年的年龄,就盼望着不再被任何人受控的这一天。

距离了20几年的过去,那时侯每次的惩罚,每一滴眼泪都是强忍,自己告诉自己“去,都不痛的,一点都不痛。”写着这一篇,都不禁哭了出来,几十年前的伤口,现在我才觉得痛。

旧部落失踪

十一月 26, 2011 § 13条评论

路过别人的部落,看见一个博客说起自己经营部落的事。我想一想,其实自己也写了好几年了,翻开这里最早记录的一篇是在08年,才3年不可能,便去翻开friendster查看旧部落……..

结果,friendster不再是交友网络了,变成游戏网络,而那些自己写的部落无影无踪,内心绞痛……
那些年的,虽然还是一样的自己,随着年龄增长,心态也随着改变。
可好了,旧部落莫名其妙不见,真的是回不去的曾经了。
呜(> <)好气又伤心……………

我相信,生活发生一些的事,是企图想要告诉你什么。我还是心痛

Black Man

十一月 23, 2011 § 10条评论

大马十一月份的天气报告:白天,热到要命;午后或旁晚时段,下大雨。

(这场雨天气预告说会一直下到明年一月份,唔,下了半年的雨,唔,可恶。)

个人十一月份的心情报告:谈如开水的咖啡。
———

leroy给我换了个新手机,有3G plan的i phone。他已经非常懂得主动为我做一些事了,在我开口提前。若等我开口闹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内伤了,忍了很久。
手机对我来说是件奢侈的东西,何况我已经不爱用手机,觉得提着手机有种不自由的感觉,被侵犯。不过这新手机好好玩哟,功能多,免费信息、上FB、新闻……唔,好爽。

现在每晚睡觉前的现象与一贯有差了,两人躺在睡床上,靠着各自的枕头,他抚摸着他的i fair lady(白色的i phone),我则与我的i black man调情。

我非讨厌谁

十一月 19, 2011 § 8条评论

有些时候,不是我爱想,想太多。
很多时候,什么都无所谓,不去想有的没的。
可事实还是事实,选择不去看,并不意味它不存在。
但是看了,知道了,我又能怎样?

多数人都会说:那你就尽力而为吧。我想说:尽量,也有底线的。

有时候,不是i hate xxx,而是没有看见xxx的时候,我会过得比较快乐。

试婚纱记

十一月 15, 2011 § 18条评论

今早到朋友经营的店里试婚纱,大概有试了近10件,穿上婚纱看见漂亮的自己感觉好爽。

这位朋友,说起来,咱们蛮有缘的……只能说世界太小,不想要碰见也不行。哦,她并没有对我做了什么,在不堪的记忆里,她曾在其中。看见她,就好象乘坐了小叮当的时光机,倒到那些年。面对这种事,我就会用擅长的一招,以毒攻毒,这样我才会渐渐释怀。当然,这次我主动找她,是真的想要买婚纱。

婚纱生意,都是她自己的想法,顾客来源都是靠朋友介绍朋友,婚纱都是参考她自己喜爱的欧美名设计师的款式,她说婚纱可以模仿相似度达98八仙。再来自己挑选布料珠子,然后交给裁缝定做,因此数量有限。

我已经知道自己要哪一种的婚纱,这样也省了她的工作,在网路里看见有人分享,说在挑选婚纱的时候试穿到累垮,哇靠有没有那么夸张啊?其实选择越多,越让人迷失,件件的婚纱都有自己的特色,最重要是能突出自己是主角,而不是被婚纱抢走自己的光芒。

我嘛,公主飘逸梦幻型的婚纱肯定不是我自己(这样的婚纱好美是没错,但是在试穿的时候看见镜子的自己,就觉得想殴自己,好假),简单款式是我的要求。婚纱打算买,不租(也许以后有机会可以再卖出),布料手工好是首选。

Leroy的钻戒没有让我感到要结婚的感觉,漂亮的婚纱就有了,哈。

婚纱,搞定了……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十一月, 2011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