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ula

六月 27, 2011 § 10条评论

昨天回了家一趟,催过小妹动手清理衣橱了有好几个礼拜,昨日回去探望—还是没有动手做。

耐性极限了,动手帮忙弄。这些衣物已经好多年都没有整理,里面收藏有不合身、不喜欢而永远都不会再穿的衣物,小妹则在一旁负责试穿上那些衣物,最后打包了两大袋准备丢弃的衣物。

丢垃圾的感觉最爽的,而且有那么多的垃圾,这个不喜欢,丢!过时了,丢!不合适,丢丢丢!

打包了准备丢弃的衣物,让我们最担忧的就是,这些衣物会突然间,又一件一件的,不知明的,悄悄又飞进已经抽出空间的橱子里,真是撞鬼。

感觉很泄气,抓狂。怎么这个女人到现在都不明白:是的,我知道丢了很可惜,可是我不喜欢,收着也不会拿来穿。看吧,已经收了几十年了,又怎样,不会爱上还是不会爱上。

她只听见她要听的话:“好可惜哟,还很美嘛。”而我们的:“不喜欢!不合适!不要了!”选择过滤不听。就算我大喊起来抗议,老妈还是无动于衷,继续回收我丢弃的东西,然后又塞进我房间里,啊??!!!!(怎么会这样?)

我明白为何小妹一直动不了手清理睡房,我们从来没有感觉到那间房间是属于我们的。所有的摆设,会遭受不知明的移动。丢了的垃圾,又会悄悄的又跑回来藏在里面。老妈所不要的东西,会偷偷塞进里面,若找不到没有位置的话,就会他妈的移动咱们的东西,空出来置放她的废物。当我们要找我们的东西时,一面内伤又抓狂的一面玩寻宝。

我们俩就睡在像货仓的睡房。哦房客不止只有我们姐妹俩,还有小强大强们。

那时候,经常会被老妈大吼大叫的:还不去清理你们的猪窝!这一招(大吼大叫)对我们两已经麻木没有效用了。说实在的,有谁不喜欢居住在干净整洁的环境里,在外留学时,我都会定期动手清理自己的睡房,小妹在滨城读书的时候也一样,我们并不是懒惰。老妈似乎不相信,在外我们可以这么的条理,而在家便不行了。

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个陈氏家里了。我曾对朋友说过,我的过去里没有故事(一片空白),当初为何会那么说也不知道。从《why you behave in ways you hate》一书里看见一段同感身受的对白(证据):我好像从是小孩,突然间变大人。

我错过了好多,不敢回顾错过了什么。我连我应有的活在当下都没有,*你敢说你从来都没有恨过我。你对自己也不诚实,让我感到伤心和失望。

*注:你=我亲爱的母亲

离开家有多年了,(虽然心还未找到归宿处)不知道老妈还有没有大吼大叫的坏习,不过倒是还留在家的小妹,为了可以避免面对老妈,生活完全颠倒,白天睡眠,夜晚活动,变成一见光就会死的dracula。

§ 10 Responses to dracul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dracula at 哑静随笔.

meta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