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雨

四月 28, 2011 § 14条评论

失业一个月又4天,补导也进行了一个月,时间过得好快。

这里,天天都下雨。午后的大雨使我有点想要冲出屋外去淋雨的冲动,怕冷。淋场大雨也好,也许思维能更清醒。

明天可是英国的大喜日子,幸福洋溢,羡慕死我了。(有过公主梦的时候)

还是在白天无法醒过来,睡眠太长,大概有习的性障碍吧。

宠物们剪了指甲。5月份就是宠物婊子的2岁生日了(实际的日期不晓)。

疯狂

四月 23, 2011 § 10条评论

呆在安逸,还是勇于冒险比较好呢?

想起蔡智恒《檞寄生》的有写到关于疯狂的对白:有一次柏森问我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我想了半天,只能想出钥匙忘了带所以从10楼阳台翻进窗户开门的事。“这叫找死,不是疯狂。”“熬了两天夜准备期末考,考完后马上去捐血。算吗?”“仍然是找死。”“骑脚踏车时放开双手,然后做出自由式和蛙式的游泳动作呢?”“那还是叫找死!”

“如果当你年老时,发现自己从没做过疯狂的事,你不会觉得遗憾吗?”我也许还不算老,但我已经开始觉得遗憾了。

记忆中做过最疯狂的事,最近的是去年一次不小心丢了宠物dollar(已经是小天使了),冒命的从3楼的窗户赤脚爬出找寻(做了spider woman)……

我是贪生怕死的人,害怕受伤难过的感觉,虽然补导员说那些感觉都是可以接受的。每当受挫都会让我像缩水的衣服那样,一碰水就变小。愿意尝试的只有1次,之后就躲起来不敢再面对了。

爱情或婚姻,是两人之间的利害关系吗?发觉择偶的要求挺高的,是我越来越贪心吗?

小妹说,快乐不要依附在别人的给予,那些都是像泡沫一样的凄美,不堪一击。想了很久,其实我并不是祈求别人给我爱,而是有爱人的地方,是我的方向。

乱语20/04/11

四月 20, 2011 § 6条评论

内心里有个小孩,期望被看见、被理解、信任、关怀……

好想找人聊天,此时是孤独也寂寞。

想要清理门户多年,一直没有动手去做。白天丢了许多鞋盒与旧鞋子,都是坏了不能再穿。鞋子在新穿时,脚部难免受尽折磨,不舍得丢它,也是因为进入舒适期,不想要再换。但是坏了就是坏了,清理门户的同时也希望内心获能得平静。

越是想要平静内心越是静不了,混乱。清理才一点点天气变坏(下雨),就做不了。一会看没显示来电的手机,一会查看电脑,一会看书,开电视机,来来去去的,我到底在干嘛。

心灵已经死了的人,还会介意再死一次吗?

我不饿,没有食欲。进食不为需要,只因机器性。

奥修说自然中没有逻辑。

我的双脚,已经残缺了吗?

我是谁

四月 18, 2011 § 6条评论

充实的午后,与鱼鱼相约在麦当劳里聊女人8卦,聊到不舍得回家。

感觉自己有一点邪恶的,不过怎样也好,太多的人性限制(我应该这、不应该那的之类的),崩溃是计时炸弹。

后来参观鱼鱼的猪窝,还真像她所说的:“乱!”(还真像4楼的旧家)不要紧啦,只要住的安稳自在就好了。她给我看了她的绘画作品(她的作品挺有个人特色的),对其中的一副特别有感触:一个人物正掐着另一个人的颈项,很痛苦的感觉。

她说了好多好多话,刚开始,言语结巴,脸孔下巴微微震抖,泪流…..直到最后看见她满足轻盈的笑容。想说什么就说吧,难过想哭就让泪水滑下吧,不要紧的。

女人,似乎都比较屈于命运。把自己的幸福,被动的随波漂流。你也有听过手掌中小鸟的故事吧,它的命运是放飞还是掐死,决定就在你的掌握里。另一个则类似的故事,命运线,生在你的手掌里。喜欢动画Ringo里其中一个对白:“你是谁?”

千篇一律的:我是谁?到了尽头谁也不是。不为自己而活,何谓呼吸着?

雅玉的爆走

四月 16, 2011 § 7条评论

http://www.facebook.com/notes/eline-tan/%E7%88%86%E8%B5%B0/10150163038911764

上面的链接是小妹fb里的部落,我们不约而同写着相关的事,文章copy & paste在下。

14/4/11

昨天上午和母亲吵架把自己的房间门甩门甩坏了(有点懊恼,应该拿别的家具摔的),原本就有预兆,女人神经病发作的预兆。开始怨气越来越多的从某人的背影散布到处转播,第一个牺牲者就是我老豆。当我母亲不满意的时候对我用够了唠叨攻势却没效的时候就会开始往四周围的甲乙丙丁下手,先往最靠近的人下手投诉,从以前我是活祭品现在是我父亲,在不行的话就对我姐姐舅舅舅母婶婶..等往下发展。

所以第一牺牲者我老豆就对我发表正义宣言啦~ 很简短,就是你要帮妈妈做家事顾孩子的。太好了~比起以前的我直接因为母亲长期的瘴气影响下对父亲产生敌意和反面情绪(不只对父亲而已,几乎是我的小世界里的人类都成了敌人)。当我想为这女人出头时反而被她制止,当时心里非常不明白,你不是被他们欺负不是很讨厌怨恨他们吗?为啥这种时候这种自相矛盾的行为。

不管是先天还是后天因数,我的防卫心很强,性子更不是普通的硬(和石头差不多)。老豆的正义宣言绝对无效。所以早安,我妈发作了,说生我没用养我酱大没用给我读书没用不去找工没用,我是个倒米浪费投资的东西之类去死。Eline直接爆走对亲爱到要死的妈妈大吼轰掉她所有的声音。

我就是听得心烦,而且暴力在我家才是王道,礼让哭泣诉求诉说爱善良的全都不比爆走更能让家人贴切的注意到我长期累计的愤怒不甘和伤痕。差不多高中了用过一次才了解,虽然不想做出不理智的事、做出我自己不希望被如此对待的事(己所不欲且施予人)。对于这样的手段自己也觉得很讽刺只好对自己冷笑。

声量大声到让母亲也被声量吓到一震一震,看到这一幕正好和我的童年一样,只不过角色调换了。接下来被这样的声量惊吓后会有什么反应我比谁都清楚,但对你对家人我连一点心疼地感觉都挤不出来,也不想挤出来。嘿,这回此时此刻的你知道了我当时的感受了么?明白了吧?确确实实的了解了吧?我曾经不断尝试,拚了命的要告诉你、你们我的痛苦,我的感受和我的伤却好像隔了一道墙不管怎样也传达不到。现在你感受到了,现在为自己在萎缩窝在哪里的角落自伶自怜吧!为受到了惊吓的心灵弱小的心灵轻轻有万分悲痛似的怀着委曲感地落下眼泪。当然你不会知道你此刻的感受正是我当年的感受,当年你们施加于我的感受的其中一幕。

这次和抱怨比起往时也简短许许多多了,每当她念一句我都以狂吼是啦没错我没用生我没用你去死(喉咙会痛,反正我说话不甜唱歌又不怎么样,毁掉好了)来盖掉,摔家具。(他x的我的行为和我父母一模一样,我想他们一定觉得很光荣~)只甩坏了自己的房门,聪明点的话该摔其他的东西,甩房门只会给自己带来不便,非常的不值得。

沉静一段时间后我走出房间解决3急的时候,母亲幽幽地走过我身边说“我不是想跟你吵架的”。她从狂暴抱怨mode转成“忽然从爆走魔女变成苦口婆心、悲情、其实我很烦恼只是你看不到的人类”mode了,当初她开始用的时候效果极佳,她那不理解她的高中女儿们变得又乖又听话,还发誓旦旦我们3母女要相依为命什么的。

一次,两次的把被她折磨得快崩溃的女儿用这招挽回民心,三次四次五次,从不信任到因为绝望而把内心的大门对她永远地关闭。现在你的女儿在听到你的风雨过后的温情感动话语,心里再也不会有任何软化迹象了哦,你的女儿呀,她在想着“你玩够了没有,你把我当玩具玩够了没有”。

不明白,在外面口碑极好的老好人,良家妇女怎么想都不明白,怎么会这样?以前是很听话的,打扮,家务,功课态度,读书,一直都是有求必应的,只要批评只要要求,她的小女儿就会做给她,努力为她实现她的理想。虽然这位太太从来都未曾满意过,对她的丈夫,她的身边的所有一切。不够不够不满意。

她要求的不多,就是女儿乖乖的听话。考试成绩最好全科满分,要像单亲的同岁表妹那样很会做家务,要像另外一个同岁表妹的年终成绩全校排名个位数、第一名(小学时居然真的办到过,总觉得没有真实感,不太肯定这个记忆),在工厂工作升职高薪,大部分工钱给妈妈,很爱妈妈,在女儿心里妈妈永远排第一位最重要,负担起全家的开销让她不用工作,带妈妈去旅行,给钱妈妈去让妈妈学任何她想学的课程…

明明是那么简单的要求,明明其他人人家都有的,我为你付出得那么多,我那么的爱你,明明我应该得到的。为什么为什么…

她永远都不会明白,永远都不明白…直伴她到长眠在地底的那一天。

p/s:

呐…你并不爱我对吧?虽然口里不断地说这爱爱爱爱的发表各种爱的言论道理(我爱你你就得给我什么什么)。如我对你怀有恨意一样,可能你也早就恨着我了,在我出生以前,在我出生之后。你在充满爱意的恨着我,而我从不信任—对你反感到有恶心感—恶化到有想一拳揍飞你的脸的冲动 –直到想打破你的头好停止你那唠叨不休却又不知自己在所谓什么的唠叨的机能…

爱我的话怎么会舍得…让我双眼里的光芒渐渐消失视而不见…连你自己的心和行为也不愿看见的女人,不断地嫌弃着眼前模糊不清的镜子,再把镜子的碎片插在我的身子的我的母亲。

一半的自己

四月 16, 2011 § 5条评论

天气凉,懒洋洋。

每回见到小妹,她都会尽情说个没完没了的话,话中多是不断重覆着的故事。(聆听着已经听过的故事有时候会感到不耐烦。)

与她不同之处,受同样的创伤,我是选择性遗忘,而好奇为何她的记忆力会如此的强,任何的小细节都记得。老妈似乎也受不了,建议她把过去的事遗忘…….相信小妹她有尝试着遗忘,不过效果并不理想。已经26的小妹,她的生活还是如常的软骨无劲。

遗忘,是个放下过去展望未来的好方法吗?过去,它实实在在的存在着,包含快乐和痛苦,当中有你也有我。它是个过程,是生活,证明自己真实的存在。拒绝过去,或是选择遗忘一些不愉快的事,也意味着自己的存在是个错误,难怪母亲的建议会让小妹抓狂。能理解小妹的心情,明明是真实的感受,感受后别人却告知哪是不对的,最后还要学会怀疑自己。

——————

我选择遗忘会好一点吗?并不,生活一塌糊涂。

有些不舒服的感受,我不懂的如何形容它,为什么有如此的感受。我们都是从体会中学习成败,那是经验/过程,绝对没有对错而言。记忆存档中只存放挑选出来美好的事,而将羞耻、伤心、愤怒、低落感等等过滤掉,这样的话我们接受的只有自己的一半。遗忘过去,随着遗忘的就是自己。

灰色也是我喜爱的颜色之一,偏爱冷色。灰色的文字,配搭白色的背景,超搭。

回收的爱

四月 15, 2011 § 12条评论

能记得儿时经常梦见的梦:看见迷蒙不懂的小妹,一脸焦虑的母亲,我们3人躲在暗处,似乎正在要躲开什么可怕怪物的嗜杀。梦里的我,总是带领小妹与母亲一路逃离,逃离被发现被追逐…….环境有几分像旧家、黑暗的走廊、到处湿嗒嗒、走不出去的梯级……还有父亲的缺角。

至今偶尔还会梦见旧家中的天井,想念那框起来的蓝天白云,窝在室内是童年。虽然有小妹做伴该不孤独,但我不爱她,甚至讨厌得想要杀死她。可怜的小妹经常被我打到惨兮兮,母亲看在眼里只认为:“小孩子不懂事,不要紧,长大后就没事了。”

小孩真的天真到一无所知吗?我的无理哭闹,塞个奶瓶阻止就解决没事了?看见孩子的焦虑不安,不愿承认孩子其实是面镜子在反映着自己。

与补导员谈论,一旦提及家人就会让我欲语泪流。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话,听自己所说出来的话,才发觉,自己,有着母亲一样的方式与态度。怎办?我不要和她一样!呐喊~

与男友同居了3年多,一直都没有办法,把这个居家当作自己的家。有一些行李(东西),(刚搬进来时)还没有拿出来摆放在男友家中的柜子里。(做好分手离开的心理准备。东西还在箱子里,要离开时也较省事。)

小妹对我提起一些小时候的记忆,让我想起一些有链接的事:小时候,若我们让母亲感到不满的话,她会恐吓说:你们滚出家!我不要你们这样的孩子。你的课本是我买的,你所穿的衣服是我买,这间屋子是我的,(你所拥有的都不属于你的)你什么都不用带走,现在出去!……母亲给予的爱,是有条件的爱,不满后随时可以将爱回收。

离开家后,放弃实际绘画梦想,寻觅的却是归宿感。自知之明能力有限,便将寄望放在哪个男人身上,只要他愿意爱我收留我。

男友家中的家具损坏、摆设移位、脏、都让我感到莫名的压力。心想TMD这些东西不是我的,得好好使用照顾。男友居家虽然齐全很舒服,但总觉得自己只是个寄养的宠物,就无法让自己充分的享有它。

矛盾痛苦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四月, 2011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