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洞

二月 28, 2011 § 7条评论

偶然,不是出于偶然,而是必然。

好累,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做到什么,要做也做不了。(垃圾)

我好想要恢复过往的原状,(男友怪我没有给他机会)深知道,已经改变的事,是无法回到过去的。我还是那样犹豫不决。

这是自己的危机,得自己去面对了。

抉择,痛苦。决定了以后就不容许后悔了。

好想挖个洞,把头埋进去。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看也不想要知道。

Advertisements

乱语26/02/11

二月 26, 2011 § 10条评论

男友在旁伴着我上网,心里有点火滚,但不能拒绝他,他说他想要看着我。。。。。

一直等他离开,直到他开口问我这是什么时,已经失去耐心的对他说,这是我的部落,可以给我一些隐私吗?。。。。

求婚到至今有9天了,我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时间越拖越久,我无意也残忍的折磨着他给我的爱。

心与脑,还在战着。(我是怎么了?)

男友说:突然想起了一个儿童故事(忘了什么名),里面有个到处要寻“心”的朋友,一个人告诉他,当你感到心碎时,你就能感觉“心”。

二月 24, 2011 § 8条评论

再也不清楚,最初要的是什么了,彻底的迷失。

是因为贪婪?是因为太多的诱惑?……

因为心曾经受过伤?所以不容许自己充分享受快乐的滋味?

在原地打滚。

缺氧

二月 22, 2011 § 8条评论

他几乎害怕会再次失去我一样,形影不离,比以前更像麦芽糖那样的粘着我……他竟然要我翻译我所有的部落成英文给他听==”’

Kak lisa(公司里与我同龄的印尼清洁工人)说,自从从Perth回来过后我就变得异样了,(我也向她分享近期的困扰)她说她觉得我已经不一样了,长大了(==”’什么?),以前总觉得我好像小孩般(怎会?==”’)。在同事面前流泪真没用,情绪总是容易在极端时失控。

中午,男友带我去Pantai看医生,看我的鼻敏感。我不爱吃药,所以不喜欢看医生,但在这个月里,打喷嚏的鼻涕有时带血丝,他发现了便主动预约了带我去。医生说我鼻内左右的肿瘤已经肿胀的几乎没有空际可以呼吸,开了一些抗炎药与喷雾。鼻子问题已经很久了,久得我已经不察觉有任何不妥,呼吸困难?缺氧?

昨天星期天天气良好,太阳不猛烈,男友陪同到泳池里游泳。可能时间尚早,人潮不多。看见知名DJ angel wong也有在,身边也后一名不知名的男生(嘿嘿,不可以8),喜欢她。

心情郁闷到不行,连续几天不去上班,宠物也不想陪玩,希望赶紧脱离这种困境。踏出前一步,现实会不会与幻想中的美好?

乱语20/02/11

二月 19, 2011 § 10条评论

“婊子,嘛咪开啤酒喝,要来一点吗?”(自言自语)skol牌啤酒,还不错喝。我不爱酒精,只爱醉意,不上瘾。

男友这两天都灌酒,脸通红的对我说很多的话(是要套我话?)。不爱说话的他,好像把这3年半的沉默,在这两天都把话都补完了。看见不是他以往的作风,就让我觉得不舒服。(雪柜里的啤酒,以往都是只有我在灌。)

很高兴能见到鱼鱼,傍晚约了在ikano里见面,这次是第一次两个女人一起坐下来聊天。虽然男友他也陪同,不过他也识趣的离开(带着醉==”’)。与鱼鱼聊了许多,有她的也有我的,虽然好像没有什么帮助,但是能聊天真好。原来我是爱说话的人,怎么会忘了自己是怎样的人呢?鱼鱼说我眼睛会发亮,当聊到‘男人’时。。。。。。。。

犹豫不决还做不了决定,2月分即将结束。

放空

二月 17, 2011 § 4条评论

放自己休假,没有做了什么特别的事。

今天是元宵节,华人情人节。今夜屋外有月圆,特别美,不过现在却下起小雨来了。上分钟与下一秒,差距大。

上班时,就会想放假,放假时却想的是上班,唉。

对自己说:要放空自己,放假脑袋(重覆)

原来你“非”不快乐

二月 16, 2011 § 6条评论

小妹问它有多大、几卡拉,说真的,我只描一眼。闭上眼,还是可以看见它正在闪耀,我知道它有多迷人。

男友说他感觉sad,看着他我想对他说baby i am sorry,最后还是不依心里的话回答他说,我需要一点时间忘了那个人。“对不起”这个字眼没有用,只会让人更添伤心。男友他,还是像当初我们刚交往时的他,简单,容易快乐的人。

我需要放假,尝试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不过我没有实际的计划)。

优柔寡断。思考(脑袋)与心思(心脏)在打长仗,看看谁是最后胜利的那一方。

近期,突然很想听王菲的歌。(很久都没有想听的冲动)

买了很多书,都来不及去阅读它们。正在啃着林夕的《原来你非不快乐》。有趣的是,在购买这本书的时候,吸引我的书名明明是《原来你不快乐》,今天才发现书名是我所看见的相反。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二月, 2011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