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子安

一月 31, 2011 § 4条评论

在klca念纯美的第3年时,纯美班仅只剩我与建豪两人,可见的纯美科系在那时候已经近夕阳了。

毕业后,我们俩人也就再也没有见面,个自展翅高飞,后来他结了婚。今天在msn遇见聊了一下,才知道,一个月前,他那没有缘分的宝宝,还未出世就被检验出有地中海贫血,他们夫妇俩决议将胎儿堕了,这话让我好心疼。他还建议别忘了在婚前两人一定要做检验,才不会后悔。感谢他的分享。

我在想,检验了又能怎么样?若是两人都有问题,要如何解决?分手?结婚但不生??人生,棘手的事无处不在。上帝就是爱折磨人类,受挫的人类未必越挫越勇,精神病每个人都有。

愿邱子安在天堂过得快乐,祝这两人能坚强面对未来。

这里也顺便祝大家新年快乐。^^

Advertisements

鱼鱼

一月 30, 2011 § 留下评论

再多几天就是庆节了,到时肯定被亲朋戚友抓来问到几时结婚,开始恐惧。

在看鱼鱼的部落http://blog.sina.com.cn/u/1295248231。她是我在网上探讨如何正确饲养蜜袋鼯而认识的。在第一次出来聚会时(爱蜜蜜人士聚会),对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喜欢她的声音,柔柔舒服的。女人,应该要像她那样,温柔像白云那样,男人会喜欢吧。

只是见面3次,后来才察觉,从她的身上有我相熟的味道,更想了解那个是什么。所以我们都在msn里聊,下回一定要找机会出来与她见面,就只有我们俩(每次见面都在聚会中,场面闹),聊女人秘密,呵呵。

看了她的部落,文笔意境优美,为什么伤感的东西会让人这么如痴着迷?原来她不快乐,受困在忧郁中,我也想拉她一把,像她这样心地善良的人,绝对值得拥有幸福快乐。

发现她的部落里也有玩自问自答的游戏,好啦,我又来啦(玩上瘾了)!

1 对你来说最最重要的是什么?(人或事或物都可以) 没有什么能让我掌控的,就连自己,因此哪来的重要

2 怎么用一个字描述自己?

3 有生以来,让你最讨厌的人是谁?为什么? 讨厌的人有很多,是谁的印象模糊。不过他们都有同样的共同点,自命清高、自以为是

4 如果你最亲密的背叛你,你会恨她(他)吗?为什么? 不会,发生了也无可奈何

5 如果阿拉丁神给你一个愿望,你会许什么? 再给我100个愿望吧,一个太少了。只有一个的话,带我离开吧

一月 29, 2011 § 2条评论

外面下起绵绵细雨,凌晨2点半。回到家冲洗掉一身的烟臭味后,还有一丝的醉意。

到目前为止,还未真正尝试过醉倒不醒人事,可能未遇见可以让我相信的人,就算在失眠前在家里。好想尝试那种全身软趴趴,无力的感觉,能堕多深就有多深,安心的干净的沉堕。

男友朋友的生日,选在酒吧里庆祝,原是不想跟随,面对陌生人(男友的朋友们)比起呆在家了看书上网更来的自在些。最后还是答应男友的应约。

幸福像漂浮在大海面,浮浮沉沉中。

一月 28, 2011 § 2条评论

好累,困在自己的思绪中。

决意要将忧郁根拔掉,没有犯案不懂何处下手。在社会打混多年,无人带领之下得由自己硬撞,自己所仅有的筹码就要消耗完了。。。

人的脑袋怎么不长在腿上,拖着走,挂在头顶上好重。

贷款还清

一月 27, 2011 § 8条评论

终于将汽车贷款给还清了,结束漫长的7年。回顾这7年究竟是如何过,现在的感觉真的就像一眨眼那么的简单(实际上要了我的命)。当听见银行人员告诉我说这是最后一次的付款的时候,兴高采烈的好想举手投足,可惜现场都是冷清清的,还有机器员工,好歹也向我握手说恭喜吧。这些年,为了车款,我是人活的不象人。

这回解脱了负担该变得更轻盈了(轻盈的老女人),可以存些私房钱,可以弄牙(门牙坏了难堪),也许可以为宠物换更大的家(笼子),真好。

昨晚在晚宴里饮了些酒精,回家后好好眠。在晚宴中有人问男友几时是我们俩的big day,他说soon,以前有相同的问题他都会回答说enjoy life first,这回的答案与以往不同,这意味我一直所期待的事要靠近了。。。。

婊子宠物长的好胖,好可爱。

乱语26/1/11

一月 26, 2011 § 留下评论

今天很早便爬起床了(5点半),睡不好(连续几天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结果还是算了,起来吧。

天色还暗,在上网的同时,便放宠物自由玩,这是第一次billion在客厅里探险,可厉害跑了,行动动作也近正常了,接近7点多时才把billion抓回笼子里睡觉。Bitchi则是自己从客厅跑回自己的笼子(上3楼),真厉害,知道自己的家在哪(有记忆)。它们是夜行动物,天一亮就躲起来睡觉。

近华人新年了,商场内人来人往,不打算买新衣了,(人美怎么穿都好看)没有庆节的心情。

明天上早班,现在做夜班刚回到家感到很累,希望今晚能好眠。

附属品

一月 25, 2011 § 留下评论

女人,需要以婚姻来占有她的承诺。有些人会说,以婚姻来作为人生目标太无志气了,但是以我目前的情况来说,没有婚姻约束,我还在无尽的漂泊。

无志气,成为男人的附属品我也承认。

未来一片迷惘,连自己也看不见。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一月, 2011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