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第一天

十月 31, 2010 § 留下评论

今天早起了,6点就起床。不习惯早起,每回要起床时都有点困难。

放宝贝宠物自由玩,它们玩得可开心呢,跳来跳去。不过在天亮以前又躲进睡袋里了,好像吸血鬼般,见光死。

婊子还是那么的胖,难瘦下,不过胖胖最可爱了。每回跑的时候都会明显的听见“噗噗噗”的声音,飞跃降落地面时会发出很响的声音“啪”,很搞笑。我就以这种观察它们的活动来取乐,它们这种宠物,不咬你,会主动爬到你的身上已经算很给面子了。(当然蜜袋鼯有些事很乖巧的,逝去的dollar是例子。)

Billion 的身体已经接近健康了,驼背现象少了,但就是比不上婊子和dollar小天使那么的健康。

唉,生活郁闷还好有宠物。

今天是11月份的第一天,时间过得真快。该是回顾这一年检讨自己的时候了,有得有失,没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任何东西都能失去。

待会儿要准备去上班了,是早班。

Advertisements

2010国际艺术展

十月 30, 2010 § 留下评论

中打枪后,一切则重新开始,心中有不甘也不行。

今天提早下班,跑到画展去,观赏另一部分,昨天没有办法看完的作品。男友没有在旁陪伴,一个人慢慢的走慢慢的读画,多自在悠闲。今天来观画的人比昨天多了,大概是拜六的因素,看到很多家长和孩子。

现场有太多的画,这是国际型的展览,有很多来自国外的作品,反而本土的作品不多。

手上没有相机可以让我拍下我喜爱的作品风格(有摄影功能的手机在打枪时被抢了),过目了还是会忘了,因此想要买画册。前两年的画册以低价版买,两本才50零吉,今年的画册集则60元,较贵。想要买那个便宜的画册,但是口袋里没有足够的钱。上礼拜被打枪后,手头就有点紧。回去与男友商量,他愿意出钱让我买,所以明天得再过去一趟。虽然入门无需收费,但是停车费好贵,一次进入就要5块钱,好贵好贵。

这次的展览延长了多几天,前几年同样的展览记得只是2-3天而已,这次的有5天。据说因为地方的租金很贵,所以展销时间都不长。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http://artexpomalaysia.com/

刺激灵魂

十月 28, 2010 § 2条评论

也许没有或许,世间没有预料可言。

昨晚又难入眠了,还以为通过吃药身体健康些会有帮助。看来心思很重要,它会主宰肉体。

明天上早班,计划提早下班去观美术展。一年一次的大型国际型的艺术展去年错过了,今年不要再错失了。生活郁闷,欣赏视觉艺术,以刺激内在的灵魂。灵魂没有滋养灌溉,枯巴巴。

自暴自弃

十月 27, 2010 § 4条评论

2010所剩下的日子不多了,每天都在为流失时间感到遗憾,每天的时间都费在遗憾中。

朋友要我不要自暴自弃。那么如何更积极?往‘下’是比往‘上’来的简单多了。因为多年幸苦建立成的罗马,也不堪一击。

连续以中药调理身体已经有一个月了,最近终于感到比较健康。消费了近马币6至7百,中药真贵吃,让我吐血。当然,被打枪是2度吐血,公司所花费的单clam不了,第3度吐血。

生活各种的难题,为了造就更强的我。但是内伤很重,老天请容许我对你说一句话:“你真无眼。”里外难平衡。

回家路途被砸车镜打枪

十月 24, 2010 § 7条评论

百般滋味不是滋味。

前天被打枪,一切又归于零。大马社会腐败,明显看在眼里,但不能做些什么,百般无奈。

这回可好,可当作人生经验之一,可社会仍然继续腐败中。小人物在现实社会中的影响力实在是微不足道,就连对社会感到‘失望’也没有资格可言。

就算是报案,求救于警方,帮助真的不大。

现在我感到各种零零碎碎的感受,我的大脑、心思和四肢,不由我使唤。

可喜的是,所损失的还不是最糟糕的,因为我还安然无恙。(或是换句话来说,最可悲的是,你失去了所有,你还存在着。)

还好宝贝宠物安全(案发的时候,宝贝正在车子内自由探险)、还好家里的晚宴手袋里还存有50元、还好心爱的墨镜在事发前从手袋里拿了出来、还好在事发现场有人可以让我求救、还好男友愿意支援我、还好提款卡及时关闭,还好我没有受伤只有被吓着,有那么多还好所以我还是不幸中的万幸。

事后察觉,我没有应变能力,只有应对能力,实在是无用。

The Kid

十月 20, 2010 § 2条评论

网路何等其妙,与陌生人的膜隔,可以变得如此贴近。从此网路不再是无形线,形成有热血而实在的东西。

近期的胃口不是很好,没有食欲。一个汉堡可以让我撑上一天,吃东西只是身体需要,没有食欲大概与心情有关。

虽然心情不好,还会为好朋友们的出息感到骄傲,结婚、生孩子、做老板等。我们不常联络,靠网络就行了。

很害怕听见人叫我的名字:雅晶。那个人肯定是旧相识的朋友,料了肯定会聊个自的事。知道他们都过得很好,相比之下自己还是吊儿郎当的,真羞耻。

自知自己非常没用,唯有承认自己就是那种人,无所谓,因为不是我的错,困在俗世里的都是受害者。为何是由受害者觉得害怕、恐惧、自孽?而不是那个施害者?

我只要自由,我要自由。没有钱,活着无自由。活着带着体躯,也无自由。

哲学若能真说明白的话,就不叫哲学了。

前几天,看电视,无意见看见一部disney的旧作,很棒的作品,叫《The Kid》。情节是40岁男主角遇见8岁的自己。与小孩沟通之下,才发现在的自己,与儿时的自己的梦想有落差。为了帮助自己,他必须和小男孩合作。。。。看到一幕让我哭出声来的一幕:男主角陪小男孩回到过去,看见自己过去的父亲,抓着8岁的自己的肩膀大喊:“你要变懂事!你要变大人!”他才觉知,他为何会到40岁仍然一事所成,因为在儿时,大人们就灌输小孩说,要像大人般。。。男主角,在长大时没有做到自己要做的事,他彻底忘了他要完成自己的事。当然最后的结局,男主角是幸福。

在真实的情节,未必有那样完美的结局了。结局后感叹,大人是什么东西?自己是个一塌糊涂,凭什么要另一个人配合自己,做像他所要求的事?他妈的真变态的大人。早前就有思考过,自己在年老时,究竟会成为怎样的老人。现在的问题,该是我要成为怎样的大人。

情绪系统

十月 18, 2010 § 4条评论

想要关掉体内情绪机,正在学习着。不想受控于它,不想与它成为一体。。。。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十月, 2010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