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opia

九月 29, 2010 § 留下评论

原来,还有那么漂亮的名字,乌托邦utopia。看到fb上载之中之一的影片,才知道,真惭愧。
我存在的环境中没有,内在也没有,看来是思想之一。
我也想创造美丽的乌托邦。

振作

九月 22, 2010 § 留下评论

哭过了,不懂下回的极点在何时。总是呆到极限才崩溃,问题在哪?
今天和下属倩芳谈很多,原是想开解她,却后来被她开解,真是笑话。
听她的说话,看见过去的我,还是忍不住激动,飙泪。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没有我,因为早已失去。
 
算了,再重新开始。哭后就要振作起来。
 
祝福这坚持想要改变世界的女孩。

九月 20, 2010 § 留下评论

今天的心情无可论语,不知道那是啥心情。

看来就是‘乱’。

不能要求一路总是风平浪静,俗世无常。
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够好,当然我还有继续学习的机会。成长的路途对29岁的我,正才开始。
和下属倩芳聊了很多,多大是听她的苦水,她决意要离开公司。其实对她的工作能力是赞赏有加,毕竟还是社会新鲜人,对‘对’于‘错’的观念非常坚决。她要离开我可非常麻烦(若说麻烦是因我处理不当我愿意承担),要找合适的新员工很难。
虽然我没有成功试过影响别人想法,虽然不想勉强她留下,但难得她是公司的好帮手,我还是要尝试安抚她。
一连串的意外,说是巧合都不信。公司又是漏水、阻塞淹水、安排不妥当、老板上司们干着急、糊涂了下属们、客户们生气等。。。头疼。。。唉。。
开罐老虎牌啤酒喝。

九月 19, 2010 § 留下评论

如何做到不容易激动?

一激动起来,手脚会不受控制的震抖,脑袋会慌。
还是容易被情绪牵着走。。。。。
修行还很长,还要多磨练。

九月 18, 2010 § 留下评论

男友病了,可怜的瓜。

好累,其实今天是休假天,白天都过得好好的,在外面和一群爱蜜蜜的朋友们吃晚餐,突然来电从公司打来说电有问题,害我没有心情与一伙开心。得回公司看一趟。心凉。
原是想带宠物们见见其他的同类朋友,结果婊子不声不色的又咬人家(ling ling)的耳朵。看来想让宝贝见识其他人,不会让它们高兴,只有更压力。这种聚会最高兴的是饲主。

懦弱

九月 11, 2010 § 留下评论

鼻敏感的毛病又犯了。几天前都睡不好,夸张的是躺在床上在好像要被淹死似的,呼吸不了,要窒息了。

鼻过敏的症状与伤风类似,实际上不一样,鼻敏感是无法断根的。让我不能呼吸鼻子柱塞的不是鼻涕液,而是呼吸管的肉瘤。
这种状况不会维持太久,停止生活中的坏习,过一段时间便会自动好。
不过这种过敏,让我非常的不自由。正确来说,没有健康也没有自由。
前阵之失眠是因压力,看来也同时引起过敏,这些事有息息相关的。
除了美丽,我也要健壮的身体,不要再那么的懦弱了。
明天是男友妈的生日,已经准备了礼物。。。。

Today is call present

九月 9, 2010 § 留下评论

昨天,没有特意出门,呆在家里观看电视,正好播着动画《功夫熊猫》Kong Fu Panda。

其实这套戏曾经看过几篇了,但我还是喜欢,觉得里面的故事内容非常的有意思,所以再看。
让我感动的情节有好几段,最难忘的一幕就是乌龟长老对正抱怨的主角肥熊猫所说的话:“yesterday is a history, tomorrow is mysterious, today is a gift, thats why is call ‘present’。”

当然,让我感动的另外还有,没有笨学生,只有笨老师。一些传统教法,合适一些学生。当小部分没有办法学成的学生,不意味这些学生没有潜能,只是那套的教学不适宜他们。只要有脑袋的老师,会采用另一种教学,来教育这些另类的学生。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九月, 2010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