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宝贝

八月 25, 2010 § 留下评论

被大瓜宠物咬了几下,生气,敲她的头。

像这种小动物,只要轻轻敲一下,可能就挂了,但当时真的生气。
为她剪甲,不乖乖听话,不停的转动,剪到肉,吃苦的可是你哟。它不会懂。
看来这种野性的动物,还是合适自由的野外。
忧郁。
Advertisements

丑陋

八月 25, 2010 § 留下评论

女人,内心不美,再拥有漂亮的外表,她还是丑陋的。

真相是,内在很美,外表是丑陋,她还是丑陋的。

抱怨

八月 24, 2010 § 留下评论

。。。小妹患的不是忧郁症,而是惯性造成。看来她已有所觉悟,从她网志里看到。不管那是什么,为了未来,小妹你一定要坚强,为了自己,一定要突破。每个活着的人都是这样,我想。

每当想要飞的更高的时候,或自在的时候,总有一些事会把我拉扯下去。在我想要更快乐的时候,总有一把冷水拨向我,让我无法继续快乐。那些总,就是我母亲,和可怜的小妹。
为何没有列入老爸呢?他是个自私的人。自从我懂思考时,他所做的事,或决定的事,都与我妈或孩子无关。家人不是他的优先,不会顾虑家人所需,只有他自己。我会有缺憾吗?没有,既然他无所谓我也无所谓。当他在年老时莫妄想我会是孝顺的乖孩子,虽然他真是个家中老不死的孝顺儿子。
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吃任何的苦头,受尽保护多亏我老妈,但记忆中是不开心。
很少提起过去,过去的我的恶梦。
我理解为何我们所说的话,老妈不愿意听,甚至怀疑我们的话,因为真相就是难堪的。她是抹害孩子的凶手,她浑然不知,也拒绝接受。
不能做什么,因此从中学毕业后我便想尽方式离开家。讨厌巴生、讨厌那里生活的人、石枯不化的思想等。
记得几年前,花钱让人看命,相手掌。算命师说,我将和我家人的关系很差,当时我并不认同他的话,但现在我相信了。
曾经认为母爱是很伟大的,现在我会说不一定。宣扬母爱伟大的看来就是扮演妈妈角色。
真奇怪,婚是你要结的,孩子是你要生的,你决定的事,最终要承担的人就是你,干嘛埋怨。过得不快乐,离婚也好,将孩子丢到孤儿院也好,自私也好什么也好,你绝对掌控快乐的权利。
之前认为老妈是个开通的大人,现在我却认为她脑袋像小孩般的大人。我并不是在看小没有受深教育的老妈,我生活过得像垃圾般是没有资格评论任何,只是当想要和她沟通时,感到无比的累。
抱怨不会累死自己,会杀死被抱怨的人。

八月 20, 2010 § 留下评论

好累。从早就忙到晚,忙展览会。还需要撑多两天,要我命。

累无所谓,只要有成绩,只要办得成功,最让我不平衡的是,让别人说我吊儿郎吊。明明是很卖命的干,回馈的是赞美属于别人不是自己。心里难过酸酸的。
我没有妒忌任何人,只是好奇别人是如何办到的,我的卖命别人都看不到,真泄气。好笨,既然得不到任何的赞赏何必卖命干活,随便就好,结果反正都一样。让我想起了一句“work smart but not work hard”,这道理我怎么会不懂,但又如何实行work smart?伤脑筋。
我好累。模样幼稚身材矮小,自尊却非常强。别人认为我懦弱我偏要证明我并不是像他们所想的人,证明又怎样,换来我对人性的失望。
过得不快乐,我还能撑多久。
我需要解决方案。

i don’t care

八月 16, 2010 § 留下评论

好累,还是那句,不懂累啥。

为企求突破现景而累,为了不要回到过去而累。
事实上累啥不懂,只知道结果是累。
外界的噪音太多,是是非非太多,累。
为了吸收它而累,为了实现它而累。
迷失感,原来我没有人可以诉说。
想说什么也不懂,迷失了还能说什么。
喜欢昨天在电影内的一句话:i don‘t care(我无所谓)
我还能care什么?当下与未来不在掌握之中,care什么?
伤心难过是事实,其中因素无从可知。
我只是个没有灵魂的机器。

最长寿的人

八月 12, 2010 § 留下评论

总是被鸟,不能理解这些鸟人的头脑是啥,被鸟到自己都要变神经质了。

是自己的长相长得太嫩的关系,别人总认为我是在玩玩?我做事是非常的认真的,冠我做事不认真是在玩玩,真够侮辱我人格,让我感到非常的冤枉,真他妈。
最长寿的人就是这些鸟人群,因为这些鸟人最快乐,鸟别人来取悦自己的开心有够变态。我不全然认为我不曾做过鸟人的事,感受过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我拒绝做鸟人。
既然我拒绝鸟人,就不愿意被不知所谓的鸟。诅咒着些变态鸟人早死早好,别忘了,爱鸟我的人其中包括有我老板,同时是男友的爸,管你是x滚。变态的人就是变态,不会因为你是xx就较高尚。
看来现况要逼我实验“不动如山”这一招,试试看有没有效果。(从老江的书里面得到的资讯。)
必要承认自己缺乏(注)xxx的技巧,总爱安于千篇一律的习惯方式过活,每当遇见新状况时,无法在短时间内处理危机的发生,白白生吞委屈。
(注xxx:忘了该怎么形容较贴切,一时想不起,好像是 “见招拆招”,隐约我又记得有更好的形容词。下次记得时再放。)

八月 12, 2010 § 留下评论

昨天又难入眠,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有一小时却难入睡,痛苦。

以前很少闹失眠,近期发生却频繁。身体是累的要命,一旦躺在床上想睡,脑子便开始异常活跃,尽想的都是有的没的,乱。
男友说是因为缺乏运动,我认同他,很久没有运动了,从转到mid valley开始工作至现在,3个月没有运动。
越来越不想动。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八月, 2010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