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

四月 29, 2010 § 留下评论

这几天没有上班,但是却没有办法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没有记下计划单。

为了新家公司,乘这几天都到处找商家比较价格。没有类似的经验,无从开始,只好无脑硬头皮去撞,既然有机会可以突破自己,唯有拼了。
见了广告marketing的服务员,聊话中她说你能控制你的员工么?我笑笑说只好试试了。我已经28了,但每次给别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嫩然后很好欺负的样子,说真的,做了这么多年工,虽少带给公司麻烦(责任感强),但就是无法有权威感。没有权威,让我很挫折,老板怀疑我的能力,被同事们欺压。外表我无法改变,生成就是这么矮小娃娃样,穿着方面我又懒得每天牺牲时间去打扮,只能改变内心的想法。总不能里外都一样吧(外面看起来好欺负然而里面又善良),这样我会死的很惨。
这个月又这样近尾声了。之会有这个部落,其实在现实社会中不懂合理充分表达内心的想法,常常会引起误会。没有关系,有时候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所以不需被了解。与男友之间有语言沟通障碍,也没有关系,已经接受不被了解。
若是几年前的我可不这么容易妥协,不被理解我心里会伤心得要命,会胡思乱想。现在我已不一样,看来我已准备好要突破了。
Advertisements

日子难过还好有宠物蜜袋鼯

四月 26, 2010 § 留下评论

又糊里糊涂浪费了一天。从今天开始到下星期,辞去公司clear leave,然后就会调到mid vally gardens哪里去。

很多东西想做,最后也不知所从,肌肉还是僵硬不舒服。
说是休假,但也不完全休假,还是要follow up一些东西。
男友说我的手机不能不离手了,也要确保电话的预付常满,我认同,毕竟去到新公司里,所有的事物要懂得接管。
蜜袋鼯宠物小dollar在近3个星期里,没有尿床现象了,相信他已懂得在睡觉的地方不可以尿尿。多亏我的教育,白天的每3-5个小时后,都将他从美梦中抓出来催屎尿,才有办法让他不在睡袋里偷尿尿。
现在他身形越来越长,胃口也比大瓜bitchi来得好。每当在我在用食时,他嗅到味道就会从睡袋里探出来看我,最爱吃白饭和白面包了,但不可以喂太多,淀粉碳水化合物不是他的主食。
他的蛋蛋也发育的较显著了,刚开始将它买错带回家,就是当时他年龄还小,辨认性别困难。(被卖家骗)
最爱和他玩了,他会认人,会和熟悉人玩耍。若是陌生人抱他,他会变成石头,一动也敢不动,在害怕。晚上玩耍时间在远远看见你会主动跑过来爬到我身上,不需要我追到半死。大瓜就是这样了,喜欢和我玩抓迷藏,但每次都是我在她后头追,不好玩,不公平。
当然我没有偏心不疼bitchi,就是因为她不粘我又闹忧郁,才会添多dollar给她当玩具的。
日子难过还好有宠物,因为有被需要,才会努力过日子。

四月 26, 2010 § 留下评论

脑袋什么也想不了,累、累、累、累、累、累、累、累

失去

四月 25, 2010 § 留下评论

     没有啥好失去的,因为已经失去。
 

穷可怕

四月 24, 2010 § 留下评论

3个星期没有修眉毛和拔腋毛,很懒。
两个眉毛像两条毛毛虫酱,还好不会很难看,哈。
腋毛嘛,只好暂时与背心绝缘。
 
好奇朋友的收入,在fb里问她,结果她立即下线了。唉,我还以为咱们是好朋友,可以透露一下,原来还是不行,有距离。还是我的问候的技巧有问题,不懂。
不是要向你借钱也不会对你眼红呀,我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酱成功,我好奇想知道,也许我可从中模仿。
就是不要继续那样穷了,穷可怕。都是所谓个性惹的祸。
 
过去的空间曾写过,“有钱人,每天活在恐惧中;穷人,每天活在危险当中。”
那是引用的,很贴切。
 
穷,好像蟑螂那样,见一次打一只,你给我消失!

破坏王

四月 20, 2010 § 留下评论

经常会放宠物在房间内自由探险,让它们活动更多会较健康。

现在让我苦脑的是,空房内的其中一个家具被啃咬的很明显,这样连续了两次。过去不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所以我很安心的让它们自由活动一整夜。问题是,我不知道那是那只瓜的杰作,怀疑小瓜,过去大瓜不会破坏家具。
呀,这屋里所有的东西都不属于我的啊,是男友他妈的呀,我只是暂住在这里,这是给我难堪给我心痛。现在可好,不能放它们自由活动了,不在自己的 监视中,但笼子的空间不够它们的活动,它们的活动量很大。要换个大的笼子不是近期的目标,预金有限。
唉,可恶的是不能惩罚它们,毕竟智商没有和狗来的高。要怪还是要怪回自己,搞什么养宠物?生活过得太好,皮痒?唉
穷人,还是不要玩宠物好,那是奢侈的。

混蛋上帝

四月 20, 2010 § 4条评论

上帝造物,从一开始就不公平,有偏见。
 
我也不想去思考公平不公平这回事,实在是费时费神,并不能解决什么,唯有接受它。
但每个月的这一天,身理的痛楚,都会准时提醒自己,上帝的可恶。
 
上帝真是他妈的王八蛋,只有笨蛋的愚人才会歌颂他赞扬他宣扬他。
也不要告诉我那是祖先夏娃的错,为了惩罚后代等鸟话。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四月, 2010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