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儿

九月 28, 2009 § 一条评论

9月近尾了,迷迷糊糊又活了一个月。。。。
 
今天在出门前下了场滂沱大雨,为了打包午餐而淋得像落汤鸡,回到车上心情糟透了,对驾车的男友发牢骚:你怎么不把车开近一些,雨都把我淋湿了,你都不心疼啊?
他不理解,回答我,只是一场雨嘛,很正常,干嘛?
这时我更气了,憋在心里,怎么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不懂,所以没有错。呀!气死我了!!!
男人们怎么都像个小孩样,都要身边的女人一直教育,一直不停的提醒?错就错在他老妈不会教孩子,给我一个像小孩的大男人。
越说太多越有觉得自己是他老娘。
 
说白了,女人天生下来就决定要命苦(TT),男人们永远都是只会吸奶的娃儿。

九月 24, 2009 § 留下评论

养了bitch一个月后,总觉得她好像有长大的迹象。和男友说,但他不觉得,他说好像都一样。
 
昨天休假,带她回家,小妹抱起了她,就说:咦,她好像比较重了。
听到这就莫名的高兴
 
(宝贝的重量代表我的爱)

压力随行

九月 24, 2009 § 一条评论

这个拜6要去朋友的婚宴,无形有了压力。。。。
该穿什么好才不会太隆重?听说以前的死对头会和我同桌,而却听到她嫁得还不错,真令我懊恼。
 
早上特地早起来放bitchi自由活动,结果她在天亮后钻进雪柜的地下,没办法自己抓出啦,非常着急。最后吵醒男友帮忙,抓了出来发现她好肮,黑黑的。
又增添了压力。。。。
 
脸上的过敏问题也没看到有进步。。。。还是一样的痒痒与痛痛,又压力
 
生活,是很棘手的问题
我又要闹神经了

无神主义

九月 15, 2009 § 留下评论

家里是信奉道教的,从前我会跟着家人拜拜,后来就不跟了.
家里空间其实很小,每当一拜拜,整家里都被烟淹了,有鼻敏感的我对这种现象感到非常恶厌.
 
昨天从报章看到一篇关于宗教的思维,看到的一小部,非感认同那一部.
华人民间信仰,非常崇拜祖先,并认为祖先有神通.可往往在父母亲在生前,孩子总是对父母有怀疑,不听教.
直到父母亲往生后,才对他们有尊敬.
可是他们又恐惧鬼.一来他们会思念着已往生的父母,二来又害怕会看到往生后父母亲的灵魂.
遇到的话会吓得半死,他们不会认为那是自己的父母亲,而是鬼….
 
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
几个月前,一个同事的母亲走了,他们家打算让父母亲合葬(父亲已过世20年了).要安排合葬,需要把父亲的尸骨捡起来,他们称叫" 拾金",一定要亲人才可以捡,是不能拜托外人捡.
结果,家中唯一的男丁由于害怕而不敢去,任务是我这位女同事完成.这男丁还是父母亲在生时最宠爱的孩子…..

ah beng

九月 13, 2009 § 留下评论

台前总统阿扁终于判刑了,这案子审了很久,终于有了结,真大快人心。
 
扁媳看起来就是非常的秀气,不像那种会贪污的人,怎么也会卷进家族里,一块贪污。真是‘钱,无人不欢’。
 
“阿扁”这名字,真的很土里,台民怎么会选这样的人作为国家的领导人?而却还干了那么多年?可见的台湾人民的素质到哪了。
真是腐败。
 
阿扁给我的感觉就很"阿beng",不过这不是普通的ah beng,会A钱。

安慰

九月 11, 2009 § 留下评论

很久没听见bitchi吠,多数都会在她活动的时间,据说那吠声是代表开心。这种吠和平时抗议呱呱叫有点不同,像小狗的吠声。
所以把窝儿(笼)换地方,换在楼上的睡房外,望能听见她的声音。每次一变换环境,她又闹紧张兮兮的毛病,变得没胃口(好不容易才让她胃口好),连最爱的木瓜也拒食,真是的。
 
其实她情绪稳定许多了,前几晚还会和我的手指头玩耍(轻轻攻击和咬咬),看来她的记性非常差,小头脑。
她神经质,需要很多很多很多的安慰。早上看到食物没吃完,很心疼她。
 
为了她,牺牲了睡眠,观察她。香水、lotion不敢搽,她是嗅觉动物,不熟悉的味道她又要犯紧张了,又拒食了。
 
养宠物很麻烦。若是因为寂寞而养宠物的话,养了这种需要很多安慰的宠物可让你更-知道什么叫“寂寞”。

敷面

九月 11, 2009 § 留下评论

前阵子皮肤过敏,凑空赶紧去商场添货。买了TNS的产品,曾用过这牌子的产品,没造成过敏,因此安心砸钱。还有另原因,会员们在生日期间有打折上25%。
 
这3天非常勤快的敷面膜,早晚个一两次,有补水的、去角质的、有深层洁净的。。。。总之就是要把脸搞好。幸好,今天脸孔问题好了许多,不枉费下功夫。
 
过敏很麻烦,整个脸孔红红、痒痒、干干、痛痛,心情也跟着烦躁。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九月, 2009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