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

八月 31, 2009 § 留下评论

今天是国庆,没欢庆,没倒数,没烟花,只有各大商场搞促销活动。
 
公共假期却没得休假,在服务行业多年,早已习惯了。也好,没去走走,把钱省下。
 
国庆该聊些啥……? 每往年国庆的到数,一部分的人民都会集聚在独立草场,迎接倒数,到处都很堵车。参加的人多数是马来人,有些人会骑着机车或脚踏车到处游行,乱喊乱叫,整个都市乌烟瘴气,闹到要命。华族都不干这种白痴事,浪费精神即时间,最多花钱在酒吧喝酒消遣。
 
有一次,政府提到本土华人不爱国的事。我不明白,只要提着国旗游行就是爱国,可我倒觉得那是‘骑肖’(神经病)的动作,有失国家水准。说到底,政府最擅长扇播民族敏感课题。(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发布了这通blog不懂会不会因此被批叛国而关进牢里。怕怕)
 
有句鸟话(不懂出于谁谁):“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问你,你到底为国家做了什么!”
平民没有做什么吗?安分守己,没有劫色财富、没有拖欠国家的钱、保持身体健康、不增添国家麻烦、种族和谐。。。。这些还不算爱国吗??
Advertisements

功夫机器人

八月 28, 2009 § 3条评论

昨晚放工后就与男友赶看电影。
 
现在看电影好方便,可以网购,可以选择喜爱的位置,还可以以信用卡付款,省了排队和等待的时间,好棒。
 
看这部电影前,光看戏名就知道是部搞笑兼扯的电影。虽然和港片<零零狗>一样的扯,不过该影片演出的人都是联合港中台当红的演员们。
故事大纲没有啥看头,不过演员们的卖力演出还不错。
 
就像奸好人所说的:一部好电影,不是拥有好剧本,好情节;而是有特出的角色,有鲜明的个性。
 
男友是个名副其实的香蕉人,里头的笑点他一点都不明白,真浪费,呵。
 
 

神经质

八月 27, 2009 § 一条评论

养小宝贝已三个星期了。她还是不友善,一直拒绝我,可恶的小魔鬼。
 
她非常的神经质,近期不吓唬你、咬咬时不疼了,还以为她已经ok了,后来却又狠狠地攻击,痛死了。真是野性难驯。
 
若她贪吃的话,我还可以食物骗哄。头疼的是,神经质的她没啥胃口,也不贪吃,深怕她营养不良。
 
这星期,比较有胃口了,但时好时坏。
 
看来她需要更多更多的爱,更多的观察,更多的体谅,方能对我有信任。
(那个欠爱的人是我呀,养了她更让我感到空虚倍增。)
 
有时,所有的烦恼都是自讨的。
 

《有钱人一定有偏见》

八月 24, 2009 § 5条评论

把《有钱人一定有偏见》啃完了,还待消化方能吸收。
 
里面有段笑话还蛮好笑,因为没听过。
有头脑,但懒惰的人,做总司令;
有头脑,很勤奋的人,做参谋长;
没头脑,但懒惰的人,做兵士;
没头脑,又很勤奋的人,一抢把他打死算了!
 
我不懂前两者是啥职位,不过后两段我都懂,呵。
 
引人深思。。。。脑袋还是启不动,惯性造成的,怎办?
 
所有的价值都是假象,自己又没办法创造价值,所以好累。
以前,一直都要摆脱俗世,证明自己是不一样的人,结果价值找不到,却满身伤痕。
最后就是累,花了一段好长的时间隐蔽自己。。。。
 
现在光回顾过去还是觉得累,难怪多数女生年年轻轻情愿让给老头包养。
没有钱,活着都不是自己的。

经痛来侵

八月 22, 2009 § 留下评论

哎哟,每个月都要经历这种生理痛,女人真是不易为。
 
都已痛了十几年,还有完没完?每个安娣都说:只要生过孩子,自然就不会再痛了。。。。
(难道为了止痛而去生孩子meh?呼~)
 
心情很差,很想打人。把痛苦建立在其他人身上,很爽。
 
继续——痛-痛-痛-

剪甲

八月 20, 2009 § 留下评论

蜜袋鼯的‘鼯’是如何发音?据说不能读成‘鼠’。
 
昨日休假,乘机把bitchi带回老家,让家人过目。家里成员个个都爱动物,小妹更是喜欢她,一直把她抱在手中,看着她睡着会舔自己手儿的膜样。
因此家里有人(小妹)可以抱紧她,我才能进行剪指甲任务。她指甲似乎没有剪过,好尖,常抓花我的玉手。其实宠物店里有剪指甲的服务,收费10块钱,不过店员说她还不温驯,不能剪,必要等她温驯时才能进行。
天啊,这要等多久?不能给她剪指甲,我就不能放任和她玩(我不怕疼,但怕抓花,爱美),没有和她玩她怎能温驯??
不能等到她温驯,现在就必要剪。找来了修眉毛的剪刀,呵呵,这东东是女人专属,小巧又利。
 
网上都说替蜜袋鼯剪指甲是苦差事,它们不习惯会做于挣扎,所以都会花上时间。以前我都有为狗儿‘珑珑’剪指甲,技术是有了,只差能稳定她的帮手(男友差劲,总怕抱太紧弄疼了她)。苦差事该是考眼力,她的指甲很小,又不能剪的太深,只能剪掉尾尖的部分。
第一次剪甲任务顺利完成,也省了10块钱。
 
今天上班没带她出来,让她好好在家休息,现在挂念她了

魔鬼化身

八月 18, 2009 § 2条评论

可爱蜜袋鼯Bitch已养了两星期,还谈不上有啥心得,健康状况还良好。
只不过她还非常的凶、不粘人、不贪吃、挑食、是不是都呱呱大叫吓唬你/抗议你、咬起来是狠狠咬。。。名副其实的‘魔鬼’化身。
 
带她回家的前几天,拉的屎好像人类的屎那么的臭(本人有嗅xx的怪癖),相信宠物店里都只给她喂食猫粮(她超爱猫饼),换了饮食后便便就没有那么臭了。
 
总觉得她睡太多了,算到来活动的时间只有短短4-5个小时。晚上放工回到家11点了还在睡着觉,不逼醒她就会睡到12-1点多。
今天逼她陪同我一块出门上班,没有睡袋在我手中吓得紧闭着眼睛,头部缩进尾巴里,好像鸵鸟般逃避现实的模样很好笑。
被咬的主人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的,吵你没觉好睡。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八月, 2009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