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三月 31, 2009 § 一条评论

年龄越大,回忆越沉重。难怪‘精神病’在21世纪是人类最致命的病。
 
回想过去,不堪;不想,又容不得自己去控制。凡是再度遇见也许只有10%熟悉的气味或是味道,都会带你回到最初,可能只差没有当时的心跳。
 
手机安静许久,却不忘带在身旁。
 
要放开却自缠

为什么

三月 29, 2009 § 2条评论

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啊?
为什么我老爸不是李嘉诚?
为什么我长得这么帅却要掉头发?
你们那么丑,却又不掉头发?
 
以上引用于《少林足球》经典台词。
 
小时我也是会有很多‘为什么’。问号的目的若是寻找答案是好事,人类更能超出文明,不过抱怨占多数。
‘为什么’久了仍然没有答案,自然间不会再发问‘为什么’了。
近期脑子思考功能视乎被书启动了,当然写者的自身态度非常重要,以免误导。
一天不看书便浑身不舒服。
 

自私的人类

三月 27, 2009 § 一条评论

Earth Hour
差点忘了明晚就是earth hour。
我早已准备一些有机蜡烛,只差没有打火机。
期待明晚的样子,希望我国公民不会吝啬于这60分钟。
虽然环保的事本来就是每天该进行的,不过这是一个精神,有这样的精神地球才能继续延续。
请让我相信“人类不是自私的”。

互踩

三月 26, 2009 § 一条评论

上几星期把画拿去裱,昨天拿到画的当时有很大的满足感。(觉得我很棒、我的画真美、我真厉害。。。。呵)
裱好的画是准备挂在公司的,回到屋里后便把它放在桌上。男友母亲是一位诚恳的佛徒,所以那张桌上都是摆放些佛像的照片,她还有专供养佛的房间。
 
今早起床后发现,我的画被移动了,移到角落了,心情不悦。
我知道我已犯了她的忌,像她这种迷徒肯定不喜欢别人侮辱她的“神”;但她移了我的画也无形中犯了我的忌。
 
讨厌这些迷徒。桌子本就是拿来摆放东西的,不要让人放东西,那就把它收藏起来,他妈的佛徒.
 
住在这间屋却没有自主权,觉得自己是“寄养”的。以后要买自己的屋子,哼!
 

《槲寄生》

三月 23, 2009 § 2条评论

喜欢《槲寄生》里的其中一段对白。
 
柏森对作者说:“你没有过去,因为你的过去根本不曾发生;你也没有未来,因为你的未来早已过去。你不可能变老,因为你未年轻过;你也不可能年轻,因为你已经老了。”
 
对这段对白印象深刻,犹如同感身受。
 

无意

三月 22, 2009 § 一条评论

空白的纸,无生命。
 
在它上面画上画,让它背负着缤纷色彩,虽有了灵魂,它本无意。
 
百年以后,画者已不在,画中的颜色逐渐变浅、乏黄。
也许会遭受破坏,或许价值因此倍增。亦因为还存有它,精神才不至于被遗忘。
它乃无意。

便密

三月 21, 2009 § 4条评论

:“便便憋久,拉不出粉痛苦;泻肚,拉几回后不见得粉畅快。”
 
向来都有便秘的问题,一直都与它和平共处。
今天突然来回如厕几回,拉的脚软软。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三月, 2009 at 哑静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