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提时期常梦见的梦

07月 22, 2015 § 发表评论

以前在小时候,我经常会做一种梦,相似的故事会一直的重复,重复的数次太多让我记得那大概是怎样的故事。有时候地方背景会不一样,但是人物经常都是一样。不过这样说起来,已经有相当久的日子不再梦见这个梦了。

在八十年代至九十初,当时英文电影对外星人袭击或是生物基因突变这类型的妖怪恐怖片非常的夯。那时候我年龄还小,跟着家人一块看,这些戏的对白我是听不明白的,但看到血淋淋的内心就怕到要命。

记得有很长的一段日子,非常的害怕暗处,害怕一个人上厕所。要上厕所必须要经过那个挺长的走廊,那个走廊没有灯,在白天的时候一切都正常,但一旦到了晚上,那条走廊就变的非常的恐怖了。扯远了。

不知道是不是经常看这些恐怖片,让我小时候经常梦见有怪兽在我后头追杀。很奇怪的是,我不记得有看过怪兽的样子,长啥样的(也许是alian 里的那个一直会流口水,口里又会吐出一个口儿的那个家伙,不知道,忘记了。),只记得梦境中,我就是在逃,躲,逃。当然梦境里也是和电影一样,暗暗的,湿湿的,这个画面其实也像我旧家一样(暗暗湿湿的)。很多次的地点都是我住的地方,有梦过那个黑暗的楼梯。

每当梦见这种梦,里面也有我母亲,还有小妹。我家里有五口子,父亲和爷爷从未出现在里面。就只有我们三个女的,一大二小。我们一起逃命,大家都很害怕,找地方躲、不出声音、奔跑、找寻出口等。里头带领的人,是我。带着老妈子和小妹一块离开的人是我,不是妈妈,而爸爸从头到尾都不曾出现过。

这种梦,我不曾告诉过任何的人,不记得有没有说给家人听,印象中是没有。最近才有说出来,老公他知道。我很清楚这个梦境是代表着什么,不过如果说出来给家人听的话,他们一定会否认,我经常被他们伤到。这个梦,其实是表示咱家的家庭的状况,每当发生危机的时候,家里的男人角色总是会缺席,留下无助的三个女人。而这三个角色里面,总要有强势的角色,领导人之类的,那就是我了,我是长女。没有说出去,特别是家人,他们会拒绝的那一点是,你是领导人?你带着我们离开?哪里会,你什么都不会,领导个屁啦?我在这个家里长大,什么情况,我很清楚。

我有很多事,没有说出来,只有自己知道,都是在内心里自己和自己说话。大概是觉得自己很笨吧,不然就是我没有信任谁,不然就是我不善于表达。(我真的不善于表达。)

拔毛癖发作

07月 21, 2015 § 发表评论

最近拔毛癖严重了,几乎每天都会扯一扯眼睫毛。有时候不会扯出任何的毛,有时候则会一扯就一撮毛……吓

都秃秃了。我喜欢疼痛感。

不知道是因为没了毛儿?眼睛少了保护,经常会觉得刺刺的。然而因为刺刺感,让我忍不住想要拔掉让我刺刺的感觉。恶性循环。

看书说,这一种瘾,其实是强迫症,控制狂。然而他并没有说解决的办法。

我是越来越变态了?我不知道。目前为止,只说给了老公知道,他也不懂如何帮助我。只要他能听我说话,不攻击我的话,已经称的上非常的包容了。我非常需要被包容。我缺乏安全感。

大半年过去了,八月就快来临了。我画不出任何的作品,这个年尾的画展我该无法参与了,截止时间没剩多少天。

发现自己有这个毛病。就是当别人都积极的时候呢,我会和大家倒反的。当别人都消极起来呢,这个时候我才启动引擎,积极起来。我这是搞啥?!囧

07月 19, 2015 § 发表评论

下雨了,很舒服,最近的天气实在是他妈的热。热爆了,很讨厌。

希望明天的有好天气,不热。这里热起来,会想要骂人,骂老天。

找醉

07月 18, 2015 § 1条评论

喝多了,应该是醉了?不知道,今晚应该会好眠。

喝醉了真开心,开心啊,哈哈哈。

走路会摇摆,不知道老公他发现到了吗?

不至于醉到不省人事的情况,老实说这一种我尚未试过,期待是一定有的。

今晚和老公的同学们一块聚会,格格不入算啥?酒精是救赎。

解剖童年

07月 17, 2015 § 发表评论

我是家里第一个出世的小孩,随后就有了一个妹妹,就只有一个妹妹了。家里成员不多,只有公公、爸爸、妈妈、妹和我五个人而已,算是小康之家。
家境不算太好,其实也不太穷。

父亲他是个油漆工人,几乎干了一生,至今他已到达了退休的年龄,却尚未退休。当然无法退休了,家里的两个孩子都不中用,没有给家用,他想停下来不干都不行。油漆这个工作其实非常的辛苦,还得爬高到屋顶上工作,非常的危险。以前年轻时他不怕,一回有听到小妹说他现在站在高处已经有害怕的感觉了。
老妈子她……她在我小时候,我视她为“英雄”。她聪明,很多东西都会干,记得我在学校经常和同学们炫耀,比赛说看谁的妈妈最厉害,每一个人都讲自己的妈妈会做什么什么的,往往最后我都能赢,最后他们会说:“哇,你妈妈真的很厉害,我妈妈不会做这个呢。”咱们的这个家的支撑点,不是俺家的男人,而是这个女人。她说为了可以照顾我们,她选择了可以在家里工作的工作,裁缝,缝制西装裤。

我公公是个野蛮人。他操一口的福建话(方言)。我对他的认识并不多,我们有语言沟通障碍,我的方言不大好,只听得懂,表达会困难。虽然住在同个屋檐下整二十多年,他的事迹都是听老妈子在说。母亲她说的对不对,父亲都没回应(我无法分辨)。小时候他经常会追打我们(那个时候我和妹还傻傻呆呆的让他打,不懂逃。直到有一天不知怎么的突然醒悟,那时候我年龄应该蛮大的了,懂事了,带着小妹逃。后来成长后有一天,小妹表示说,我不知道原来被挨打是可以逃走的。)还会欺负妈妈。在我准备结婚的前一年,他走了。那一年家里办丧事我都有在,看着他娇小的躯体,比他还活着的时候缩小了一大圈,变得好小好小。理智上告诉我那是因为体内已经没了水分,才会如此。但感性的那一边觉得….他好可怜,他是那么的弱小。当时候告诉自己我不能哭,不能流泪。所以我不知道我到底会不会伤心,因为在那之前,我非常期待他死。我甚至封他一个口号,叫老不死。(看到这里的人该会觉得我很恶毒对吧,随便,这是正常的反应。)

接下来小妹。小妹她…..她小我三岁。她的成绩非常的优秀,我们的喜好非常的相似,这一点让我们有很多谈不完的话题,聊的很开。但是另一方面我经常会欺负她,殴打她。我们最后一次的打架,那时候我已经是二十多岁呢。不过这时候她已经学会了反击,我意识到我再也打不过她了。这几年,我们并没有好好的聊,我不知道她在干嘛。她在大学的时候有患上了忧郁症,我知道她的忧郁的根本问题不是出于大学时期,而是更早之前,家里的事,我的事,让她崩溃的。后来,本来成绩优秀的她,再也不法毕得了业。考试或是重考,一直当掉,这样她留学了好几年。直到她二十五岁的那一年老妈子再也受不了,让她离开校园。出来社会的前几年,情况也没有好过。现在的她,我不知道她过的如何了?有没有在谈恋爱?有没有工作?完全不过问,不知道。

自从我准备结婚那一年,和家里闹冲突,那个时候我决定了,要和他们维持一定的的距离。拒绝他们。围上墙。

这里,有好多次就有说过,我要整理自己的童年。每一次都是因为轻轻触碰情绪就失控涌入,让我无法自己。先从表面上的,处理吧。

国家太黑

07月 12, 2015 § 2条评论

有些时候会觉得老天无眼。噢不,而是大多数都觉得他无眼。政治如此败坏,该死的人,依然招摇过市,可怜无辜的老百姓默默的支撑着。

太不公平了,太不公平了。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公平这回事,难道世界不能再美好多一些吗?

政府利用宗教手段以操控人民真是太可恶,可恶无比。

我啰哩啰嗦有什么用?骂再多,血压再高,自己的死活还得由自己买单,谁理会?

我期待干净的国土,几乎是做白日梦。

很小很小以前,我内在经常就有一个声音,就是能将世界变得美好。就好像看过中国的其中一个节目,里面一位女生说:“我不是来适应这个世界的,我是来改变这个社会的。”听到这一句,内在起了一荡涟漪。偶尔内心里还会转来那一句,我是来改变这个世界的。

我这人没有信仰,报纸里的奇迹太少,看不见老天的神力,觉得老天是“昏君”。

天啊,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吧,你还想要袖手旁观到何时?

乱语六月尾

06月 27, 2015 § 1条评论

这两个礼拜都挺忙的,有一点小事情做,这样的感觉挺好的。

看来我必须把whatsapp 的通知打开了,之前嫌他太吵(吵死人啦!一直叮叮当当的烦死了!),一律关闭,现在有点工作做,不能再这样我行我素了。(可以保留一点点我行我素吗?)

哎,让我再这样继续享乐不好吗??我很清楚知道,内在有一半的声音已经是受不鸟了,受不了自己是如此的“残废”。但是另一半的声音又说,做那么多干嘛啦,舒服过日子不好吗?

我的里面经常自己和自己打架,烦死人了。

告诉自己能做到的做吧,自在做吧。我到了这个年纪,已经不想要再像以往那样“笨”,指委曲求全。其实那时候在做着的时候,完全都不会觉得自己委屈的,希望自己做的最好,这样就没有人投诉自己了,我挺害怕犯错害到人家的。结果往往都是多多的优点都没人发现,一点丁的错误就是扯着辫子不放呱呱吵,这个时候我才会觉得委屈,做人好累。这个其实都要怪自己看不清人性才会到处碰钉子。

不行也行,不行也不行……

拔毛癖最近蛮严重的,眼睫毛都凸一块一块了,虽然没说出去别人都没发现,就自己觉得好丑。老实说我蛮喜欢那个痛楚的感觉(天!我是变态吗?),只有痛能解决痕痒的问题。我经常会觉得眼睛痒痒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把毛拔光了少了一些保护所致,还是自己心理作用?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加入另外 106 位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