胚胎植入过了一个礼拜

四月 25, 2017 § 2条评论

植入胚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这个星期内并没感觉出身体上有什么感觉,不知道这样是好事还是坏事?就有一点点的热气,可能是药物的关系。还在吞荷尔蒙药物,另外还的得在下体内塞药物。我已经吃了打了许多的药物了,到了后期我已经麻木不再询问医生哪些药物是什么,到底是吃什么的,太多我也记不住。就医生给啥说啥要我干嘛,我听就是了。

下个礼拜就可以验血检查看是否胚胎有成功着床。

护士其实有叮咛我不能骑单车,这一点有点为难我。可不知道我玩宝可梦可是玩上瘾的,我可是每隔几天就要外出骑单车玩梦的。这游戏不止解决了我有容易肩膀酸痛的老毛病,我手臂还因此练出了“小老鼠”(💪),我是爱死这个游戏。我神马都没玩,就这个了。

老公说我可以散步玩,但是散步的速度太慢啦,而驾车速度又太快了,玩不了。我有一点郁闷,有限制自己的行为,忍着不骑车。但是若让我看见屋外有我要的梦,我还是会忍不住赶紧骑单车出门。我已经有在限制自己了。

试管婴儿VS宝可梦

四月 9, 2017 § 一条评论

吃了两三个星期的药物,下个星期六就是植入了,有点兴奋和期待。我正在做着试管婴儿,早在去年年尾就开始一萝连串的打针验血子宫扫描等等,我还以为植入可以很快,结果因医生的意思还是拖了好几个月。

很是期待,原本结婚的目的就是想要当妈妈,结果婚后好多年肚子什么消息也没有(唯一的消息就是吃太多没运动肚腩和水肿)。因为这件事,婆家费了一笔很大的费用,人都还未怀上,支出早已十千多了。我觉得当妈妈是个心愿,相信那是每个小女孩的梦想,成不成功,至少争取过吧?希望有好消息。

婆婆也曾经问过了我如何了?我没回答她太多,只是回应暂时没消息。哪什么时候才有消息呢她继续问,“我不知道”。

我真的是不知道,什么都是医生说了算,每个礼拜一次看诊,抽血验血打针吃药要干嘛干嘛,去就是了,老公给钱就是了。当中的细节,我是会和我的女朋友分享的,但是和长辈们我却没办法。我没有那个耐心,特别是对自己的父母亲。

我爸妈他们会关心,偶尔也会打电话给我问问怀孕这事如何了,我内心的声音就是“哼,关你什么事?钱没出,力也没出,只想要抱孙就抱孙,想的真美。”对他们我没耐心,虽然不会这样说话,但也不会什么好语气。我对我自己的父母亲,有很大的“怨气”,我说不出来,只是压抑着而已。说出来我会崩溃,其实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对象可以让我这样放肆地说,连老公他也不怎么爱听。

我没想太多,我已经不想再取悦任何人。我爱干嘛就干嘛,继续疯狂的玩抓梦(宝可梦)。噢,我是高级玩家了,恐怕近期内仍然无法让我放弃。浪费时间精力?幼稚无聊?能让我快乐的,管他的。

乱语无需在意06042017

四月 6, 2017 § 留下评论

今天过的蛮充实的。

早上一早就起床了,目的是为了吃药。妇产科医生安排好的药物的按照时间吃,没法只好早点起床,幸好今天还爬的起来。一般上我是无法早起的,赖床太舒服了,不想起来。

中午有教画。平时让我高喊骂太多的小同学,我叫了他们出来谈谈,我问他们要不要换个座位,换到后面去,这样我就无法看到他们,这样我也不会再一直抓到他们违规让我痛骂一顿。结果他们并不愿意,摇摇头,依然要选择要坐在最前面的位置。答案让我出乎意料,我还以为他们会高兴换到后面的位子。

如果依照我的个性来说,若我是那个一直频频被老师责骂的话,我会希望自己隐形起来。看来这些同学并不是如此,看来他们还是喜欢我的。我知道小同学,特别是男生,会特别的调皮。只是“控班”这件事让我很疲惫而已。不控还好,要控就怎么控也控不好。天啊,这个课还只是个才艺绘画班,无法想象教正课的老师是如何度过的。

不过,我还是喜欢和小朋友混在一起。他们多可爱。(很天真,也很愚蠢,哈哈哈哈哈。)

 

 

沉著

九月 1, 2016 § 2条评论

之前觉得,我不懂和这社会交往也算了,至少幸运嫁得好,大部分的时间可以呆在家里,不需要和别人打交道。

现在才发现,我甚至连虚拟网络世界里也交往不了。

我总是很快就引起别人的注意,忍不住就要和别人文字开战。我唯一能控制的局面,就是无视,无视,无视。删除掉提醒,逃离现场,我不想看见也不想听见。

真叫人心碎。哎,叹气。

我又学不来老公他那沉着的优点。

我只会选择跳过,不看,什么都不知道就没办法惹怒自己了。因为知道自己没办法睁着眼睛又一面沉着。

天,有谁能教教我?

不和疯子计较

七月 19, 2016 § 留下评论

和一位认识不久,便聊的甚欢的校友。我和他聊了许多的事,到最后他好奇的问我:“你怎么讨厌的事那么多呢?难道没有喜欢的人和事吗?”“当然有哇,我喜欢xx、yy 、zz,也喜欢你呀。”还好这一位朋友相当的知情达理,他说,如果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可以直接告诉他。

我是爱恨分明的人。我喜欢的事,便非常的喜欢,讨厌的事,便讨厌极致。有时候我也会怀疑自己怎么那么的偏激,那是否是个人偏见?当然我也有灰色地带,不过那是装的,有什么应酬的时候我就傻乎乎的。

我的死党们,她们之所以能够接纳我,因为她们都都把我视为“肖渣某”(疯婆娘),你总不能和一个“肖婆”计较对吧。每当我起肖(发疯)的时候,她们总是可以耐心等候直到我恢复正常为止,她们知道我“起肖”来的快,去也快。她们并不会批评我,简直就是把我当成肖婆(就像前面我已经说了,你不能和疯子计较的啊!),不会对我刻薄。就这样,直到我婚结婚后几年才发现,过去的自己有多任性。

包容我最多的朋友,还是在中学时期那几位好朋友。出来社会以后,再也没有遇到那么好的朋友了。

我讨厌的事还真是他妈的多啊!说也说不完。我讨厌基督、讨厌宗教、讨厌政治、讨厌愚蠢、讨厌犯罪、讨厌娘家、讨厌爱乱花钱的人、讨厌直销、讨厌堵车、涨价……

 别人说,人只要年龄越来越大,会看开许多的事,情绪也会变得平衡。呃,我已经三十多岁了,能激怒我的事还是他妈的多。我唯一处理这个方式,就是眼不睁为净,转换频道,只要看不见,就不会鸡动(激动)了。这是鸵鸟心态吧,暂时只能这样处理了,不然我整天血压高,好不舒服。

博客唯一让我继续的动力,就是让自己面对,为自己疗伤。

我过的不好

七月 18, 2016 § 留下评论

我妈以前常说这个话:“我过得不好,指望你了。”

这话听起来,肩膀就觉得非常重,听了就很不舒服,说不出来哪里不舒服。我总是静静地不回应,因为不懂如何回应(实际上内心是生气的很)。后来就是干脆把感觉冷感掉。更多的时候是把那个不舒服的记忆给忘掉。

最近这句话再度出现在我的眼里,是误打误撞的,当时候是上网搜寻一些东西。就这样,我记起来了。感觉没有想象中的糟糕,只要我保持不说话,安静的,情绪不会失控涌入…

(还是先静静思绪为何,才来找人聊聊吧。有时候要和人聊了脑子才会自然启动,但是若自己不先去整理一下,会耽误到别人。)

———————————————

几天前回娘家了一趟,家人都在家。我给妹妹带了一件外套,想要送给她。那件外套是家婆从国外旅游的时候给我买的,我家婆她很爱花钱。我家里外套是够穿了,看着那件外套放着没穿过,我也不怎么喜欢那个颜色,我才想说不如送人。外套有新生命,另一个人不需要花钱买就有外套穿那样很好吧。

把外套抛给她说给她,谁知她…呃,我不应该说“谁知”,我大概可以知道她会说出什么话来,那不会是我喜欢听的言语。我只是想要再赌一把,也许她偶尔才刻薄。没有,她还是和往常一样对我那么的刻薄,就算我们两已经好久都没话了,感情淡薄。她说:“是你不要的东西才丢给我的对吧?”(这样的话我已经听了千百回了。)

我真的有点受伤,我没和她这样说。我让她先试穿看合适不,最后她拒绝我说她已经有了外套。她不知道我难过,我没表现难过。

我很少回娘家,那天之所以会回去,是因为老爸的手机坏了,他要我给他带去我之前用的那一台手机。手机是带去给他了,谢谢没有说一声,和以往一样,理所当然的。

老公告诉我说,手机你带走了以后,咱家里就没有备用的手机了。这是我带回去第二架了,第一台的手机老爸竟然想要卖给中国妹!什么东西?什么情况?!我没问那么多,给了他就是他的了。虽然那些都不是新手机,但是功能依然良好。自从结婚后,老公他就喜欢给我买手机。

————————————————

我的生活的确是比以前自在多了,快乐多了。但是娘家依然是我的死穴,想到以前的事,还是会难过到死。

熟悉

七月 12, 2016 § 留下评论

“从陌生走到熟悉,从熟悉回到陌生。”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了。


(很美的画,但不是我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