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感

九月 10, 2019 § 留下评论

‘什么道理’这节目真好看,延续了’非关命运’,余美人总是很幽默,邓惠文总是很贴心。看她们的节目总能让我温暖的,又惊又喜。

前天是我的生日,生着病,胃口不好,老公想请我吃什么我都不想吃……还是有意思吃了一块蛋糕啦。先生很贴心,买了一个名牌真皮包包送我。生日前他就有问我我想要什么,我回答不了,我嫁的很好,什么都不缺。我是个很粗心大意的人,对包包最大的需求也只要容纳大,可以装很多东西。最喜欢帆布材质,耐脏耐洗又耐刮。

今天学校考试没课,我不知道。跑到学校去,进入停车场,觉得怎么停车的数量那么少,有点异常。平时我都会提早到,今天也是提早到,在食堂等到上课时间到,走入课室发现都没人,书包都在,就是没人,和平时不一样。这时我才发信息询问,才知道说,学校在考试,考试即没课。我有一点气,我白跑一趟了。虽然说白跑好过没来,有课没来最糟糕,但仍在感冒中明明可以在家里休息的,白白跑出来还是会有点情绪的。在组内和老板老师交流的不愉快,还被一个年轻的老师质疑我没脑没用心而吵了起来。

我没有说怪什么害我白跑一趟,我就表示日历表上的细节不够清楚,让我白跑一趟了。我的理解是’考试’并不是停课,学校虽然考试可是课还是可以继续上的。又说我没看,我说我有看了但没看懂。然后又说我不懂又不问,好笑,之前我都有问过好多次经验了,回答都是叫我自己去看,那边已经写了,我问了没有答案,最后当然我也不敢再问呀。

这样一闹我回到家里也无法休息好,好挫折。又想辞职不干了。

我每个星期只有一天教画的工作,一堂课仅1·30的时间,是相当容易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经常都不想干的念头。我承受力低。我有时候试着去和别人争取让我舒服的感觉,最后他们认为我在无理取闹了,我要求过分了等等,最后自己换来的是满身罪恶感。

早期我一旦遇到问题都是硬撑下去的,撑不下去就是跑。现在我有想要学习一下如何磨合,结果还是挫折,心情糟透了。

Advertisements

自言自语

八月 28, 2019 § 一条评论

我很难不去批评别人。

看不过眼的事情很多,不喜欢的人也很多。我不太懂的说话,总是容易说出令人反感的话,后来我总是要自己提醒自己,不好听的话不要说出来,情愿忍着。最后不知道是不是忍太久,最后还是说出了。

说话另一方面是我治疗自己负面的方式。以前在儿童时期都会比较安静,没法,一旦说话就会惹大人家长生气,刚开始还会挑战,后来一直受到挨打挨骂,还不允许哭,我放弃了。安静就好,不会沟通,一旦遇到不如意的事就只会爆跳爆喊爆逃。

现在我喜欢说话,也发现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听你说负面的话。某些人甚至在你还没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你,她说:“不要和我谈你伤心的事,我很怕。”听到这话的时候我不理解,但我尊重,可是我也有付出在旁边听你说负面的话呀,怎么该轮到我的时候,就中断了呢?

我喜欢批评别人。以前是认为,如果我做错了什么,欢迎你来告诉,虽然我会难过生气,但至少能让我明白怎么一回事。因此抱着这样为了教育别人的心态,来批评别人。这可以想象我好朋友并不多。

我说话速度总是很快速,很着急,可能这种行为表现让别人觉得自己很幼稚(虽然我的年龄已经快近40)。近期发现一个认识的年轻女朋友居然和其他人一块欺负我,这让我很生气。什么东西,我以前给人家欺负不少,还想说再大一点就不会再如此了,结果现在中年妇女了,还再给人家欺负,当我白痴呀。

(他们不知道我不是白痴,我疯子。)

不想写报告

四月 4, 2019 § 一条评论

几天前老板特意前来为我示范教学,那天我获益良多,原来真的可以加快速度的,原来孩子们真的可以守规矩的。现在我才意识,学生们真的是故意惹怒我的。我不是不会教画,而是没有控班的技巧。

我很迫不及待下次上课,试用老板的方式,像他这样做,不需要大喊大叫,轻松好多。小时候,家长和老师就是如此待我滴。我得再改进一下,不能再发脾气,讲课不能再大喊了。

要求救的这件事情,真难。这也意味着自己没有能力,无能的感觉糟糕死了。虽然老板示范过一次,接下来他还吩咐我需要给他写报告,并承诺不能再犯下失控的行为了。这我又感到压力了,要我写报告,也表示我必须再回顾过去的情景……再回顾的时候,那个当下失控的情绪会重现,我不大能承受得了。他的要求合理,但我还没开始报告前已深深感到恐惧了。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的惯性是直接跳(跨)过去。不接受,不承受,不承担,不回顾,忘掉。

承认自己无能的感觉真烂,让自己握着自己的烂(握着大便的感觉),实在是烂。

我可以不写报告吗?这该如何和老板拒绝呢?”我只是兼职的,可以对我放宽一点吗?”’我有忧郁症,报告可以不写吗?”……伤脑筋,囧

哦哦对了,和人家讨价还价,我也不懂如何。

悲伤与善忘

三月 16, 2019 § 2条评论

是不是所有悲伤的人,都有善忘的问题?因为我有这个问题。

有些事忘了很久,有时候是旧朋友提起,才努力去回想。有时候会需要好几天的时间才在某一天突然’叮’(灯泡亮起来的声音)想起来。每次一旦想起来自己都会讶异,那些难堪的事,空间场景地点等,包括同时有出现在现场的认识人,统统都都删掉,忘的一干二净,甚至连那个认识的朋友也从记忆里消失掉,不再认识那个人了。在少年时期的我,经常和别人说,我没有童年,空空一片。其实不对,是我自己选择性遗忘掉,在我二十五岁以后才意识到这件事。

很久以前有位朋友说我有逃避现实的问题,当时候并不同意。今天我承认了。

这几年老妈子的善忘问题越来越严重,,她说两个小时前人家和她聊过什么,她都无法记得。我有点怀疑这是失智症的前奏。几年前当她说她有善忘的问题,当时候她还表示这样很开心,可以忘掉那些不快乐的事。

后来有一年(好像是两年前),我妈和我妹打架。是的你没看错,我妈和我妹在家里打起架来,是我妹向我投诉的。当时候我母亲也在现场听见我们所说的话。我妹妹对我投诉母亲时常晚上喝醉酒,抓她来语无伦次。那一次我妹听太多的负面的话语承受不了了,便和我妈K了起来。我听了当然觉得很严重,会不会出人命?不过我还是很幽默地问,”谁打赢了?”母亲什么话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静静的。我妹再继续说,后来她才知道是母亲喝醉了酒发酒疯,表示这事的发生是最后一次,以后都不会再犯了,和一个酒醉的人打架没意思。

过后我回家后想很多。母亲她说的善忘很快乐,究竟是真假?真的快乐吗?我很怀疑。看来有些人就算是忘了所有的事,依旧无法快乐。

我先生和我说我母亲需要看医生,他也怀疑是失智症。她年纪不算老,才六十几,我没有想到母亲退化会如此的早到。

几天前我回诊抽血,我很是期待下个礼拜的报告,我到底有没有忧郁症,下个礼拜就可以揭露了。

也许我母亲她也有忧郁症。妹妹她现在肯定有,而我,可能在小的时候就有了。

我目前的生活大多都依赖着老公的照顾,我没有正职没有收入。家公那天要让我出门工作,这建议让我有一点恐惧,不知道为什么。我爸妈都老了,我父亲这几年更是找不到工作做,娘家里我一点都帮不上任何的忙。

小妹她搬出家里了,这是好事。虽然她租的地方很靠近我家,暂时我未主动联系她。至于她已经搬出家里的消息,也不是她主动和我说的,是在过年的时候偷听到她和长辈的聊天(我在旁边)得知的。我妹她对我很容易发脾气,之前我还有想过要帮助她,后来我放弃不干了,承受不了热嘲冷讽。现在娘家里只剩下母亲一个人,更是空空静静了,我父亲他还是一样喜欢往外跑。

最近工作上老板要求老师背颜色表,因为需要教同学们背颜色表,这我感到压力很大,教小朋友’认识’颜色和’死背’颜色这差很多,在这之前我只是教他们’认识’颜色而已。这回惨了,辞职的念头又来了,遇到难题我就想要中断。背无谓的东西,考记忆力的伤脑筋呀。我是教美术的教到那么痛苦还是第一回。频频向老公碎碎念。喂喂懂什么叫美术吗?有限制性的不叫美术好吗……没创意的不叫美术好吗?!碎碎念模式来了。

看病记

二月 27, 2019 § 一条评论

很久没回来这里了,自从我婚后便渐渐减少了。日子过的不好不坏,老样子,就还活着。

去年家婆身体不好,脾气坏,据说是关节疼痛是什么什么的,我没有认真听,也表现不在乎的样子。我最怕她没完没了的说,因此我不闻不问也不关心,希望她别和我讨关爱,我怕死了。

后来她透过她的姐妹们介绍(老公的阿姨),去了一家叫Wellness center的地方。为了健康,砸了许多钱。听闻老公的阿姨们说,他家几个兄妹都过去了,个个都有好评。

其实早在几年前,阿姨他们就有向我介绍过了。他们谁都知道我婚后好多年求子失败。我一直抱着怀疑的态度,”人本来迟或早都会死的,人再如何健康长寿也避免不了的”,这种消极心态让我一直没有去看。

直到最近家婆去了一回,服用了他们的疗效一个月后,她对这一家的服务很有信心,对我们说了许多好话,替他们打了许多广告。后来更擅自替咱们公婆两预约了上门检查身体。居然有那么多人说这一家那么的好,反正不是我付钱,我也想好奇想知道到底是有多好,华人新年后我们便前去。

第一次光顾的时候,没见到老板,就几个员工前来给我填上表格,询问我一些身体状况,和每天的饮食或药物营养品之类的。过后就是抽血,拿尿样品,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仪器量什么的,我也不清楚,那一天他们没有特别说了什么,和我们每人收取了检查费用。就回家等报告,报告出来后再回诊。

一个礼拜过的很快,我们公婆两和家婆三人一同前往。为我们解释报告的人是位老年男,精神不错,皮肤很好。我看他的名片卡,里面写是拿督斯里(在大马受到苏丹政府封的,表示他为国家有过贡献之类的),所以他不是医生,但是里面也有注明他是教授。所以这里我就称呼他为教授吧。他首先为家婆老公解释他们的个人报告,blak blak blak ,后来才到我。(我不想长篇大论讨论他们的事)

我身体的问题我相当的清楚,我一直有过敏的问题,特别是鼻子敏感,打从儿童时期没断过。再后来出社会以后有了肠胃的毛病,因此在等待听报告的时候很期待这教授能说准几个。不过他倒说了我一样,让我不在预料中的事。我抗压力低,他说我的抗压指数太低,程度属于”儿童级”水平。这咋可能?我可是出过社会讨生活的人,我可是百毒不侵,听到这个我是皱着眉头。随后他说了一些症状……老公听了在我身旁点头说:嗯对,是她。我笑了出来:嗯,对,果然是我。他说了我有难入眠、睡不好、或者睡太多(嗜睡症)、或是一旦睡着后便很醒过来。

他给我开了一个月的药方,许多瓶瓶罐罐,说都是草本和营养品,不会有任何副作用。光是抗压的药物就有三种,其中一种是人参。(看来我还是逃不过吃昂贵的药物,早前去看过中医,医生也是给我推介人参,给我瞧那非常漂亮,一条要价两三千块钱的人参,当时把我吓得拒绝了。)每天三餐前吃,早上起床后晚上入眠前都要吃。其余还有抗敏、抗鼻病毒、抗瘤、消化酵素等等。记得当天我的单是比老公的还贵,近三千马币。

啃药一直以来是我最讨厌的事。两年前求子做了试管,还能记得当时天天吞药物很痛苦,难消化到想吐。不过这一次这教授给我开的药物有酵素,因此我吞药后不舒服的感觉很快就没有了,很好。

到目前为此我已经服用了一个星期的药物,感觉还不错。其中一样让我发现不同,鼻子不塞了。卫生纸使用次数少了,能呼吸顺畅的感觉真好,我时时刻刻都会觉得自己随时溺死的感觉。

老实说,我很期待一个月后的回诊。他们会替我验”忧郁症”。教授说我的抗压力指数太低,需要验一下忧郁症。这几天我回顾想了很多,我有很大的可能有忧郁症。这能解释为何我一直在职场上不能获得成功,很会骂人,要求多多难取悦、容易发脾气不满很会批评惹人等等。也有可能小时候就有了。

忧郁症,我妹妹有。我另一个大我几岁的表姐也有。新年期间回娘家时母亲和我说,说我那有忧郁症的表姐,她的先生也有忧郁症,两人快要离婚了。

我和一位经常一起玩抓宝(pokemon go)的女玩家说医生说我抗压力低,她说怎么可能?我那么爱笑的人。

我一直都是悲观的人。人嘛会成长的,我现在是进化成乐观中的悲观人。

又乱语

六月 8, 2018 § 一条评论

身体感冒了还几天,很不舒服。病得莫名其妙,记得自己没有乱吃东西,也有喝水,应该是和天气变化有关了。受不了。

看来明天得乖乖去看医生了。

已经开始为植入冷冻胚胎每天吃药了,这一颗是冷冻库了仅剩下的最后一个,希望这一回能成功做妈妈。其实失败了几次经验让我的信心大跌。。。。

对父亲记忆,乱语

五月 25, 2018 § 一条评论

第一胎孩子没了后不久,有一次回娘家,父亲就有问起几时何时再计划下一胎,他想要抱孙。当他说这样的话时,其实当下的我是有情绪的。可能早已经预料到,我还是很善良的回应:“没有那么容易。”我确实是说事实,没有那么容易,那个时候我还和他解释为何不容易。实际上当下的内在声音是:你想抱孙,我还想要有钱的父亲呢,想的真美。

索取,只要是欲望,有张嘴向人讨要就完了吗?

在我成长当中,父亲不是家里的一份子,只是挂名而已。他不爱家庭,也不爱小孩,常常早出晚归。记得很小的时候,有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忘了这人是该叫“爸爸”的,怎样想也想不起来爸爸这个字眼,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他,忘了,而叫了uncle。后来当自己年纪大了一点,晚上他会带我出门和他死党喝茶,直到一天我出事了后*,他再也不敢带我出门去了,把我们留在家里,自己外出。。我才知道他不在家的时候,人都在外面,和他的朋友在一起吹水,赌博等等。一个不爱家庭的人,却叫他的孩子生小孩给他抱这件事,我是会生气的。你连你自己的两个孩子都不爱抱,还想要抱什么孙?大概是看到我阿姨有孙逗了,羡慕起来也想要吧?

这个给我感觉上父亲他还是个小孩子那样,看到人家有的东西,自己也想要,也没有想到甜蜜的果实是需要付出才有的。以前他对我们姐妹两是很凶的,对我们说话是大吼大叫的,小时候我们都很怕他。后来当我发现我不再怕他的时候,就是要比他更凶,吼得比他更大声,就是赢了。这事是小妹对我突然提起,说她如何让自己不怕父亲,我才意识到自己很早以前就已经用这一招了。注意:我们一家人说话的方式是大吼的,我一直都没有发现到,直到一个追求者说起,我才发现自己原来说话很大声。

我父亲从一开始给我的印象是威严、可怕,到现在却变成小孩子。我不知道是他年龄大而退化了,还是他一直是就是个没长大孩子?

(*那天出事的是:当时我还小,平时就很少出门,一旦出到门外就异常的兴奋。不受牵到处冲,个性又好奇,把自己的脚塞入水沟盖里的细缝。结果脚拔不出来了,那个时候急的大哭起来,迎来许多路人,每个人都包围着我想要帮助我脱困。记得扯了好长的时间,最有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油,涂在我的脚上,这才把我解救出来。记得当时掉了一只心爱的鞋子,那天晚上去不了咖啡店,父亲转头就把我带回家去了。这事情发生过后,好像过后父亲再也没有带我出门去了。他应该是吓到了吧。)